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影帝级演技-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84章 影帝级演技

    我看韩飞反应不过来,又看他脸上脏兮兮的还留着扮智障的妆,范晓良现在这种状态应该认不出韩飞是搞金融的了,于是撞了韩飞一下,骂道:“二狗,你个傻子,真是连句话也不会说,气死我了!”

    “嗯?”韩飞扭头愣愣的看着我。

    我对范晓良说:“回禀公公,这小子叫二狗,小时候爬树摔到了脑袋,所以脑子不太好使了,希望公公不要见怪,二狗家里一贫如洗生活艰难,人又傻,他的爹妈知道小的要进宫找春桃,所以求小的带上二狗一起来,想让他进宫当太监,拜在公公门下,公公请放心,二狗也不完全傻,伺候人的事还能做,最主要的是他很听话,恳请公公收留他。”

    我拜倒在地,忐忑的等待着,我只能这样试一试了,老太监张德发生前是三朝元老,但又没什么功德,说明他只是个不起眼的老太监,他将皇家龙纹雕在自己的墓碑上,还把定乾宫管事一职当成很大的功德刻在墓碑上,刚才掐住李娇的时候还提了,这又说明他是个郁郁不得志又傲娇的老太监,我这几句话给足了他显摆自己官架子的机会,兴许能起作用也不一定。

    我抬眼注视着范晓良,只见他盯着韩飞看了半天,嘴角扬起了笑意,渐渐松开了手,李娇摔到了地上,剧烈咳嗽了起来,总算脱险了。

    范晓良来到韩飞面前,怪笑道:“你叫二狗?”

    韩飞经过我这一提醒总算反应过来了,歪着嘴装傻,使劲点头,啊啊的回应着。

    范晓良翘起兰花指轻抚着韩飞的头,说:“乖,学个狗叫来听听。”

    “汪、汪汪。”韩飞立马学起了狗叫,还把狗喘气也给模仿了。

    范晓良高兴的哈哈大笑,说:“哈哈,有这么一条听话的狗也好,宫里的卫生也需要人打扫,那就留下他吧,来人,来人啊!”

    很快就有两个工人听到喊声跑了过来。

    范晓良指着韩飞说:“把他带去净身房,先饿他几天,记住不要给他喝水,不然到时候净身的时候会很痛苦。”

    “啊,净身?!”韩飞眼睛瞪的老大,吓的直哆嗦。

    两个工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然被范晓良的话弄的一头雾水,一个工人为难道:“范工头,你这是啥意思哦?”

    范晓良怒道:“放肆,还不快去!”

    两个工人只好过来手忙脚乱打算把韩飞弄走,范晓良这会正端着架子背对着我,我趁机凑到一个工人耳边说:“大哥,你们范工头好像得了精神病,有点精神分裂了,把自己当成了古代宫中的太监,他说什么你们千万别当真,先顺着他的意思敷衍敷衍,免得刺激了他加重病情了。”

    这工人小声说:“我有数了,对了兄弟,他这么绑着你们,要不要我帮忙报警?”

    我摇头说:“陪他演演戏罢了,没必要惊动警察,我是他朋友,我来处理就好。”

    工人点点头,跟韩飞使了个眼色,告诉他不要当真,韩飞松了口气,心有余悸道:“吓死我了,我可是家里的单传。”

    两个工人扛起韩飞出去了。

    李娇已经被这一幕完全搞懵了,坐在那只是喘气,根本不敢说话了。

    我知道机会稍纵即逝,现在是我自救的时候了,于是说:“公公,我真不是春桃的野男人啊,希望公公明鉴,放了我吧,让春桃跟我回去,她娘还等着她送终呢。”

    范晓良转过了身来,看了看我又回头扫了李娇一眼,我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幸好李娇已经回过神了,说:“公公,他真是春桃的表哥,春桃不敢欺骗公公。”

    范晓良犹豫了下,感叹道:“春桃啊,你要明白一入宫门深似海,哪能说出宫就出宫,一旦你进了宫就与外界的亲人无关了,哪怕是爹娘过世我也不可能让你出宫啊,这可是犯宫规的啊!”

    李娇跪下说:“虽然不能出宫,但春桃恳请公公放了我表哥,好让表哥带着我的信物给娘亲陪葬,同时我还想让表哥带着我的口信在娘亲的灵堂上念,也算是春桃送娘亲最后一程了。”

    范晓良点头说:“算你识得大体,那好吧。”

    李娇赶紧过来给我松绑,我小声说:“你的宫廷戏不错啊。”

    李娇压低声音说:“罗哥你能别贫嘴了吗,这都什么时候了我平时喜欢看无聊的宫斗剧,所以学了点那种范儿。”

    李娇松开我后借口要去房间拿信物给我,范晓良也没有阻拦。

    我回头看了眼,范晓良似乎很疲惫的样子,扶着脑袋坐到椅子上闭目养神,呼吸时鼻孔里还透出大量浓浓的黑气,看样子他被老太监的阴灵缠的身体都扛不住了。

    李娇把我带到了大堂里,韩飞和众多工人都聚在那等着了,工人们表情各异,显然都被范晓良突然的变化吓到了。

    李娇作为“老板娘”安抚了大家的情绪,让工人们放心,不管发生了什么肯定能拿到工钱,还让他们不要把今天的事传出去,让他们尽管踏实的做事就行,其他的都不要管了,工人们听李娇这么说才放心了下来,专心回到了岗位上。

    韩飞吁气道:“那人怎么突然变成太监了,也太神奇了,说真的罗哥,我自认为自己反应很快,但这种情况完全把我搞懵了,要不是你影帝级别的演技,我们真就出不来了。”

    我笑说:“临场的反应是需要一定的经历的,这不怪你。”

    我跟李娇商量了下,我觉得她现在还不能离开这里,有她在工人放心,也能把范晓良的最新情况通知我,我要去想办法解决问题了。

    不过在我和韩飞要走的时候李娇突然想起了什么,说:“罗哥,因为装修的原因,市场商铺的钥匙都放在晓良的包里,刚才我拿钥匙救你们的时候在晓良的包里发现了一个小锦盒,好奇就打开看了下,里面装的东西很奇怪,我感觉跟晓良变成这样有关,你要不要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