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栽赃嫁祸-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88章 栽赃嫁祸

    我摸到了保安岗亭的侧边,透过窗户偷看里面的动静,保安们好像对锦盒和灭魔刀产生了兴趣。

    一个胖保安拿着灭魔刀端详了半天,说:“耿队长,这是什么刀你见过吗?怎么这么古怪,刀身上都是扭曲的文字,刀锋都是缺口,刀柄还缠着绷带,跟破铜烂铁似的,好像没在博物馆里见过啊。”

    保安们都围了过去,那个耿队长还有点见识,拿过灭魔刀看了看说:“刀身上的文字好像是泰国字,前些日子我大侄子去泰国旅游给我带了盒榴莲饼,包装盒上好像也是这种文字。”

    “泰国刀?”一个上了年纪的保安纳闷说:“我在博物馆干了好几年,在展馆里也巡逻了一年,对里面的文物很熟悉,好像从来没见过有这把破烂的泰国刀,我说咱们会不会抓错人了?万一这人不是小偷那咱们的祸就闯大了,人家被我们打了,到时候告了博物馆,那我们可麻烦了,搞不好工作都要丢啊。”

    刚才拿橡胶棍打韩飞的保安不以为然道:“老侯,你也别太当回事了,这人不走正门不说,还偷摸进了博物馆的院子,这不假吧?我们为了保护文物做了自己的分内事,就算抓错了也情有可原,放心啦。”

    这时候另外一个保安注意到了锦盒,还试图打开看,耿队长立即进行了阻止,说:“小刘,别乱动!万一这真是博物馆里的文物,你这一动就留下指纹了,到时候在警方那可就说不清了,这人反咬一口说跟你串谋里应外合,那你满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那叫小刘的保安立即缩回了手,几个保安纷纷附和说耿队长提醒的对,我也松了口气,要是被他们发现里面是造型“别致”的玉石,搞不好又要惹出乱子了,这还只是小事,万一他们对玉石起了歹念,又或者是老太监张德发残留的血气精魄感染了他们,那才是真正的麻烦。

    不过我这口气还没彻底松下来,那个打韩飞的保安又搞事情了,只听他说:“一个个都是怂货,怕什么怕,要是怕留下指纹就戴手套啊。”

    说着他就打开抽屉拿出了一双劳保手套戴上,过去就要打开锦盒,我心想真是没救了,谁曾想这时候一辆黑色帕萨特一个急刹停在了保安岗亭门口,耿队长叫了一声:“领导来了!”

    那保安手都放到了锦盒上,听耿队长这么一喊只好收手,摘下手套一扔就过去见领导了。

    几个保安在岗亭外站成了一排,等待着领导下车,很快一个梳着大背头戴着眼镜的领导就下车了,保安们齐声喊道:“曲馆长!”

    原来是博物馆的馆长。

    曲馆长一脸的不耐烦,说:“哎呀行了,别搞这些形式主义了,那人呢?”

    耿队长指了指岗亭,曲馆长进去看了下问:“这到底怎么回事?”

    耿队长就把情况说了下,曲馆长拧起眉头问:“检查过场馆入口了吗?检查过监控画面吗?”

    耿队长解释说:“还没有,我们抓了人就先控制起来了,还没来得及检查。”

    曲馆长恼火道:“那还愣着干什么,快给我去检查啊,场馆入口有报警装置,还连接着警方的报警系统,如果硬闯警方会在第一时间知道。”

    耿队长回过神赶紧吩咐几个保安去各处检查了。

    十几分钟后几个保安都回来汇报了,场馆入口的锁完好无损,并没有被人闯进去的痕迹,报警系统也没有报警,同时各处的门窗也都没有强行进入的痕迹,监控也只拍到韩飞偷摸溜进博物馆大院的影像,最重要的是监控还清晰的拍到了锦盒和灭魔刀在韩飞溜进大院的时候就已经在他身上了。

    保安们看完监控后全都愣住了,大眼瞪小眼,很是尴尬。

    曲馆长震怒道:“看你们做的好事,这东西根本就是人家自己的,根本就不是馆里的文物!你们还打了人家,要是人家醒过来要索赔,要告博物馆那就麻烦了,你们一个也别想跑!”

    保安们一个个噤若寒蝉。

    我心说还是这馆长处理事情有水平,三两下就搞清楚了事实,看来韩飞有救了,用不着张广发出手帮忙了,省得欠他人情我心里不安。

    耿队长内疚说:“馆长,这也不能完全怪我们,是这小子鬼鬼祟祟的偷溜进来,也不知道想干什么,我们防范于未然,这才。”

    曲馆长一巴掌拍到了耿队长的脑袋上,怒道:“这才什么?你想说什么,错就是错,还说什么说,赶紧把人给我解开啊。”

    耿队长连忙手忙脚乱的把绳索给解开了,韩飞还处在昏迷当中,可能因为刚才那一棍子不轻的缘故,他的头上都流出了血,顺着额头都流下来了。

    耿队长有些害怕了,问:“馆长,然后呢?这人还昏着没醒呢,都流血了,伤势好像还不轻,怎么弄?”

    曲馆长皱眉想了想说:“连东西带人一起装到我车上,我把他拉到医院门口扔下,把他出现的那部分监控给我删了,死无对证,就算想告我们也没办法。”

    几个保安开始手忙脚乱打算把韩飞抬上车,曲馆长这时候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突然示意保安们先别动,然后来回踱步了下说:“这样做好像不妥,对了老耿,咱们的库房是不是有个元青花瓷的赝品?”

    耿队长点点头说:“有,是上次警方破获一个文物案追回来的赃物,以为是真品就给我们送来了,还放在库房里。”

    曲馆长眼珠灵活转动,当机立断道:“这是最能撇清关系又没有麻烦的办法了,老耿,快把赝品给拿来,放在这小子的包里,坐实他盗窃文物的罪名,反正我们有他偷溜进博物馆院子的监控画面,证据确凿,这人看着也不像好人,没准还有前科,咱们这么做也不算害人,快点!”

    耿队长赶紧跑去库房拿东西了。

    我心中骇然无比,妈的,刚才还夸这馆长处理事情有水平,这他妈当场就打脸了,为了撇清关系都要栽赃嫁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