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赌一把-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79章 赌一把

    韩飞想都没想就说:“行啊钱大哥,你给我机会学习我当然愿意了,只是这顾客是欠你们公司钱了还是。”

    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笑说:“你别担心,这顾客不是欠我们公司钱了,我不会让你用暴力催收的方法,怎么说呢解释起来比较复杂,你也甭管是怎么回事了,我只有一个要求,不管你是推销理财产品还是介绍贷款业务,总之你能将这个人缠一个小时以上,你就顺利过关了。”

    韩飞这才放心了,说:“那没问题。”

    我想了想提醒道:“这人的脾气不太好,所以你要小心点,只要你能应付了这个顾客,我相信以后无论遇到什么难缠的顾客都不在话下了。”

    韩飞点头说:“放心钱大哥,我一定完成任务,快告诉我这个人是谁,我倒要看看他脾气到底怎么不好了!”

    看韩飞信心满满的样子我还真有点担心,毕竟范晓良受到阴灵怨念蛊惑脾气很暴躁,这小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扛的住,我这么利用他的纯真好像有点不厚道了,我迟疑了下说:“只要你顺利完成了任务,我就做你的军师,帮你把客户谈下来!”

    韩飞激动道:“真的吗?!”

    我点点头,心里松了口气,这样的话算是公平交易了,我也不算利用他了,心里多少好过点。

    吃过午饭后,我将韩飞带到了服装市场对面,告诉他里面有个身材高大、国字脸、浓眉大眼的就是客户,叫范晓良。

    韩飞搓了搓手,对着停在路边的一辆车后视镜整理了衣冠,拎着公事包大步流星的走过去了,我在心里暗暗祈祷,希望他好歹能拖上一段时间,就算没有一个小时半个小时也行啊。

    在韩飞进去五分钟以后我给李娇发了短信,约她到服装市场附近的一家奶茶店见面,虽然不知道李娇出不出的来,但也只能试一试了。

    我在奶茶店焦急的等着,没想到李娇很快就来了。

    李娇坐下后吁气说:“罗哥,你胆子够大的,敢约我在这么近的地方见面,幸亏有个推销理财产品的年轻人把他给拖住了,这个年轻人真是能说,说话跟连珠炮似的他都插不上嘴,以前他根本对理财产品没什么兴趣,这次好像还挺感兴趣,听的都入了神,我跟他打招呼说出去买晚上大锅饭的菜,他还随手把我支开,示意我别打扰他听理财产品介绍,我这才跑出来了。”

    我的嘴角浮起了笑意,这个韩飞还确实有一套。

    李娇很聪明马上就猜到了:“那人是你安排的?”

    我点头说:“我敢在这么近约你见面,当然是山人自有妙计啦。”

    李娇噘嘴白了我一眼说:“罗哥你鬼点子可真多,这办法也能想到,对了,你这么急约我见面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啊?”

    我恢复了严肃表情,把我见到范晓良的情况给说了,还把分析告诉了她,李娇听完后整个人都石化了,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我提醒了一句她才回过神了,愣道:“这么说他变成这样还是、还是被脏东西缠上了?”

    我点点头:“十有**,你之所以没染上估计是没跟他圆房,还是比较幸运的。”

    李娇有些动容:“难怪他前后的性情变化这么大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我说:“我不知道他的本性到底怎么样,有可能他本性不错,只不过受到了阴灵的蛊惑才变成现在这样,但也有可能他本性本来就不怎么样,受到阴灵蛊惑就更变本加厉了,这都不好说,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无论选哪条路都会对你的人生产生重大影响,你要慎重选择,第一条路是什么不用我多说了,但这就像一个赌博,开大开小谁也说不准,第二条路就是退婚去泰国给黄老邪打工。”

    李娇陷入了沉默,也不知道在回忆她跟范晓良约会的事还是在想其他什么。

    李娇沉默了足有十来分钟还没有做决定,我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不免有些担心韩飞到底还能撑多久。

    我提醒了一声李娇才终于吁了一口气,说:“老实说他在产生变化前对我确实挺好的,约会的时候很有礼貌也很绅士,关系确定后他让我陪他去工地,什么脏活累活都不让我干,还生怕工地灰尘太大,对我不好,还特地买了空气净化器放在住的地方,起初我以为做工程的男人都是大老粗,但他这方面却很细心,我还是很感动的,如果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那我嫁给他也不吃亏,我也想明白了,爱情什么的我也不去想了,女人这辈子还图什么,不就是图个能对自己好的男人吗?虽然去表姐夫那好是好,可毕竟是打工,我不可能一辈子给他打工,而且他花了十万块帮我退婚,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肯定需要我帮他赚到更多的十万块,我因为欠他的钱和人情,只能给他卖力赚钱,当他赚钱的机器,这样感觉心里很膈应。”

    我皱眉问:“所以你的选择是?”

    李娇认真的看向了我,深吸口气说:“我想赌一把,赌他的本性不坏!罗哥,你有办法帮他恢复正常吗?”

    老实说李娇的选择我还是比较赞同,至少有机会得到幸福,如果她选择去黄伟民的店里,如她所说,可能真的要卖力帮黄伟民赚更多的十万,才能把钱和人情还清,这要花不少时间,她会错过自己的青春和黄金婚恋期,李娇毕竟是个农村女孩,在农村很注重这些,年纪大了很难嫁人。

    我不敢保证能帮范晓良恢复正常,但可以试一试,于是点头说:“我会尽力,不过有个问题很重要,希望你好好想想,我首先要搞清楚范晓良到底是怎么染上阴灵怨气的,你跟他跑工地的时候他还没有变化,具体是什么时候变化的你还记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