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韩飞搞事情-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87章 韩飞搞事情

    有了张广发这个大牌商托底我也放心下来了,也不知道韩飞那边怎么样了,于是给他打了个电话,韩飞说他到了博物馆,正打算潜进去。

    想起韩飞刚才面对范晓良不知所措的一幕,我有些担心了,毕竟他还是个刚踏上社会的大学生,社会经验太浅,稍微发生点意外他都处理不来,很容易出事,现在我没了后顾之忧,这种事完全可以自己去做了,于是就示意他暂时不要进去,等我到了再说。

    韩飞似乎有点不高兴,说:“罗哥,你是信不过我的能力吗?把东西放回去这么小的事我还是能行的啊。”

    我说:“我知道你能行,但毕竟博物馆不是普通地方,有大量价值贵重的文物,看守森严,万一。”

    我的话还没说完手机那头就传来了一阵杂音,韩飞跟着说:“罗哥,这里信号不太好,我听不清你在说什么,先挂了啊。”

    说完手机里就是一阵盲音,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刚才的杂音分明是韩飞弄出来敷衍我的,哪那么巧信号突然就不好了,明显是他赌气想自己去完成这件事,真是年轻气盛太冲动了!

    没办法我只好出了酒店,拦下出租车匆匆往博物馆赶去。

    十多分钟后我到了博物馆,刚下车就感觉不对劲了,只见博物馆门口的保安岗亭里有个保安,拿着对讲机不停的说着“大门口没见”、“抓到了没有”、“不行的话我就报警”之类的话,我一下紧张了起来。

    果然没多一会,几只手电筒的光束从博物馆建筑物的侧方闪了出来,还传出了呵斥声,很快几个保安就押着韩飞出来了,韩飞反手被拧,头被人家死死摁住,显得很狼狈,锦盒和灭魔刀都在保安手里拿着。

    这一幕让我非常无奈,还真出事了,早知道这样刚才就不该让韩飞一个人过来,也怪我刚才被怎么解决范晓良的问题纠缠没想太多,真是麻烦了。

    只见韩飞都被控制了,还在那不停挣扎,不甘心的大叫:“快放开我,我没偷文物,你们这些王八蛋凭什么抓我,那是我自己的东西,快还给我!”

    一个保安嘿嘿一笑,从腰间抽出了橡胶棍,不由分说照着韩飞的后脑勺闷头就是一棍,我躲的这么老远都能听到声响,韩飞被这一棍打的都翻起了白眼,脑袋垂了下去。

    保安大骂:“敢来博物馆偷文物,胆子不小,死到临头还敢嘴硬,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罢这保安就扬起橡胶棍又要动手,幸好被同伴给阻止了,说最好报警扭送到派出所去,这保安才愤愤的朝地上啐了口唾沫,作罢了。

    这年头小偷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保安的素质又参差不齐,遇到素质低的抓到小偷还不往死里揍,这个韩飞也太没社会经验了,这种时候就该乖乖就范,装孙子求饶,让对方去调查博物馆里有没有丢文物,如果没丢文物,他在理直气壮说东西是自己的,博物馆方面没办法证实锦盒和灭魔刀是博物馆失窃的文物,也就拿他没辙了,即便报警结果还是一样,只能把他放了,好过像现在这样硬来,惹恼保安自己吃苦头不说,还有可能因为盗窃文物未遂被警方抓了,最麻烦的是锦盒和灭魔刀有可能还会被警察没收了,这事让他办的太糟糕了,气的我握拳就砸到了墙上。

    韩飞好像晕过去了,被扭送到保安岗亭里后就被捆了双手,绑在了一张椅子上,保安们也没有耽搁,马上联系了博物馆的相关领导,问怎么处理。

    我都能预见接下来会怎么样了,博物馆领导来了后肯定会大张旗鼓对博物馆里面的文物进行清点,没东西失窃固然是好,要是韩飞点背,博物馆里随便丢点什么东西都会算在他头上,到时候他这个盗窃文物的罪就坐实了,即便没东西失窃,这事也会被弄的很大阵仗,总之就是麻烦!

    可不管怎么麻烦我也不能坐视不理,先不说我跟韩飞算不算朋友救不救他的事,就说那把灭魔刀吧,作为阿赞峰送我的珍贵礼物,又是能对付阴灵的重要法器,我也该想办法拿回来。

    我急的在附近只打转,这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该找谁帮忙,我就这么贸贸然冲过去硬抢显然行不通,不仅救不了韩飞,还有可能把自己搭进去了,想来想去就只能找张广发了,他在福建的生意这么大,人脉关系肯定很强,在泉州又有分店,说不定有办法。

    我给张广发打去了电话,张广发还以为我着急范晓良的事,说:“老弟,你不要急,不管事主出了什么问题,只要他没死我就有办法解决,你好好盯着事主就行,我这才刚到福清市呢,离泉州还有段距离。”

    我焦急的打断道:“不是啊张老板,我有个小弟。”

    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说了下,张广发立即严肃了起来说:“哎呀,你这小弟做事也太冲动了,这大晚上的跑去博物馆搞什么,这不是明摆着吃亏嘛,被人家当成偷文物的小偷也正常。”

    我说:“这事也怪我当时考虑不周,虽然我反应过来提醒他了,但年轻人不听劝想逞能一时冲动,结果造成了这种麻烦的局面,张老板,你。”

    张广发渐渐放松了下来,还呵呵笑了声,说:“算了算了,年轻人嘛总有冲动犯错的时候,你也别急罗老板,我来解决这件事,你不要插手,静观其变就好,只要博物馆里没丢东西对方也没辙,只能说他形迹可疑,最后把他扭送到附近的派出所,进了警方的机构反倒好办了,我有熟人。”

    “多谢了张老板。”我感激道。

    张广发笑说:“客气什么,那先这么说了,等博物馆方报警后我在来联系熟人解决问题。”

    挂了电话后我吁了口气,没想到真正的大问题还没解决,就先让张广发帮着解决了个小问题,欠他的越多我这心就越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