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李娇诉苦-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75章 李娇诉苦

    我顿时尴尬不已。

    李娇叹气说:“我觉得吧我们两个毕竟在一起了,双方都见过对方父母,彩礼钱都收了,我等于就是他未过门的老婆了,迟早是要结婚洞房的,可哪怕是睡在一张床上他都不碰我,这让我很困惑,一开始我觉得他每天要在工地上盯着工人干活,有时候缺人手还要自己亲自动手,很辛苦才不想那方面的事,于是我淘宝了件性感睡衣,想着能增加他的兴致,不仅这样我还时不时给他炖一些补品,甚至把女人的矜持和脸面都豁出去了,主动去接近他,哪知他还是一点兴致也没有,我把手搭在他身上,他就很不耐烦的挥开了,还背过身去睡觉,我都开始怀疑他那方面有问题了。”

    听李娇这么一说我也有点怀疑范晓良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了,李娇的长相不差,打扮起来回头率绝对不低,身材更是不用说了,男人看了都要喷鼻血,随随便便一穿都很性感,否则黄伟民这个表姐夫就不会起坏心在厕所里装针孔**了,更别说她还穿性感睡衣了,那画面我想到都觉得浑身燥热了,正常男人怎么可能不动心,这也太奇怪了。

    我好奇道:“那后来呢?”

    “后来?”李娇挤出了苦笑说:“后来他的脾气就越来越暴躁,先是不让我化妆、穿暴露点的衣服,然后一点点升级,控制我的手机,只要是可疑的男人电话他就发脾气,再后来就限制我的行动,规定我只能在工地活动,绝不能离开他的视线,让我给包工队的人做大锅饭,哪也不准去,只要他稍不满意就打我,我哪还敢提那方面的需求,他不虐待我就行了他就是个性冷淡加暴力男,早知道他是这样的人我就不跟他在一起了,只怪我当初没看清他的本质,现在弄的婚也退不了,要是跟这样的男人生活一辈子我还不如死了算了,呜呜呜。”

    李娇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我赶紧掏出纸巾递过去,等李娇情绪稳定了点我才说:“这种事不生活在一起根本没法了解,你也别自责了。”

    李娇哽咽道:“当初跟他约会的时候他也不是这样的人,还挺有素质的,看着也不像装出来的,这才没多久为什么就变成了这样,我实在想不通。”

    我感慨道:“虽然我是男人,但我不帮男人说话,有时候一个男人想要追求一个女人,可以把自己伪装的根本看不出来。”

    李娇垂泪不语,我说:“老实说他都已经触犯法律了,不仅侵犯你的**还限制你的人身自由,最重要的是他还对你家庭暴力,更何况你们还没有登记结婚,为什么你不。”

    李娇苦笑道:“报警是吧?可报警有什么用,清官难断家务事,警察管得了他一时管不了一辈子,我又拿不出这么多钱退婚,退婚给我带来的影响是全方面的,甚至会影响到我父母,我不想他们在村里抬不起头来。”

    事到如今是时候告诉李娇我此行来找她的目的了,于是我把黄伟民交待给我的事说了,李娇一下就愣住了,激动的抓住我的手问:“罗哥你说的都是真的吗?黄老板真的愿意帮我掏这笔退婚的彩礼钱,还让我回泰国?!”

    我拍着李娇的手安慰道:“比真金还真,罗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李娇激动的不行,一下又扑到了我怀里抱住了我,弄的我很尴尬,李娇激动过后才反应过来松开了我,不自然的问:“罗哥,你最近过的怎么样?”

    我告诉她我过的很好,我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问李娇是不是要早点回去了,免得范晓良起疑心,李娇这才回过神,有些担心的说:“见到罗哥太高兴差点都忘了,我还要去医院找一个老同学开假化验单,证明我去看过妇科,如果没有这证明他肯定又要疑神疑鬼,搞不好又要打我了。”

    我有些无奈,李娇这是过的什么生活。

    在离开前我跟李娇商谈了下该怎么找范晓良开口提退婚,我怕李娇一个人搞不定,于是决定替她出面,李娇说范晓良没见过黄伟民,我可以用黄伟民的身份跟他见面,李娇已经等不及了,说晚上就约他摊牌。

    李娇走后我给黄伟民打去了电话,把情况汇报了下,黄伟民很高兴说:“真是太好了,如果李娇能退婚了你马上帮我把她带到泰国来。”

    我说:“可以是可以,不过我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范晓良应该不会那么轻易就范。”

    黄伟民笑道:“阿辉,辉哥,罗老板啊,你脑子这么好使应该能应付,我的店能不能度过难关就靠你了啊。”

    我苦笑了下说:“黄老板,你也别拍马屁了,老实说我也不是完全为了帮你,我是看李娇真的过得很苦,才愿意把她拉出火坑的,你把我当枪使,连子弹都不给我我怎么开枪啊。”

    黄伟民一下就明白了说:“钱是吧,十万块我马上汇到你账号上,不过嘛。”

    我问:“不过什么?”

    黄伟民为难道:“不过这钱你可不能轻易给那混蛋啊,万一他拿了钱又不认账,不放李娇走,那我不是赔死了。”

    我皱眉说:“我像是这种没脑子的人吗?你把心收在肚子里,赶紧把钱打过来,晚上就要谈判了。”

    黄伟民还在那担心:“你取钱的时候可要小心,泉州那地方。”

    我听不下去了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没多久我的手机就收到了一条十万块钱的到账信息,我心说黄伟民是不是傻,估计都不知道国内现在的支付业务发达到了什么地步吧,还担心取钱问题,这年头钱就是数字,动动手机钱就转出去了,还用得着操心这些。

    我回到了快捷酒店,为了有个心理准备,我决定先去服装市场的工地看看范晓良这人的庐山真面目,反正服装市场的工地那么大,来往的人也多,谁也不会关注到我。

    不过等我到工地看到范晓良的时候,顿时就觉得事情不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