第369章 雪山畸恋-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69章 雪山畸恋

    陈道长的话像是击中了男人的软肋,只见他躺倒在地,躺成了一个大字,盯着满天星斗出神,沉吟了一句我们听不懂的话,眼泪突然就夺眶而出,后来我们通过一个懂藏语的朋友才知道了这句话的含义,他是在说:“雪山女神,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雪山女神是喜马拉雅山的人格化称呼,夏尔巴人和藏族人一样对喜马拉雅山很崇拜,将其奉为女神,就像内陆人将黄河奉为母亲河的道理一样。

    男人开始了自言自语,他叫翁巴呷贡,是个生活在喜马拉雅山麓一带的夏尔巴人,除了靠传统的农耕和狩猎为生外,也经常给各国登山队和探险人士当向导赚取收入。

    谢茹,武汉地质学院地质普查和找矿系高材生,同时也是一名登山运动员,当年因为研究的需要,谢茹加入了一支攀登珠穆朗玛峰的登山队,而翁巴呷贡就是这支登山队聘请的向导。

    谢茹和翁巴呷贡的第一次见面是在珠穆朗玛峰山脚下的营地,当时谢茹已经出现了缺氧反应,身体状况很差,翁巴呷贡利用夏尔巴人传统的治疗手法,帮助谢茹克服了高原缺氧反应,这让两人建立起了友好的关系。

    珠穆朗玛峰一带的气候十分恶劣,每攀登一段距离气候的变化都很大,可能早上还阳光普照,但下午可能就有大雪了。

    谢茹毕竟是个女性扛不住这种变化,幸好一路都有翁把呷贡的照料,让她撑着攀登到了海拔四千米左右的位置,登山队在这里安营扎寨了,哪知道晚上风云突变遇上了暴风雪,还发生了雪崩,营地直接被雪崩给埋了,翁巴呷贡依靠常年攀登珠峰的经验这才侥幸活了下来,他展开了营救,可惜登山队员们全都遇险了,唯独谢茹还有生命体征,为了救谢茹,翁巴呷贡利用自己的身体给她取暖,喝雪水艰难熬到了天亮。

    天亮后翁巴呷贡又背着谢茹寻找下山的路,经过两天两夜的时间他成功把谢茹带到了有人烟的地方,不过谢茹仍没苏醒,人很虚弱,翁巴呷贡只能把她带回了自己族人的居住地,这才利用药物把谢茹给救活了。

    谢茹得知队友全都遇难很难过,又得知翁巴呷贡几乎豁出了自己的性命才把自己救下很感动。

    谢茹虽然活过来了,但身体非常虚弱,没办法只能继续留在夏尔巴人的雪山村落里进行恢复,随着时间的推移,谢茹渐渐被夏尔巴人的淳朴感动,被圣洁的雪山优美风景吸引了,在经历了死亡的考验后她对人生有了特殊的感悟,城市的喧嚣让她厌倦了,于是她产生了一个想法,她想远离城市一辈子生活在这犹如世外桃源般的地方,过无忧无虑的生活。

    翁巴呷贡的悉心照顾让谢茹很感动,在加上翁巴呷贡是她的救命恩人,两人之间产生了一丝别样的情愫,于是两人举行了原始的婚礼,自然的生活到了一起,很快他们的女儿就出生了。

    本来一切都很美好,然而这一切美好却因为民间救援队的到来而打破了,原来自从登山队遇难后,政府一直在派出救援队搜寻,所有登山队员的遗体都被找到了,唯独谢茹的没有找到,所有人都以为谢茹坠落山崖了,根本找不到遗体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政府渐渐放弃了搜寻,谢茹也被认定为遇难了,救援队慢慢的放弃了搜寻,然而谢茹的父母并不认同官方的说法,他们抱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想法,一定要把女儿找到,于是变卖了房子,聘请了民间的救援队继续进行搜寻,功夫不负有心人,民间救援队坚持不懈的搜寻总算有了结果。

    一年后民间救援队找到了夏尔巴人的村落,找到了谢茹,带来了谢茹父母的关心和牵挂,谢茹激动的泪流满面。

    谢茹始终是个在城市里长大的女人,她的心不属于这个原始的村落,民间救援队的到来唤醒了她内心回家的渴望,虽然女儿还在襁褓中嗷嗷待哺,让她很犹豫,可她始终不属于这个地方,她的内心还是渴望回到那生活优越的城市,她不愿把自己的人生就这么耗费在原始的村落里,做一个只能生孩子、盼男人回家的女人,她是地质大学的高材生,有着远大抱负和美好前程,在民间救援队的劝说下,她终于决定要返回属于自己的地方了。

    本来谢茹想把女儿带走,但她产生了顾虑,如果把女儿带回去她的人生就全毁了,反正她和翁把呷贡的婚姻根本不符合法律,他们没有实质的登记结婚,于是在一番激烈的思想挣扎后她做了决定,趁着夜深人静,翁把呷贡和女儿熟睡后,她在民间救援队的配合下,悄然离开了夏尔巴原始村落,踏上了返回城市的路。

    翁巴呷贡说到这里的时候我们什么都明白了,也许翁巴呷贡明白谢茹不属于那个地方,所以三年来并没有去找回谢茹,但他架不住年*儿对母亲的思念,只好带着女儿离开了雪山,来到了陌生的城市武汉,为女儿寻找母亲。

    翁巴呷贡说他当年不曾寻找,现在也不想让谢茹回去,因为他知道谢茹不属于那个地方,他只是想带女儿来见母亲一面,如果谢茹愿意他甚至可以把女儿留在这里,毕竟让女儿留在城市对女儿的人生是最好的。

    他给女儿美朵取了一个汉语的名字,团团,是什么含义很明显,象征一家团圆!

    因为带着女儿找人不方便,他只好把女儿放到了幼儿园,没想到就这么出事了,女儿是他唯一的亲人了,这让他非常难过,心态上发生了巨大变化,他不满意官方的调查结果,于是用了自己的调查方式,查到了女儿惨死原来只是一场意外,本来他觉得这是雪山女神的安排,是天意,可后来他居然发现,那个还死他女儿的小男孩,竟然是谢茹跟另外一个男人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