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施工方案-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81章 施工方案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韩飞来敲门了,既然答应了人家就要做到,于是我跟韩飞一起去见他的客户了。

    我们在一家棋牌茶馆的大堂里见到了这客户,是个中年发福男,啤酒肚凸的感觉肚子马上要掉下来似的,他对我们的到来很不耐烦,爱答不理,只是一个劲催促韩飞快点把理财产品介绍给他,他很忙只有半个小时时间。

    老实说我不觉得他没空,棋牌茶馆是什么地方,打麻将的地方,很明显这客户是在这里打麻将了,只不过碍于跟理财公司的合作关系,才勉为其难的腾出半个小时来见见,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打麻将输钱了,而韩飞要做的就是让这客户续约。

    韩飞虽然按照我的要求去做了,可始终打不开这个客户的突破口,加上客户心急赶去“战斗”,还不等韩飞把话说话就丢下一句“时间到了”就头也不回的进了棋牌室。

    韩飞很失落的从茶馆里出来了,我安慰了他一句,韩飞勉强挤出笑容,但仍是很失落。

    我想了想说:“阿飞,今天时机不对,这客户心不在焉,是他的问题不是你的问题,不要气馁,今天谈不成就明天谈,明天谈不成就后天,总之我支持你一定把这个客户谈下来。”

    韩飞苦笑说:“钱大哥我也想啊,可惜公司提供的经费只有两天了,我要是想继续留下来谈这个客户,就必须自己掏钱住宿、吃饭和车费了。”

    韩飞也算是帮了我大忙了,礼尚往来也应该,我拍拍他的肩膀说:“我当是什么事呢,这个你别担心,这钱我掏了!”

    韩飞摇头说:“无功不受禄,这样不太好,不能这么做。”

    没想到这个年轻人还挺有骨气,我想了想说:“我还要在这里呆几天,如果你愿意,到时候就来我的房间打地铺,反正我也要吃饭,你就搭着一起吃,多个人多双筷子而已,我办完事也要经过泉州市区,你就跟我一起坐车回去,这样不就解决了。”

    韩飞这才高兴了起来,感激道:“那就谢谢钱大哥了。”

    我笑着点点头,韩飞这时候又叹气说:“钱大哥,不过一直找不到这客户的突破口也不是办法啊。”

    刚才半小时的会面我一直坐在边上没说话,只是扮演了同事的身份给韩飞递递文件资料,我观察了这客户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对他身上体现出来的特点有了大概的了解,于是问:“阿飞你会打福建麻烦吗?”

    韩飞很聪明马上明白我的意思了,问:“钱大哥,你的意思是投其所好?只可惜我不会打福建麻将啊,倒是会打湖南麻将。”

    我点头说:“没错,经过我的观察,你的这个客户就是个麻将鬼,成天泡在棋牌茶馆里,我们的到来打断了他的战斗,他当然心情不爽了,所以就谈不成功了,你这么年轻学东西肯定快,既然你有打麻将的基础,相信很快会上手,今天回酒店后你哪也不要去了,就呆在房间里把福建麻将学会,明天我们再来,就跟他在麻将桌上谈,这么一来就有充足的时间了,而且他也不会不高兴,你说呢?”

    韩飞很高兴,不过像是有顾虑,说:“钱大哥,这办法好是好,只是以客户的身份地位跟他打麻将的也不是一般人,我怎么插的进去,而且他们打麻将肯定是在赌博,还赌的很大,我可没本钱陪他们打,万一输了钱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

    我让他别担心这事有我给他兜底,让他专心学福建麻将就行了。

    韩飞感动的看着我,说:“钱大哥谢谢你了,我韩飞也不知道修了什么人,能遇上你这么个贵人,我感觉你是个深藏不露的人啊,就好像无所不能似的。”

    我尴尬的笑笑没有多说什么,回到酒店后韩飞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学福建麻将了。

    到了晚饭时间我打算去叫韩飞吃饭,但敲门后韩飞说自己不想吃了,想尽快学好福建麻将,无奈我只好自己下楼去吃了。

    我在路上寻找合适的小饭馆吃饭,突然看到范晓良施工队里的几个工人在沙县小吃里吃晚饭,我迟疑了下就进去了,还挨着他们背后坐了下来,叫了一碗炸酱面和一笼蒸饺,边吃边听他们闲扯淡。

    一个工人说:“李哥,范工头这是想干什么啊,已经完全不按照设计图纸来施工了,这要是让服装市场的东家知道我们把服装市场装修成了那样,还不气的跳脚啊。”

    另外一个工人说:“小王,这工程是人家范工头接的,你只是个油漆工管那么多干啥,他怎么跟东家沟通的我们管不着,只要按照范工头的要求做就行了,吃你的馄饨,哪那么多废话!”

    又有一个工人感叹道:“是啊小李,咱们是给人打工的,管多了人家范工头不高兴,说不定还会把你踢出施工队,咱们啊还是不要咸吃萝卜淡操心了,只要范工头不压工资我们就要烧香拜佛了,还管那么多干啥,赶紧吃饭,吃完了好开工,晚上还要加通宵班赶工呢。”

    几个工人匆匆吃过饭就离开了,我陷入了疑惑,从这几个工人的对话中可以听出来,范晓良把原有的施工方案给推翻了,如果他不跟雇主老板进行沟通,那可是犯了大忌,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名堂。

    我忽然想起白天范晓良让工人把服装市场的建筑物,用黑色尼龙网遮起来的事情,现在想来这或许是他想掩盖自己改变施工方案的法子,不想让外人发现,我心说这胆子也太大了,他也不怕人家雇主过来巡查的时候发现了,不过仔细一想,他现在都被阴灵的怨念蛊惑了,做出极端出格的事来也不意外,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给李娇打电话,但想想还是算了,简单吃过东西后就回酒店休息了,不过有些事没搞清楚睡不太着,在床上翻来覆去到了晚上十点左右,我实在憋不住了,打算去服装市场施工现场偷摸看看到底范晓良用了什么新的方案,于是我套好衣服就出了酒店,朝服装市场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