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太监古墓-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80章 太监古墓

    李娇回忆了下说:“我对他的前后变化还是很深刻的,就是我上次跟你说的主动提出那事开始,那个时候我和他还在泉州港附近的峰尾镇,接了个拆烂尾楼的工程,在工地呆了半个来月。”

    我追问道:“当时发生了什么怪事没有?”

    李娇再次陷入回忆,跟着突然一个惊颤说:“还真有,记得那个时候已经进入了收尾工作,烂尾楼已经被拆完了,但按照客户的要求我们要把烂尾楼地下的地基都处理干净,谁知道在挖掘机作业的过程中出现了塌陷,然后就挖到了一块完整的墓碑和一口破破烂烂的棺材,这墓碑大概有两米多长,宽一米多,厚都有半米了,四边都雕有龙纹,上面还有碑文呢,但被泥土黏住了,晓良做工程多年,经常遇到地下挖到古墓的情况,所以还有点常识,他说龙纹饰是古代帝王才能用的,这可能是个帝王古墓,马上就下令停工了,万一破坏了帝王古墓后果严重,就是要坐牢的事了,于是他马上报警了。”

    李娇说到这里猛喝了口奶茶。

    我的好奇心已经被吊起来了,追问后来发生了什么,李娇说:“警察来看过后就帮着联系了相关的考古部门赶来挖掘古墓,结果考古专家说根据碑文上的显示,这根本不是什么帝王古墓,而是明朝年间的一个太监墓,根本没什么考古价值,因为泉州是当年郑和下西洋的重要港口,所以泉州一带驻扎了不少太监,像这样的太监墓泉州时不时就会发掘到,考古专家都见怪不怪了,所以他们只是把墓碑和棺材挖出来后就拉走了,现场都没封锁,就这么交差了,不过这样对我们有利,还能继续工作,后来我们也没挖到别的墓了,罗哥,这算是怪事吗?”

    我点头说:“算,那你还记得那墓碑上刻了什么字吗?”

    李娇想起了什么说:“对了,当时我在那围观还挺好奇,就把墓碑拍下来了。”

    李娇翻出了照片递给我,只见这块墓碑确实很完整,甚至连上面的碑文都很清晰,上面刻着这个太监的生卒年份、姓名和功德,这老太监叫张德发,生于明洪武年间,也就是朱元璋开国的那个年代,死于明永乐六年,也就是朱棣当明朝皇帝的时候,中间还经历了建文帝的年代,朱棣是明朝第三个皇帝,这还是个三朝元老的老太监,除此之外碑文上还记载了这老太监在郑和下西洋的时候驻扎在港口,督建了一座定乾宫,这是一座道教庙宇,是供道长们给郑和下西洋祈福用的,而老太监张德发就是这定乾宫里的管事,这是他唯一记载在墓碑上的功德了。

    我估计这个老太监没什么地位,要是有地位和功德早记载在墓碑上了,估计督建这什么定乾宫是他最拿的出手的功德了,难怪考古专家没兴趣了,这老太监除了是三朝元老外,根本就不起眼。

    按照李娇说的情况来看,有可能是这个老太监的阴灵怨气缠上了范晓良,想着想着突然一副画面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就是范晓良端坐在大班椅上,端起茶杯喝水的时候翘起兰花指的画面!

    翘兰花指这一举动很女性化,范晓良一个那么魁梧的男人出现这举动很奇怪,按理说他不会有这习惯才对,我问李娇:“这个范晓良平时喝茶会翘兰花指吗?”

    李娇摇头说:“他这人有点大男子主义,根本不会翘兰花指,我也没发现他翘兰花指啊,罗哥你发生什么了?”

    看来李娇这个粗心大意的女孩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

    太监是什么人大家都是知道,是阉人,因为缺少了雄性激素,所以很多太监的声音变尖,行为举止也变的偏向女性化,翘兰花指的举动在太监身上体现的很明显,想到这里我突然就明白了,我靠,范晓良真可能是被这老太监的阴灵怨气给缠上了,不过仔细想想也不对啊,当时挖掘现场那么多人,如果要感染应该大家伙全都感染了,为什么只有范晓良一个人感染上了,难道是他八字跟老太监相冲?

    可这好像说不过去,一时间我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过我怀疑这当中可能还有什么隐情,正想跟李娇继续打听,李娇的手机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她一看顿时就慌了神,说:“是晓良的电话,罗哥我该走了,晓良应该已经跟那年轻人谈完了。”

    说完她就着急忙慌的跑了出去,看着她跑出去的背影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韩飞也不在多拖一会,我还有事没打听完呢,除了范晓良是怎么感染上老太监的阴灵怨气外,我还想打听为什么范晓良要把服装市场整栋建筑物都用黑色尼龙网遮挡起来的事呢,不过一看时间,韩飞纠缠了范晓良五十分钟了,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只能作罢了。

    我汇合了韩飞,韩飞满头大汗不说,嘴巴都干的起皮了,看来真是费了不少唇舌。

    我问他是怎么纠缠范晓良的,韩飞自责的说:“钱大哥,你这顾客确实脾气很臭啊,时不时一个变,弄的我应对的手忙脚乱,我把口水都说干了才勉强撑了五十分钟,我长这么大都没说过这么多话,好在我按照你的指导,想客户所想急客户所急,他说什么我就顺着他的意思去介绍,这才撑住了,只是太可惜了,对不起钱大哥,离你说的一个小时还差十分钟,唉。”

    我笑说:“面对那种脾气怪的家伙,你能撑五十分钟已经非常难得了,别放在心上,我答应你的事还算数。”

    韩飞很高兴,一把抱住了我,连声说谢谢。

    回到酒店后我跟韩飞说要休息下,等四点的时候在叫我,我陪他一起去见客户,韩飞很识趣不打扰我休息了。

    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范晓良到底是怎么惹上这老太监阴灵怨气的让我想不通,既然这老太监有怨气,说明他不是自然死亡可能是横死,但他的棺材都被考古专家带走了,都没机会惹上老太监的阴灵怨气了,这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