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挥刀自宫-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91章 挥刀自宫

    潘红斌打开了锦盒,当他看到玉石的时候眉头皱了起来,掌心向下对着玉石,闭上双眼念起了经咒,韩飞和张广发可能看不到,我却看到了潘红斌的掌心里似乎产生了吸力,从玉石里吸出了红色和黑色的气线,两股气线交织缠绕变成了暗红色,这应该是血气和阴气在汇合。

    随着潘红斌持续诵经,那股暗红色逐渐变黑,潘红斌立即握拳,收了功法,盖上了锦盒,深吸口气说:“怨气很重,带着不仅危险,还对我们对付老太监阴灵不利。”

    我很想问该怎么办,但又怕这么一问显得才疏学浅,有失面子,好歹我现在也是中国四大牌商之一了,幸好韩飞觉得好奇,帮我问了出来。

    潘红斌说:“还是要把这宝贝放回尸体上去。”

    韩飞惊的一抖,摸了摸自己缠着纱布的脑袋,后怕道:“啊,那不是要再去一趟博物馆?”

    潘红斌颔首道:“只有放回去了才能降低这阴灵的怨气,阴灵也会更好对付,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必须要先这么做。”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李娇的赶忙去接,还按下了免提。

    谁知道电话刚接起来,李娇哆嗦的声音就传了出来:“罗哥你快来,出事了,晓良他、他、他疯了,拿了刀就要、就要呜呜呜。”

    李娇说着就哭起来了,我急的不行,追问:“李娇你先别哭,发生什么事了,范晓良拿刀想把你怎么样?”

    李娇还是哭,张广发皱眉道:“应该不是把她怎么样了,否则她也不能给你打电话了。”

    李娇这才哭道:“他拿了刀就要砍自己的命根子,要把自己变成真正的太监,幸好被几个工人阻止了,不知道有没有伤到,但流了好多血,呜呜呜谁知道被工人这么一阻止他不对自己下手了,反而恼羞成怒提刀追杀工人,这么多工人居然拿他一个人没办法,四五个人抱都抱不住,最后工人们都被他控制,绑了吊在那,一个都没跑掉,我都吓坏了,幸好我躲在商铺里他没有发现我,他还在那发疯似的大笑,说要把工人们全给阉了变成太监伺候自己,他连名字都给取号了,什么小李子、小安子、小桂子的,我该怎么办啊,罗哥你快来吧,呜呜呜~~~。”

    我倒吸了口凉气,说:“李娇你躲好不要出来,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来,我马上赶过去!”

    “我知道了罗哥。”李娇哆嗦的回道。

    挂了电话后我们四人面面相觑,韩飞愣道:“不能够吧,市场里起码有十来个工人,怎么就制服不了一个人?”

    潘红斌沉声道:“阴灵盛怒后的能力不能用常人的眼光去看待,力大无穷很正常,能力高的还能像影视里拍的那样飞檐走壁,这事不能再拖了!”

    韩飞紧张道:“出了这么大的事赶紧报警吧!”

    张广发摇摇头说:“报警不妥,警方来了很可能会直接击毙范晓良,让警察看到了不该看的也不妥,我们这活就做的没意义了,再说既然要报警还要我们来干什么?”

    韩飞急道:“既然报警不行,那怎么办啊?”

    潘红斌说:“时间紧迫,我们必须要分头行动,一方面去把宝贝放回去,降低阴灵的怒气,一方面赶去服装市场控制事主!”

    我焦急的站了起来,说:“我和韩飞去博物馆把东西放回去,张老板你就留在这等我们消息,潘师傅你去现场控制局面!”

    张广发说:“不行,我都来了怎么能把我一人留在这里?罗老板都亲自上阵了,我好歹也要尽一份力。”

    我急着救李娇已经顾不上什么了,张广发想去就去吧我也没时间去劝说阻止了,我抱起锦盒要跑出去,潘红斌却按住了锦盒阻止了我,只听他说:“不行,张老板既然来了泉州,我就要保障他的安全,现场太危险了,相比之下去博物馆比较安全,让张老板和这小子去博物馆,我和罗老板去现场,罗老板毕竟也是个阿赞师傅,发生意外多少有点反应能力!”

    潘红斌这么说未免有点自私了,不过他这么安排也没有错,我也不去争论这种分配了,于是把锦盒塞给了韩飞,让他跟张广发一起去博物馆。

    韩飞有些担心,说:“罗哥,我这才刚被放出来,就这么去恐怕不行啊,要是在被抓那就说不清了。”

    张广发也点头说:“确实,有些关系不方便一而再的动用,麻烦人家一次已经是天大面子了,要是再麻烦一次怕是。”

    张广发的话没说完我就一个惊颤,慌忙掏出手机递给张广发,说:“张老板,我的手机里有一段视频,是那些保安把赝品青花瓷塞进韩飞包里的一幕,我把他们的脸全都拍下来了,本来想做证据证明韩飞的清白,没想到没用上,不过现在能派上用场了,你们拿着这个去要挟那几个保安,如果他们不想片子送到派出所就。”

    张广发打了个手势,示意我不要说下去了,他说:“不要说了,我明白该怎么做了,小伙子,我的车停在楼下,快跟我走!”

    张广发跑了出去,韩飞看了我一眼说:“罗哥你小心。”

    说完他才抱着锦盒跑了出去,我和潘红斌也不敢耽搁了,对视一眼,一起冲出房间。

    我们俩刚跑出酒店,天际上就划出了一道闪龙照亮了天际,响雷突然“轰”的一声炸开了,震的停在路边的轿车都发出了警报声,很快豆大的雨点就落了下来,我皱了下眉头,心说老天爷这时候来凑什么热闹,搞的人心情更加紧张了。

    我们来到了服装市场,被黑色遮挡网罩上的市场建筑物在夜幕下犹如一只巨兽,闪电在楼顶上方划过,雷声隆隆犹如这只巨兽在咆哮。

    潘红斌看了我一眼问:“罗老板,你没问题吧?”

    老实说我心里还有点害怕,但也只能硬着头皮,紧了紧腰间的灭魔刀说:“没问题!”

    我们彼此点了下头,然后同时冲进了门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