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玉雕的宝贝-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85章 玉雕的宝贝

    我点点头,李娇马上带我们去看这样东西了。

    当李娇打开锦盒的时候我愣住了,韩飞艰难的吞咽了口唾沫,神情尴尬。

    这东西是块一个翠绿的玉,还被雕成了男性**的形状,比例大小跟真的差不多,这玉石的一小部分已经变成了红色纹理,内部甚至还能看到细密的血丝。

    李娇也很尴尬说:“我很纳闷晓良怎么会收藏这么古怪的东西。”

    看到这东西我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范晓良之所以变成这样跟这东西有很大的关系,我摇头说:“这不是他收藏的,是他从老太监张德发的棺材里拿的。”

    “啊?棺材不是被考古专家拉走吗,怎么。”李娇诧异道。

    我说:“估计范晓良在考古专家到达前就悄然偷了棺材里的东西,他准是觉得这么大块玉很值钱,一时贪心就拿了,但这么做犯了一个致命错误,他今天变成这样跟这东西密切相关。”

    韩飞好奇的问:“罗哥,你能不能解释的详细点?”

    我解释道:“这块玉往大了说叫血玉,也叫尸体玉,玉在中国人传统的观念里有辟邪的作用,很多古人会用玉石陪葬或塞在尸体嘴里,用来镇邪,这在古时候是很常见的丧葬形式,而玉具有吸收其他物质的特性,这玉放在棺材里吸收了尸体的血气,血气沁入玉就变成了这样,中国人向来都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说法,又有留全尸的观念,太监是个阉人,身上是少块肉的,也就不是全尸了,这东西他们叫宝贝,没了宝贝怎么办呢,于是乎就催生了这种形式,没钱用木雕的、铜雕的,有钱自然就用更贵的材质了,比如用玉。”

    韩飞和李娇恍然大悟的点着头,我接着说:“血液是人的分身,是藏着人精魄的,这块玉浸润了老太监张德发的血液,自然就有了他的精魄,所以范晓良把他长期带在身边,就导致了他被张德发的阴灵缠上了。”

    李娇紧张道:“罗哥,既然晓良是因为这东西变成这样的,那现在该怎么处理这东西啊?”

    我说:“范晓良因为拿了这东西才激怒了张德发的阴灵,所以我们得把这东西重新安到张德发的尸体上,才能平息他的怒火,不过这么做只能暂时平息张德发的怒火,还无法真正救范晓良,他已经被缠上了太迟了,这么做只是治标不治本,还是要想办法驱除他体内的阴灵怨气才行,放心,交给我来处理吧,你留在这里稳住工人牵制住范晓良,记住不要惹怒他,要顺着他的意思,我想把这东西还回去再说。”

    李娇点点头,我把锦盒盖上塞进了怀里。

    韩飞吃惊道:“罗哥,你就这么放在身上,不怕也被感染了?”

    我笑笑说:“放心,我身上的这些阴神纹身可不是吃素的,况且绝大部分的阴灵怨气都被范晓良吸收了,没事。”

    韩飞这才松了口气。

    我问李娇知不知道那口棺材被拉到哪去了,李娇想了想说:“我记得那辆拉棺材的车子车身上有石狮市博物馆的字样。”

    我们告辞了李娇从市场里出来,老实说我还真有点一筹莫展,虽然已经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了,但解决问题我是个半吊子,而且又是个有几百年历史的老太监阴灵,情况复杂,光靠我恐怕不行,本来我想给黄伟民打电话,让他去征询阿赞峰的意见,但我现在做的事可能会让李娇留在范晓良身边,跟黄伟民的利益有冲突,这小子小心眼肯定不愿意帮我去找阿赞峰了,我有些没辙,算了,还是先把这块玉还回去,先拖住老太监阴灵在范晓良身上发作再说吧。

    韩飞拿出手机查起了去博物馆的地图,很快就确定了位置,说:“罗哥,要不我一个人去吧,你还要想办法化解范晓良身上的阴灵怨气呢,咱们分头行动会快点。”

    我有些迟疑。

    韩飞说:“罗哥,你该不是不相信我,怕我把这玉拿走卖钱了吧?你放心,我虽然缺钱,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才不会做这种事,这玉又这么邪门,我还怕惹祸上身呢,我才不要。”

    我打断道:“你误会了阿飞,我是怕你一个人搞不定。”

    韩飞说:“嗨,我还当什么事呢,听你说这老太监墓考古价值不大,考古专家也不重视,我估计他们只会按照普通文物处理,应该看守不严,放心,这点小事我搞得定。”

    既然韩飞这么说了我只能同意了,于是把锦盒交给了他,我怕这玉石上残留的阴灵怨气会对韩飞造成影响,想了想就带韩飞先回了酒店,把灭魔刀取来给他,让他把灭魔刀跟锦盒放在一起,这么一来就不怕了。

    韩飞这么信任我,我选择相信他一次,再说这灭魔刀在普通人看来就是把破烂刀,我也不怕韩飞拿了。

    我叮嘱了韩飞小心后他就连夜赶去了博物馆。

    韩飞走后我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想着解决办法,没办法后只好厚着脸皮求黄伟民帮忙了,不过在我拿起电话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个人,他或许能帮我解决问题,而且福建一带是他的地盘,这人就是脸上始终露着弥勒佛笑容的笑面虎,牌商张广发!

    虽然这人的行为让我很不齿,但目前的情况找张广发应该是最快的,像张广发这样的牌商生意应该不小,不会仅仅限于福州、厦门等地,说不定在泉州也有,于是我上网查了查,果不其然,张广发在泉州就有分店!

    我搜到了他的电话打了过去,张广发很快接了电话,既然找人家帮忙我也不能瞒他,况且瞒也瞒不住,真找他帮忙肯定会暴露真实身份,于是我主动自报了家门,说有生意想找他合作。

    张广发沉默了好一会才说:“武汉的罗辉找我合作真是稀奇了,你不是跟方中华在合作吗,怎么找上我了,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