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缠字诀-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78章 缠字诀

    我不禁对这年轻人产生了好奇心,问:“你叫什么名字?”

    年轻人立即对着电梯镜面整了整西装领子,又摆弄了下发型,说:“我叫韩飞,韩国的韩,飞天的飞。”

    我笑说:“简单好记,挺好。”

    韩飞突然问:“钱大哥,像你们搞金融贷的一定会遇到各种客户吧,跟客户打交道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我下午就要去见人生中的第一个客户了,想多学点经验,您是老前辈了我要向您学习。”

    我翻起了白眼,这才刚打个招呼他马上就顺杆爬了,这韩飞性格也太外向了,我跟他又不是太熟,搞得好像很熟似的,坐个电梯也这么多问题,我随口编造的一个身份居然引来了这么个鬼。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我只能赔笑说:“这让我怎么说,这世上没有完全性格一样的两个人,就算是双胞胎也一样,所以我没办法给你传授什么经验啊。”

    韩飞有些失落了,见他这样我想到了卖佛牌遇到的客户,于是说:“其实很简单,你不要想着把单子签下来,不要想着自己的提成,你只要根据客户的实际情况,站在他的角度想问题,急客户之所急,想客户之所想,你口才这么好,我相信八成能做到,顺其自然单子自然而然就谈下来了,即便谈不下来那也不是你的问题,是客户自己的问题。”

    韩飞点头道:“精辟!”

    说着他又掏出笔记本做记录,我给他提了个建议,以后想跟人家请教可以直接录音,想什么时候听就什么时候听,比做笔记强多了,韩飞拉着我的手说:“没想到我刚踏进社会就遇到了贵人,钱大哥,以后你就是我的师父了!”

    我哈哈大笑,这时候电梯门开了,我们下了电梯,他住在走廊左边的房间,我则住在右边,不过隔的并不远,韩飞说他可能还要在石狮呆几天,一定要把这个客户拿下才走,还说他一有空就会来找我请教经验。

    我吓出了一身白毛汗,这还得了,于是随口敷衍赶紧跑回了房间,我自己都焦头烂额了,哪还有功夫教他经验,再说了金融方面我根本没什么经验。

    我躺在床上想起了刚才工地上的事,越想越觉得纳闷,服装市场的装修是在内部,外部几乎没有改动,可范晓良把整栋建筑物都用黑色尼龙隔离遮起来了,也不知道想搞什么名堂。

    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我索性不想这个问题了,转而想起了用什么办法可以跟李娇接触上。

    我正想着门铃被按响了,韩飞这家伙把门敲的直响,大喊:“钱大哥,您吃饭了吗,我要下楼吃饭了,要是没吃一起吧,我请客。”

    他这一喊把我的思绪都给打断了,我烦的不行,心说这是个什么鬼,怎么缠上人就没完没了了,跟他又不是太熟。

    本来我想拒绝的,但在开口前我一下愣住了,想起了这个“缠”字,刚才我还在想如果有人能缠住范晓良就有机会跟李娇接触了,只是不知道去哪找这个人,现在这个人不是出现了吗,原来我们的缘在这里!

    我赶紧打开了门,说正好要去吃饭了,一起也好。

    我们两人来到楼下,韩飞有些尴尬,背对着我掏兜,我探头一看,他在算自己手头上的钱,等他算好后回头说:“钱大哥不好意思,我刚踏入社会没多久,没太多钱,还要住酒店,所以、所以只能请你吃沙县小吃了,希望你不要嫌弃。”

    我心说现在是我有求于你了,还吃什么沙县,这年轻人也不容易,于是我拍拍他的肩头表示没关系,还说这顿我来请就好了,等他谈下客户了在请我吃饭也不迟,韩飞很高兴,把我当大哥一样崇拜。

    老实说韩飞有点愣头青的感觉,只凭一腔热血去交朋友,完全不考虑对方是好人还是坏人,社会经验很浅,虽然我也“心怀不轨”想利用他的口才,不过我没害他的坏心眼,他也算遇到好人了。

    我找了家上档次的川菜馆,问他吃不吃辣,韩飞说自己是湖南人很能吃辣没问题,我这才领他进去了。

    我点了好几个硬菜,把韩飞馋的不行,我示意他趁热吃,他也不客气,立即大快朵颐吃的满嘴流油,就像饿死鬼投胎似的。

    吃了一会后韩飞放慢了速度,边吃边跟我聊起来了,他说自从来了福建就没好好吃过一顿像样的饭了,他是湖南张家界地区的农村人,家里条件不是太好,但他父母相信“知识改变命运”的说法,省吃俭用愣是把他培养成了大学生,上大学的时候他学的是金融专业,毕业后就出来上班给家里减轻负担了,他在湖南当地没找到好的工作,后来有个福建同学给他介绍了份金融理财的工作,工作地在厦门,离他老家很远,不过经过思想挣扎他还是决定去外地闯一闯了,于是只身一人来到了厦门。

    由于他是公司的实习新人,公司还要看他表现才能把他转正,所以把一个很难搞的泉州客户的单子给了他,这个泉州客户是公司跟踪了半年的,但没有一个人能拿下来,说白了公司这是给他出难题了,但韩飞并不介意,反而觉得很有挑战性,欣然接受了这个挑战,公司答应他只要他能签下这个客户的单子,不仅立马录用他,还能拿到三万块的提成,三万块对一个刚踏入社会的大学生来说算是笔巨款了,很大,所以韩飞的热情很高。

    我问他那个客户是什么人,又是什么情况,韩飞说是个搞服装批发的老总,这老总经营自己的服装牌子,生意做的很大,旗舰店就位于装修的那个服装市场里,只是他去了一趟发现在装修,打那老总的电话,对方说下午四点才有半个小时时间见他。

    我心说还真是挺巧的,我们的事都要围绕这个服装市场工地展开。

    我看差不多了就说:“阿飞,你不是想学经验吗,反正时间还早,我这里有个顾客让你练手,你有没有兴趣?”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