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破镜重圆-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71章 破镜重圆

    吴添说本来他是想叫谢茹来帮着劝劝的,好歹两人曾经同床共枕,还有个女儿,兴许谢茹来了能起到作用,让翁巴呷贡把尤健民中的幻术给解了,谁知道翁巴呷贡直接跳楼了,还正好死在了赶来的谢茹面前。

    谢茹在瘫坐在地上痛哭流涕,搞的我们不知所措。

    这时候远处出现了两道人影,我以为是翁巴呷贡跳楼和谢茹的哭声动静太大把人给招来了,还有点紧张,万一被人看到我们免不了要去派出所说明情况,到时候会很麻烦,不过等那两道人影走近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陶水金和尤健民。

    尤健民浑身湿漉漉的,显然是从浴缸爬出来直接过来的,当他看到眼前的画面时也被镇住了,不过他很快回过神来,蹲在老婆身边,什么也没说将她紧紧搂在了怀里。

    陶水金晃到了我身边,点点头说:“幻觉一消失我就把尤先生带过来了,路上的时候我把大概情况告诉了他,他都知道了。”

    “对、对不起老公,原来你的倒霉运都是我害、害的,呜呜呜。”谢茹在尤健民的怀里痛哭道。

    尤健民没有做声,只是叹气,轻轻拍打着谢茹的背以示安慰。

    谢茹哽咽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瞒着你,应该在婚前就告诉你我的过往的,没想到造成了这么严重的后果,呜呜呜。”

    尤健民仍是叹气,我能理解他心里的苦楚,但有些事既然已经发生了,说什么都晚了。

    我注意到我们的动静已经让周边的居民点起了灯,翁巴呷贡的遗体就这么躺在那,要是不尽早处理会惹来麻烦,陈道长也意识了这个,二话不说就从随身的帆布包里取出一块黄布,将翁巴呷贡的遗体包上,然后扛了起来,说:“我去善后下,你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稍后在尤先生家里碰头。”

    说完他就扛着尸体快速跑出了巷子。

    在尤健民的安慰下,谢茹停止了哭泣,她的精神状态很差,尤健民搀扶着她不住的安慰,我迎上前说:“尤先生,有些东西你在不在意它都已经存在了,我。”

    话没说完尤健民就打断道:“罗老板你不用说了,我懂你的意思,老实说我作为一个男人,不介意是假的,但就像你说的有些事已经存在了,我去介意去生气也没意义,况且这是小茹跟我婚前的事,又不是婚后,在原则上她没有错,只不过她害怕因为这事影响自己的人生,我能理解。”

    没想到尤健民这么大度,让我放心了不少。

    谢茹听尤健民这么说动容的紧紧抱住了他,我说:“谢女士,团团毕竟是你女儿,我知道让你知道真相对你是种折磨,翁巴呷贡的死也会让你很内疚,但人是向前看的,过去的事都过去了,现在你有这么好的老公真是修来的福分了,而且你们还有个那么聪明的儿子,只不过他的心理健康可能会因为团团唉,这是唯一的遗憾,不过这也不是必然,未来只要你们悉心的引导,让他形成正确的价值观,我相信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谢茹默默的点了点头,发出细如蚊蝇的声音:“但我跟健民已经离婚了。”

    吴添哈哈笑道:“这算什么事啊,现如今结婚离婚在复婚的事多的不要不要的,你老公以前又在民政局下属的单位工作,对手续什么的门清,几分钟就复婚了,有什么可担心的。”

    谢茹没有做声,眼角撇了下尤健民,也是,要复婚肯定要看他的意思了。

    尤健民扬起笑容,紧紧搂过了谢茹,动情道:“老婆,这几年没你在身边,我过的那叫什么日子,我一直在等你啊。”

    两人喜极而泣,我们几个只好退到了边上去。

    吴添说:“尤健民这笔生意他真是赚到了,还跟老婆复婚了,罗老板,你说我要不要找他加点额外的费用?”

    我知道吴添是在开玩笑,没搭理他,只是看向了这对夫妻,心说这笔生意做的真是打破了我入行以来的许多记录,死了一个人、促成破镜重圆、出动最多的人手、赚到最多的钱,也是耗时最长的一次生意了,好在这一切都值得,皆大欢喜了。

    这时候尤健民带着谢茹过来了,向我们鞠躬道谢,当场将劳务费通过手机打了过来,还说他不回出租屋了,他要跟老婆一起回家了,儿子还在家里等他们呢。

    因为我们还要去尤健民家等陈道长汇合,所以尤健民把钥匙交给了我,陶水金似乎想到了什么,好奇的问:“尤先生,你这房子的租金还有多久到期?”

    尤健民被陶水金的问题问的莫名其妙,愣道:“我交到了年底,还有好几个月呢。”

    陶水金高兴的不行,一把从我手里夺过钥匙,说:“尤先生,那干脆把房租租给我吧,我正好没处落脚呢。”

    尤健民笑说:“行啊,大师,你也别说租了,今天多亏了你我才没被火灾烧死,房子你住就行,我不收租金了,回头我给房东打个电话,告诉他我把房子转租给你就行了。”

    陶水金哈哈大笑说:“尤先生你可真仗义,算我没白帮你啊。”

    尤健民说:“那行,我先走了,等过几天我过来把该收拾的东西拿走。”

    没想到这生意还解决了陶水金的住宿问题,他也不算吃亏了。

    谢茹在临走前问我们陈道长会怎么处理翁巴呷贡的尸体,我让她放心,以陈道长的作风肯定会好好善后的,甚至有可能念经进行超度。

    谢茹还让我们到时候告诉她翁巴呷贡葬在哪,她和尤健民刚才商量过了,她希望每年的清明节都去祭拜翁巴呷贡和女儿团团,好让她消除内心的自责和内疚感。

    我说到时候告诉她,两人这才跟我们告辞离开了,看着两人依靠在一起离开的背影,远处高楼顶上出现了霞光,天亮了。

    我不禁感慨,尤健民真是我这辈子碰见最好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