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定乾宫-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82章 定乾宫

    我正朝服装市场过去忽然听到韩飞在叫我,回头一看,才发现韩飞手上端着一碗米粉从一家湖南米粉店里出来。

    我问:“你怎么在外头?”

    韩飞尴尬的说:“晚饭没吃真扛不住啊,所以出来吃个宵夜,钱大哥,你这么晚了是要去哪?”

    我一时半会还真没办法找什么借口,只好说有事,谁知道韩飞又问什么事,大有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我叹了口气,看来有些东西不能瞒着韩飞了,兜起来太累,他又不傻,迟早会发现我不是钱多多,也不是搞金融的,与其被发现他心里不舒服还不如直接告诉他,再说了他真心把我当成人生导师和大哥对待,我要是再骗他就有点不厚道了。

    我拉着韩飞进了米粉店坐下,然后委婉的把真实身份告诉了他。

    韩飞停止了吃米粉,愣愣的看着我。

    我怕他生气想安慰几句,没想到韩飞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说:“我早说过钱罗大哥你不是一般人了,原来是做佛牌和驱邪生意的高人**师,罗大哥,你别放在心上,你只是给我学习机会并不算利用我,况且你还帮我搞定那个客户啊,这很公平,对了,那你这么晚了是要去哪?”

    我差点失声笑出来了,真是服了这个韩飞,绕来绕去还是回到了这个问题上。

    老实说我不想把这些东西过多的告诉韩飞,毕竟他是个普通人,还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我不能用这些“迷信”荼毒他,但他这十万个为什么的学习态度让人太难招架了,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没办法我只能避重就轻的说了下。

    因为我没说重点,韩飞只知道我是为了做驱邪生意要进行秘密调查,所以他也不敢多问了,不过他说想长长见识,问能不能跟去看看,看他那带着殷切希望的眼神,我只好点头了。

    我们来到了服装市场的马路对面,由于临近午夜,路上行人稀少,只有零星车辆疾驰而过,服装市场建筑物被罩上了黑色尼龙网,在夜色中就像个黑色的庞然大物,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我绕到正门处,掀开网子朝入口的大门看了看,这一看赶紧缩了回来,妈的,大门的门洞里居然坐着个工人在那里值班看守。

    “什么情况?”韩飞狐疑道。

    “有人看守。”我沉声道。

    韩飞挠挠头纳闷道:“一个施工现场罢了,要不要搞的这么严密啊,又不是银行金库。”

    我皱眉说:“这更说明有问题了,虽然我昨天进去看过,但当时我没注意具体细节,在加上又隔了将近二十多个小时了,范晓良手下的工人不少,要是连夜赶工变化可能超出想象。”

    韩飞想了想突然说:“罗哥,不如还是老样子,我去缠住看守工人,你就趁机进去一看究竟。”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我提醒韩飞小心后他就蹲了下来,双手在地上乱抹,把双手抹的全是黑灰。

    我纳闷道:“你搞什么鬼?”

    韩飞冲我挤了挤眼,神秘的说:“罗哥,待会你就知道了。”

    说着他就把灰抹到了脸上,把脸弄的脏兮兮的,还把刚才在米粉店买的矿泉水倒在了身上,把衣服也弄的湿漉漉脏兮兮,跟着掀开网子钻了进去。

    这黑色尼龙网不是完全看不到里头的情况,只不过网孔很密,看的很模糊,我透过网子注意着动静,只见看守工人看到有人来一下警觉了起来,呵斥韩飞不要靠近施工重地。

    韩飞根本不理会继续靠近,他的脚步有了变化,开始一瘸一拐,脸上的表情也变了,露出呆滞神情,还故意把嘴角夸张的歪起来,弄的嘴角哈喇子都流出来了,他就以这种状态走过去,突然呜咽了起来:“叔叔,我找不到家了。”

    我顿时恍然大悟,靠,韩飞这招真是绝了,居然装智障,这年轻人反应真快,有前途!

    看守工人看到韩飞的状态也明白怎么回事了,缓和了语气说:“小朋友,快离开这里,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说着看守工人就把韩飞往外推,韩飞顺势倒在地上,抹起了泪,弄的看守工人有些没辙,只好蹲下问他家住哪,有没有父母电话之类的,韩飞立马拽着看守工人,含糊不清的跟他说了起来。

    我会心的笑了下,估计韩飞说清楚自己家住哪、父母电话之类的问题还需要点时间,于是小心翼翼的掀开网子,贴着墙,从看守工人背后绕了过去。

    穿过门洞我进到了里面,躲在暗处观察着市场里面,市场穹顶上架设着两台高亮的照明灯,将整个市场照的很亮,等我看清楚市场的装修构造后不由的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这他妈才一天没见,没想到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只见地上铺着黑色的大理石,商铺的墙上都被贴上了一种木头纹理的瓷砖,二楼回廊的栏杆也换掉了,变成了红色的古色古香栏杆,颇有点古代宫廷回廊的特色,商铺的卷闸门上都被各色油漆涂花了,图案都是形态各异的人物,仔细一看这些人物还是道教人物,像什么吕洞宾、太上老君之类的,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拿着小刷子和画板,正在精细描绘人物轮廓,范晓良就在他的身边,表情很不高兴。

    由于市场很空旷,我隔的老远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只听范晓良说:“画画的,你别把色彩搞的这么艳,尽量暗一点,我要变的跟以前一模一样,跟你说的那么详细了,你怎么还画成这样,我请你来可是花了大钱的,你一定要按照我的要求做!”

    那戴眼镜的应该是个画师了,他听范晓良这么说有点不高兴了,说:“范老板,我已经尽力了,你又没有图案,只是按照你描叙的去画,失真很正常啊,你要求未免也太高了吧。”

    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了动静,我转头看去,只见在市场正前方位置,架设着五六米高的脚手架,几个工人就站在脚手架上,手忙脚乱的固定一块硕大的牌匾,当我看到牌匾上的字时震惊不已,什么都明白了。

    只见牌匾上赫然用金漆写着三个大字:定乾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