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张广发的套路-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86章 张广发的套路

    我吃了一惊,没想到张广发对我和方中华的合作这么了解,看来他对行业里的动向很清楚。

    我说:“没想到张老板对我这种小人物也有耳闻,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张广发笑道:“罗老板客气了,都是业内人士当然要对业内的动向有所了解了,只有这样生意才能做大啊,你说是不?”

    我陪着笑了下,张广发说:“罗老板你可不是什么小人物啊,除了西部荒凉地方没有牌商涉足外,业内有着北有方中华,南有毛贵利,东有我张广发,中有罗辉的说法,鄙人不才占了一席,我们这四大牌商已经被业内公认为最有实力的,罗老板作为后起之秀能牢牢占据中部的席位,让人佩服,业内关于你的消息不少,你往返中泰两地,时不时带着阿赞师傅入境解决问题,这不是什么秘密,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你?”

    我又是一惊,业内人士的眼睛也太毒了吧,连我带阿赞师傅入境的事都知道,还从来没人在我面前提过,没想到我都有知名度了,这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从上次丽都夜总会coco的事看得出来,张广发是个无耻小人无疑,居然乘人之危睡了coco,让人很不齿,我其实很不想跟这样的人打交道,但没办法谁叫我现在有求于他,只好腆着脸继续陪笑说:“业内人士也真是的,怎么净瞎传这些捕风捉影的事,把我抬到这么高的位子,还跟张老板比肩了,实在当之有愧,我不过是个在武汉开了家小佛牌店的普通牌商,混个温饱罢了,您才是业内的前辈和标杆,我还要多向您学习呢。”

    这话说出来后我自己都有点恶心了,但张广发似乎很受用,呵呵笑道:“罗老板谦虚了,连方中华都找你合作,你又怎么会是普通牌商?虽然方中华现在官司缠身,但他女儿方瑶如今主持大局,倒也勉强撑住了方中华的脸面。”

    张广发连我们内部的事都知道,真是不可小觑的家伙,我也明白我为什么会在牌商中有知名度了,这恐怕得益于方中华的关系,因为我跟他合作了,所以一般的牌商不敢动我,这才让我在武汉站稳了脚跟,名声鹊起,说到底只是沾了方中华的光,看来当初选择跟方中华合作这步棋没有走错了。

    见我没吱声张广发说:“罗老板,言归正传吧,你大晚上给我打电话,显然不是谈明面上的合作了,你跟方家有合作关系在先,我们谈明面上的合作肯定不妥,虽说方中华官司缠身自身难保,但他老树盘根我不想得罪他,你是不是临时有事想找我解决?”

    毕竟是纵横生意场多年的老东西,看破我的意图不奇怪,我说:“张老板真是厉害,没错,我的确有桩临时的生意想找你做,不知道张老板有没有兴趣?”

    张广发笑道:“我是商人,赚钱是第一位的,有钱赚怎么可能没兴趣,再说了又是中部最有能耐的同行开口,就算不看钱的面子也要看罗老板的面子,你这大晚上给我打电话,说明事情还挺急,不如说来听听。”

    我也不跟张广发客套了,把发生在范晓良身上的事给说了,张广发听完后说:“这活还挺有意思,我做了这么多年生意都没遇到类似的活,我有兴趣。”

    既然他有兴趣就最好,我问:“那价格方面?”

    张广发笑说:“像这种驱阴灵的生意起步价大多是三万,不过罗老板难得来到我的地界,还能想到我这个牌商,找我帮忙是对我莫大的信任,给足了我面子,我总要尽到东道主的本分,这样吧,这活我免费接了!”

    俗话说的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张广发这么大气免费帮我,让我心里很没底,也不知道他安的什么心,我想了想说:“张老板,做生意是要成本的,怎么能让你免费帮忙,你还是说个价吧。”

    张广发说:“老弟,你不要这么说,虽然商场上有同行如敌国的说法,但我认为这话不对,同行应该是一家人,一锅汤大家要一起喝你说是不?老实说我一直很想认识你,但迟迟找不到机会结交,现在你主动给我打电话给足了我脸面,我张广发肯定要兜着,我免费帮你一次,算是礼尚往来了,再说了我张广发也有不济的时候,没准哪天我也会在武汉有客户,兴许还要找你帮忙呢,你就不要推辞了。”

    张广发真不愧是纵横商场多年的老手了,话说的是一套一套的,让人都无法拒绝,既然这样我也不管他到底有什么意图了,先答应了下来。

    张广发见我答应了很高兴,说自己人虽然不在泉州,但他在福建的每家分店里都有能驱邪的中国阿赞师傅。

    张广发说他店里的中国阿赞师傅大多都是农村苦孩子出身,是他从农村把人带出来,然后花钱把人送到东南亚一带去学习,学成之后在放到店里坐镇,让他们以能力抵当初学习的债务,直到把债务还清,不仅如此,等他们把债务还清之后还要给张广发免费效力五年,五年后他们才能独立,然后由张广发出资给开佛牌店,股份给一半这个中国阿赞师傅,张广发得意的说整个福建不管是大城市还是小县城都有他的佛牌店,有的是他直接管理,有的是他有一半股份,坐等年底分红,根本不用管事。

    我暗暗吃惊,没想到张广发是这种做生意的套路,这不就是连锁店加盟的套路嘛,先把加盟商送到东南亚去培训,然后回来在店里坐镇,每年还要交加盟费,真是够厉害的,比方中华用人情的套路更为厉害!

    看来跟这样的人打交道也能学到东西。

    张广发说泉州佛牌店坐镇的叫潘红斌,是他的同乡,人很靠谱,能力也不错,应该能解决我的问题。

    我让张广发把地址和联系方式告诉我,我去找人,张广发却说不能错过结交我的机会,为表诚意他要连夜从福州赶来泉州,要亲自带潘红斌过来找我。

    我没办法拒绝只能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