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阴气绕身-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76章 阴气绕身

    这个服装市场工地是个密闭式的小广场,有两层高,一楼是一圈门店,二楼主要是门店的展示店面和库房,跟我们佛牌店所在的珠宝市场很相似,因为整体装修,从门店里清理出了许多废弃的大班椅和办公桌。

    只见在小广场的正中间,范晓良悠闲的靠在一张大班椅上,边上摆放着个小茶几,茶几上放着茶壶、茶杯、一盘瓜子和一盘话梅,范晓良时不时翘起兰花指,端起茶杯享受的喝上一口,然后嗑上几粒瓜子,指着工地上干活的工人大呼小叫,一会说这里油漆刷的不均匀,一会又说那里的瓷砖贴的不好,而李娇就站在他的边上,像个佣人似的唯唯诺诺的给范晓良倒茶水。

    这一幕让我非常愤怒,范晓良只不过是个包工头,还真把自己当一人物了,整个跟古代帝王似的,吆五喝六的算是个什么东西!

    虽然我很愤怒但也不好发作,毕竟我现在只不过是个路人甲,李娇很快就注意到我了,有些讶异,不住的用眼神示意我赶紧离开。

    我不想给李娇惹麻烦正打算走,不过在我转过身来的时候,佩戴在身上的符螺忽然发出了很轻微的示警声,耳朵里传来了一阵呼呼的风声,风声里还夹杂着男人尖锐的阴笑声,与此同时我的身体忽然产生了反应,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一股寒意传导进了体内,让我打了个寒颤。

    我停下了脚步,符螺可不会无缘无故示警,只有在阴气接近我又或者有人下术害我的时候才会发出示警声,我马上意识到有阴气在接近我了,于是猛的转过了身去,这一转身就发现范晓良在朝我走过来,随着他靠近我,我注意到他的气色十分晦暗,面门仿佛罩着一层淡淡的黑气,在他身上还时不时飘出一缕缕细如发丝的黑线,我很清楚我看到的东西别人看不到,阴气正是从范晓良身上散发出来的!

    我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范晓良停下了脚步,他的身材很高大,起码有一米八五到一米九左右了,人也很结实,国字脸、浓眉大眼,确实很有男子气概,李娇能看上他也不奇怪。

    范晓良半仰着头,眼神俯视,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他呼喝道:“你是什么人,不知道这里是施工重地闲人免进吗,快给我出去!”

    李娇在他身后有些尴尬,一个劲的冲我使眼色,示意我快走。

    我倒是想走,不过范晓良身上的阴气让我觉得纳闷,我打算多留一会观察观察,于是赔笑说:“老板你好,我是外地过来的,是个开服装店的小老板,我店里的货都是从这里进的,奇怪,也没听说这里要装修啊,怎么好好的装修了,那我进货怎么办?”

    范晓良很不高兴,阴着脸说:“我怎么知道你进货怎么办,你没跟商家电话沟通吗?他没告诉你这里要整体装修升级了吗,快出去,别在这里碍事,万一被建筑材料砸到了我可不赔!”

    因为范晓良离我很近,顶多离我两米的样子,他说话呼出的气都带着淡淡的黑气,这让我更加确定阴气就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了。

    我看了看李娇,李娇身上倒是很正常,并没有黑气,这让我放心不少,看来只是范晓良这家伙惹了什么脏东西了!

    李娇应该是担心我继续留下会连累我,于是主动叫来了两个工人,把我往外赶,我也不强留了,只好退出了施工现场。

    这事让我越想越不对劲,脑海里浮现出李娇中午跟我见面时提过的话,李娇说:“当初跟他约会的时候他也不是这样的人,还挺有素质的,看着也不像装出来的,这才没多久为什么就变成了这样,我实在想不通。”

    现在想起这话我觉得很有问题了,搞不好范晓良性情大变跟这阴气有关系,或许他本来不是这么疑神疑鬼有暴力倾向的性格!

    从刚才符螺的示警来看,这阴气显然是带着怨念的,否则符螺也不会向我示警了,以我做了这么多驱邪生意的经验来看,阴灵怨念一旦侵入人体,确实会导致人的性情大变,会把一个人本来很小的缺点无限的放大,促使这个人走向极端,这是阴灵通过怨念缠人最常见的一种做法,按照李娇诉苦的情况来看,范晓良现在就有这样的特征!

    范晓良被阴灵怨念缠上肯定不会有错了,不然我也看不到他身上的黑色阴气,但有一点我能肯定,就是范晓良并没有被阴灵怨念缠的太深,如果缠得太深他连本性都会迷失,整个人会被阴灵占据,思维、行为举止完全被阴灵控制,到时候就是我们经常说的“鬼上身”了,不像现在他还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个包工头。

    至少在我看来范晓良现在还有得救!

    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本来以为把彩礼钱退给范晓良,他就无话可说了,我就能带着李娇去泰国,完成黄伟民交待的事了,这忙也就帮完了,可现在这事得两说了,如果范晓良本来不是这样,而是像李娇说的那样挺有素质,只不过是被阴灵怨念缠的变成这样,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我怎么忍心拆散人家大好的一桩婚姻?

    事情的转变让我不得不把退彩礼钱的事缓一缓了,我给黄伟民打了个电话,把我发现的情况给说了。

    黄伟民有些不高兴,说:“我的罗哥,你管人家是不是被阴灵怨念缠上了啊,李娇是真的过的不好嘛,她被那男人孽待也是事实啊,况且我老婆也支持我这么做了,你管这么多闲事做什么,我可是花真金白银给李娇退婚啊。”

    黄伟民只想到了自己的利益,完全没考虑到李娇,我的想法就不同了,我是置身事外旁观者清,如果范晓良只是中邪变成这样,那他完全有机会变回原样,他本性不坏的话对李娇来说绝对是一段良缘,我要是帮李娇退了这么一段良缘,就是在害人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