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小脚老太太-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8章 小脚老太太

    我回到深圳的出租屋,把该拿走的收进行李箱,把还能卖钱的电器低价处理了,收拾好后我累的瘫在了床上,心中感慨万千,没想到在深圳奋斗多年居然只留下了一只塞满臭衣服的行李箱,这几年真是白忙活了。

    我掏出银行卡在手中把玩,心想泰国邪术也太挣钱了,总共才出手了两次,还不是我独立完成的,居然挣下了十来万,就跟做梦似的,我生平第一次感到以前白活了,要是能早点接触这行,兴许早就发家了,酒吧艳遇真是让我因祸得福了。

    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然后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在梦里我躺在荒山野岭,地上满是枯叶,周边树上枝头站着成群的乌鸦在聒噪叫着,远处站着一个小脚老太太,她穿着粗布黑衣,头上绑着绣花额带,打扮就像清朝人,只见她发髻凌乱,眼窝深陷发黑,眼睛都是红的,正死死的盯着我。

    我有些害怕在地上往后缩,老太太几乎像是飘过来一样,突然就到了我跟前,俯身倾斜成四十五度,跟我脸对脸,龇牙咧嘴道:“拘役我去害人,还不烧钱给我,我要你命!”

    我被吓的大叫了起来,等坐起才发现还在出租屋内,身上冷汗淋漓,原来是个梦,我感到不对劲想到了什么,马上给黄伟民打电话,不过电话关机了,估计他还在飞机上。

    我叫来房东把钥匙给交了,然后拖着行李箱就乘大巴去珠海。

    到珠海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了,从车上下来后我感到有些晕甚至想吐,我从来不晕车怎么这次晕车了?不仅如此身上还冷一阵热一阵的,让人很难受,我意识到可能病了,于是在车站附近找了个诊所量了下体温,这一量吓一跳,居然烧到了四十度,我让医生给扎退烧针,诊所医生说现在管的严不敢胡乱给我扎针,只给开了退烧药就把我支走了。

    退烧药根本就不管用,吃了反而还吐了,很快我又打起了摆子,拖着行李箱走路都是飘的,本来我打算先找家酒店住下,等在珠海租到了房子在联系朱美娟,可现在我实在扛不住了,只能给朱美娟打电话。

    朱美娟得知我在珠海还病了很诧异,让我在原地等她她马上过来接我。

    我都没法走路了,只好找了棵树,坐在行李箱上靠着大树这才舒服了点,没多久一辆出租车在边上停了下来,朱美娟从车上下来,看到我这状态慌的花容失色,把我扶上出租车直奔医院。

    到了医院医生又给我测了下体温,结果出来后医生都惊了,说我的体温超过了体温计刻度上限,也就是超过了42度,让我直接去急诊抢救!

    朱美娟慌得不行,我反倒冷静了下来,这事太不对劲了,我绝对不是普通的发烧!

    此时的我已经浑身无力了,就连掏手机都没办法了,意识也开始有点模糊了,我让朱美娟帮我把兜里的手机掏出来,给一个备注为“黄老邪”的打电话,朱美娟说都什么时候还打电话,催我赶紧去急诊。

    我摆手说不去,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朱美娟有些讶异,只能帮我打电话给黄伟民了,这次电话通了,朱美娟将手机放到了我耳边,里面传来了黄伟民的声音以及曼谷机场泰语广播的声音。

    “你个混蛋到底按照我的要求做了没?”我无力的质问。

    黄伟民愣道:“这是怎么了,什么要求?我和阿赞峰这才刚落地,你发什么神经,是不是我分了你的钱让你不满?”

    “头骨,那个头骨,我要你把头骨放回去,在买些元宝蜡烛去祭拜,你到底有没有做?!”我吃力的说。

    黄伟民有些语塞,支吾了半天没放出个屁来,我马上就明白他没按照我要求做了,气得不行,但又没力气骂他。

    黄伟民可能从我的语气中听出了什么,问我到底怎么了,我只好把做恶梦发烧的事给说了,黄伟民慌了神赶紧问起了边上的阿赞峰,好一会他才紧张的说:“你现在在医院是吧,阿赞峰让你去太平间,搞点死人血抹在额头就没事了。”

    既然是阿赞峰说的我也只能照办了,让朱美娟扶我去太平间,朱美娟都惊呆了站在那半天没反应,好半天才回过神颤声问为什么,我只是催促她赶紧扶我过去,等下在跟她解释。

    朱美娟只好照办了。

    到了太平间门口后,见大门没锁,一辆殡仪车就停在门口,估计是打算运遗体,人应该是去办手续去了,我让朱美娟留在门口替我盯梢,然后推门进去了。

    只见一具老头遗体就停放在正中央,老头脸色蜡黄,像是刚死没多久,还没经过冷藏,应该能挤出血来,眼下没有刀,我只能用指甲钳代替,我剪破老头的手指,挤了半天才挤出了一滴血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抹到了额头上。

    “罗哥,来人了,快点出来。”朱美娟压低声音催促了起来。

    我钻出太平间带朱美娟躲进了树林,这时一群人朝太平间过来了,还传来了哭声,很快老头的遗体就被装上了殡仪车开走了。

    这法子还真是管用,几乎立竿见影,我马上就感觉到人没那么难受了,烧似乎退了不少。

    我拿起手机,黄伟民还没挂电话。

    “好了。”我咬牙说。

    黄伟民这才吁了口气说:“阿赞峰说你身上有阴神和他的密咒加持,一般的阴灵轻易近不了你的身,不过这头骨的主人横死年限太长,怨气很大,你在坟头向她许愿了,她的怨气跟你产生了感应,触发了你体内的孕妇灵发作,搞点死人血抹在额头算是供奉,这烧就能退了,不过老太太的怨气还是要消除,不然隔三差五还是会急性发烧,就算我烧了纸也不管用,得你亲自去烧啊。”

    “妈的,我们两个一起去挖的头骨,怎么就搞我。”我气呼呼道。

    “谁叫你好心多做事,临走还非要拜一拜,像我这样不就没事了,幸好搞了你,我没阴神和密咒加持,缠上我估计得翘辫子。”黄伟民说。

    “这么说还要怪我喽?你还好意思说,你为什么不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兴许做了就不会这样了。”我愤怒道。

    “我烧了纸也没用啊,你怎么听不懂中国话。”黄伟民说。

    “这是两码事,到底怎么回事!”我质问道。

    黄伟民有些尴尬,这才跟我说了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