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全能型法师-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89章 全能型法师

    我愤怒不已,双手紧紧握拳,都要忍不住冲出去了,但最终我还是松开了拳头忍住了,因为我知道这么冲出去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思前想后我掏出了手机。

    没多一会耿队长抱着赝品青花瓷来了,我打开视频录像,悄然拍下了他把青花瓷塞进韩飞包里的一幕,还顺势把这几个人的样貌也清晰的拍了下来,然后保存下来作为证据。

    曲馆长报了警,警察很快就赶来了,调取了监控录像看了后就把韩飞给带走了,我赶紧拦车跟上,警察先是把韩飞就近送到了附近医院包扎了头,然后才把他带回了局里,曲馆长和耿队长作为证人也来到了局里。

    我立即给张广发打电话说明了情况,张广发似乎胸有成竹,只是淡淡的说了句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在韩飞被抓后不到半个小时警方就联系了我,因为韩飞告诉警方我是他在这里的唯一朋友,我到了派出所,曲馆长和耿队长已经离开了。

    本来我还以为需要出示手头的证据证明韩飞的清白,没想到警方根本没给我这个机会,而是直接让我给韩飞办理手续,他可以走了。

    我有些意外,不过马上就明白这是张广发在当中起到了作用,这家伙关系够硬的,居然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让一个人什么事都没有,大摇大摆的出来。

    我非常想狠狠教训韩飞一顿,但看到他头被纱布包成了粽子,什么火都没了,毕竟他也是为了帮我才变成了这样,这一晚他又是学狗叫,又是被人打,也够受罪了,说起来我也有很大责任。

    从局里出来后韩飞有些内疚:“对不起罗哥,把你的事情搞砸了,还让你找关系捞我出来。”

    我苦笑道:“算了这也不怪你,我也有责任,对了,警方到底做了什么,证据对你那么不利,你怎么什么事都没有就出来了?”

    韩飞有些上火的告诉我,博物馆那些人想栽赃陷害,推卸打他的责任,他气的不行,又没法解释,还以为自己这辈子要交待了,没想到这时候有个警官从别的局里赶来了,好像职位还挺高,这警官来了后见了负责他案子的民警,也不知道谈了什么,一回来态度就变了。

    韩飞说:“民警说这青花瓷是赝品,也就是说博物馆根本没有真正的东西失窃,不存在财产损失,还说那监控画面只拍到我进去,并没有拍到我偷东西,在加上勘验现场的民警汇报说场馆的门窗并没有被强行进入的痕迹,证明我盗窃文物的证据不充分,犯罪事实不成立,不能立案。”

    我问:“然后呢?”

    韩飞咽着唾沫说:“然后就神奇了,那民警问我为什么溜进博物馆园区,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随口说想上大号,附近又没有厕所,所以溜进博物馆上厕所,没想到民警相信了,只是对我批评教育了一番,让我以后别这么干,说博物馆属于文物保护单位受警方的监控,跟着他又反问我被打伤,要不要追究博物馆方的责任,把我都给搞懵了,博物馆方来的那两个人也懵了,本来我就理亏在先,所以就说算了只是一场误会,博物馆方那两个人见我这么说,也只好说是误会,这事就这么解决了,在等你过来接我的时候我才有点回过神了,知道是罗哥你在背后做事。”

    我笑笑并没有解释什么。

    韩飞露出佩服的眼神看着我,说:“罗哥,我发现你真是全能啊,范晓良变成太监你演戏带我脱身,现在我被警察抓了,你又在背后运筹帷幄帮我脱身,我实在太佩服你了,简直是我的偶像了。”

    我白眼道:“别拍马屁了,这事你要接受教训,逞英雄从来不会有好结果,做事必须要冷静。”

    韩飞点头如捣蒜说他会接受教训,以后不会这么冲动了。

    我们回到了酒店呆着,大概一个多小时后门铃响了,透过门上的猫眼我看到张广发和一个高个子男人就站在门外,于是把门给打开了。

    张广发始终扬着那标志性的笑脸,一进来就表现的像是多年不见的老友似的,跟我又是握手又是拥抱,一阵嘘寒问暖,把我搞的极为不自然,心说这人是真会套近乎,属于笑里藏刀类型的人,跟他打交道还是小心为妙,没准他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就给你来一刀,反应都反应不过来,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了。

    简单寒暄过后我说:“让张老板这么晚了大老远的亲自赶来,实在过意不去了。”

    张广发笑说:“这算什么,老弟你在我的地盘上有事了,我自然要出面帮你,客气话就不要说了,咱们说正事吧,我先给你介绍个人。”

    张广发把手朝一直站在边上不吭声的高个子一指,我这才认真打量起了这人,这人应该就是张广发在电话里提过的潘红斌了。

    只见这人年约四十,人很瘦高,脸也很窄长,整体看着就像竹竿似的,不过他的一双眼睛很有神,枯槁的手臂上满是纹刺,脖子上还戴着一条五彩珠链,定睛一看还是用骨头制成的,我估摸着肯定是人骨了!

    张广发介绍潘红斌在泰国呆了七八年,先后跟了阿赞康披、龙婆乃、古巴培冲、鲁士乌冬等等法师修法,几乎是一年一个师傅,先后学习了禅定、圣物加持、招财贴金箔、人缘、招财、经咒纹刺、驱邪挡煞、追魂等等法门,因为要尽快学会更多的法门,潘红斌需要付出非人般的努力,在加上一些法术的反噬作用,所以人才变的这么瘦。

    听张广发这么一介绍我震惊的张大了嘴巴,这个潘红斌几乎什么法门都会,简直是全能型的法师了,他学的这么杂,那几个法师我又没听过名号,估计都是些名不见经传的法师,他的法到底行不行我还有所保留,既然是张广发介绍的免费法师,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只能到时候看实际的效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