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地下库房藏棺-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93章 地下库房藏棺

    这情况让我始料不及,我看了潘红斌一眼,只见他已经汗如雨下了,身上的衣服也被汗水浸透,范晓良的惨叫响彻市场,在这惨叫声中我还听到了老太监张德发的阴笑声,罩在范晓良身上的龙婆僧幽蓝灵体也在势弱,大有被黑气吞没的架势,这让我很担心,看来潘红斌这串珠链很可能只是一个能力一般的龙婆僧骨头制成的,碰上有着几百年怨气的阴灵就扛不住了!

    我提醒道:“潘师傅,张老板说棺材不在博物馆,但他很快会想办法找到,希望你多撑一会!”

    潘红斌面露凝重之色,迟疑了下索性收了珠链,与此同时他快速冲到了范晓良身边,绕到他身后,直接用左臂勒住了范晓良的脖子。

    这一举动让我很诧异,他居然用这种勒脖子的打架手法去对付一个阴灵?不过很快我就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干了,因为他的左手臂上满是经咒纹刺,对范晓良体内的老太监张德发阴灵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果然,没一会就见范晓良被勒住的脖喉处冒起了白烟,潘红斌手臂上的经咒纹刺起到了一定作用,但这并不能控制范晓良,潘红斌显然也知道这一情况,于是他将右手探井了随身的包里,从里面摸出了一个玻璃罐子,罐子里盛满了黑黄的混浊液体,里面是一团黏糊糊的白色经线,潘红斌迅速取出经线缠在范晓良的身上,然后远远退开,死死扯着经线,再次念起了经咒,展开了新一轮的控制!

    虽然我跟阿赞峰还没学到多少本事,但毕竟跟那么多阿赞师傅打过交道,经验还是有,所以我对潘红斌所用的手法能猜个大概,他一开始用的人骨珠链,应该是神遗派的师傅做法,人骨珠链里又是龙婆僧的灵体,也就是说是白衣阿赞追魂的手法,刚才那个玻璃罐子里的混浊液体明显是尸油,尸油经线则是黑衣阿赞追魂惯用的手法!

    我心说,这个潘红斌学的确实挺杂的,白衣阿赞和黑衣阿赞的法门居然都学了,表面上看着架势十足,我差点都被他唬住了,但他毕竟每个法门都没修太长时间,说到底还是没学精啊,单靠一种法门扛不了多久,他必须要用多种法门来对付一个几百年的阴灵,不过他学的杂对目前的情况也有好处,白衣阿赞的法门撑一会,黑衣阿赞的法门拖一阵,实在不行鲁士法门在撑一会,估计能拖到张广发和韩飞找到棺材!

    我紧张的看着李娇的手机,幸好张广发很快就回了电话。

    张广发在电话里说他和韩飞去了曲馆长家,因为时间紧迫他们是直接硬闯进去的,不由分说就把曲馆长控制了,逼迫他说出棺材的下落,起初曲馆长并不愿意交待,但张广发出示了那段视频,他就竹筒倒豆子什么都说了。

    原来棺材被拉到博物馆后专家立即进行了开棺,但开棺后发现里面只有一具发黑的骸骨,什么陪葬品都没有,说白了就是一个死人骨头,考古价值的意义不大,连文物都算不上,所以连鉴定都没鉴定,没办法只好暂时存放在库房里了。

    没想到没过几天范晓良便找到了曲馆长,表示想买下那口棺材,曲馆长开始还装清高,甚至以报警要挟,但架不住范晓良开出的价格有些松口了,毕竟一口棺材摆在库房里不仅占地方,还瘆得慌,他也为这事发愁过,于是乎就铤而走险私下里把这口棺材连同骸骨全都卖给了范晓良,这钱自然也落入了他私人的腰包。

    至于棺材到底被范晓良弄到了哪去曲馆长也不知道,无论张广发和韩飞怎么威逼都没结果,可见他确实不知道,张广发也有点发愁了。

    我想了想,从时间点来看,范晓良之前就拿了老太监张德发的宝贝了,并且已经被怨气感染,性格变化,多少有点老太监张德发的意识了,所以才想买回“自己”的尸身!

    我想到这里突然一个激灵,服装市场被打造成定乾宫的环境让我明白了过来,老太监张德发之所以控制范晓良做这种事,是想完成自己生前未完成的事业,他要统治定乾宫,要过上有地位有权利有人伺候的生活,这可能是这个三朝元老的老太监毕生的夙愿,定乾宫是他实现这个梦的地方,换句话说他的骸骨尸身可能就在这个被打造出来的定乾宫里!

    虽然我还不敢太肯定,但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大,于是马上让张广发和韩飞带着宝贝回来,并且告诉了他们我的推测,张广发表示立即赶回来。

    挂了电话后我问李娇:“这里有没有什么地下室之类的地方?”

    李娇茫然的摇头说:“我不知道啊。”

    我急的不行,李娇似乎想起了什么说:“不过这里的结构图就在临时办公室的商铺里,罗哥,这个行吗?”

    我激动道:“快带我去看!”

    李娇带我去看结构图,我回头看了一眼,潘红斌用这种办法倒是撑住了,不过想腾出手来对付范晓良怕是很难,我还看了那几个工人一眼,他们就这么吊在那反倒最安全,要是先把他们解救下来,人多手杂搞不好还会坏事,万一跑出去把今天的事传出去,影响很不好,再说了他们没拿到工钱也不会就这么离开,还是想让他们就这么吊着吧。

    我看到了那张结构图,干脆拿着结构图带上李娇去找,像那些一眼就能看到的商铺、办公室之类的地方根本就不用找了,范晓良应该不会把棺材摆在明面上,我看了下结构图,这服装市场有三间库房,位于地下,其中一间关押过我,那里面并没有,这就只剩下两间了。

    我带着李娇去找了剩下的两间库房,果然在其中一间里发现了那口棺材,要不是我们有目标,还真不容易被发现,因为棺材被大量服装压着,还被蒙上了一块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