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铁围城咒-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94章 铁围城咒

    我立即把这发现通知了张广发,张广发表示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了,很快就到了。

    挂了电话后我又让李娇上去把这发现告诉潘红斌,以便他能灵活应对。

    我掀开了盖在棺材上的黑布,只见一口腐朽破烂的棺材露了出来,由于棺材被专家开过,我很轻松就给推开了,里面除了一具发黑的骸骨外什么都没有了,我不禁产生了疑惑,虽然我不清楚几百年前这个老太监张德发是什么秉性,但从他的阴灵乖张反应能看出他生前性格的冰山一角,这是个郁郁不得志又极度自负的太监,像这样的人对自己死后肯定很重视,不可能没有陪葬品。

    从施工队挖掘到古墓到博物馆专家打开棺材,这个过程中除了范晓良拿了宝贝外,应该不可能有人从中拿陪葬品了,也就是说老太监张德发的棺材里确实没有陪葬品,这很不正常,咱们寻常的老百姓下葬都会陪葬点金银首饰、生前喜好的物品,更何况是一个朝廷太监,虽然他没做成大官,但好歹也是个三朝元老,多少会累积下一些财产,为什么棺材里什么陪葬品都没有?

    老太监张德发的怨气如此之大,显然不是简单的生老病死,我几乎可以断定他是横死的,并且很可能是由不是亲属的他人下葬,所以棺材里才没有陪葬品。

    我正想着突然注意到了一个奇特现象,被我掀到一边的棺材盖内壁上似乎还刻着图案,凑过去仔细一看,竟然是一道符,这道符还被朱砂填充了,我回头看了眼棺材,如果棺盖盖上的话,这道符正好是对着骸骨的!

    虽然我不清楚这道符到底有什么作用,但一个人死了,还在他的棺材盖上刻符,也就只有两种意思了,要么是为了超度,要么是为了镇压,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这道符显然不是起超度作用,否则老太监张德发的阴灵不会这么强悍了,那就只剩下镇压的可能性了!

    我将这道符拍了下来,打算到时候发给吴添,让他去找陈道长问问这究竟是道什么符。

    楼梯上传来了动静,张广发和韩飞回来了,当他们看到棺材时也很震惊,韩飞取出老太监张德发的“宝贝”放进棺材,安放在骸骨盆骨处,霎时我就看到骸骨上飘出了黑气,萦绕在“宝贝”上,“宝贝”很快也有了回应,里面的血气就像活了似的,变的越来越红,跟着从“宝贝”上溢出了血色的气,骸骨和宝贝上的气交融了起来!

    韩飞好奇道:“罗哥,这样真能降低老太监的怨气吗?”

    我明白韩飞看不到我看到的一幕,有这样的怀疑很正常,我说:“你上去看看潘师傅的情况就知道了。”

    韩飞赶紧跑上去看情况了。

    这时候张广发蹲在了那棺材盖边上,他也发现了棺材盖上的符了,只见他认真端详这道符,眉头皱了起来,似乎认识这道符。

    我问:“张老板,你认识这道符?”

    张广发点点头:“我可是道士出身的一个牌商,略知一二吧。”

    我讶异的张大了嘴巴,没想到张广发还是道士出身,张广发笑笑说:“让兄弟笑话了,这是十几岁时候的事了,我都没正式拜入道门,以道长身份自居好像不妥,怎么说呢,那个时候我身体很差,都快病死了,父母听信村里的神婆说我命格太硬,会刑克家人,吓的我那死鬼老爹把我送到了茅山去,找道长寄养我,虽然我在茅山呆了几年,但对修道半点兴趣没有,太清苦了,后来我实在受不了就脚底抹油溜了,我也没回家,就在外面流浪,做过许多工作,恨不得三百六十行都做遍了,最后才接触了佛牌这一行,算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事业,老实说做俗人多好,大块吃肉大口喝酒,有钱搂着女人逍遥快活不好意思老弟,一时忘形说的有点多了,言归正传,虽然我没在茅山学到真本事,但年轻的时候记性好,耳濡目染对这些符咒倒是很了解,直到现在都没忘记,这道符应该是铁围城符,出自道门鲁班法门的一道符,顾名思义,这道符能起到铁围城的效果,将鬼困在铁围城里出不来。”

    我感慨道:“没想到张老板还认识这些符咒,佩服。”

    张广发摆摆手谦虚了下才说:“这道符属于道门中很一般的符,真正的道门高人对付鬼很少用到这种符,跟镇鬼符效果差很多,一个是镇,能对鬼起到伤害作用,一个是困,只能把鬼困在一个空间里,没法伤到鬼,说的通俗点一个是带有伤害的惩罚,一个就是舒服的坐牢。”

    我说:“这么看来老太监张德发是被人谋害的了,对方还是道门中人,但能力不高,害怕张德发死后找自己报复,所以用了这种符来困住他的阴灵。”

    张广发点头说:“应该是这样。”

    说着他就想起了什么,仔细检查了棺材里的骸骨,很快他就发现了情况,示意我凑过去看,只见在老太监张德发的头骨上有一个伤口,导致头骨上都产生了裂缝,这事已经很明显了,老太监张德发是被人用钝器打破了头才致死的,难怪怨气这么大了!

    虽然我们发现了老太监张德发为什么怨气这么大,但这几百年前的事我们根本不可能去深究,所以这发现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作用。

    我们将注意力拉回了现在的处境上,也不知道上面的情况怎么样了,韩飞那小子怎么上去了就不下来了,我正想着韩飞和李娇突然跑了下来,两人喘着气指着楼梯口,探头一看,只见潘红斌扯着尸油经线也要下来了,他正吃力往楼梯上挪步,要把范晓良给拉到库房里来,看样子把“宝贝”放回去有效果了,潘红斌占据了上风,都能驱使范晓良行动了。

    潘红斌想干什么很明显了,老太监张德发的骸骨尸身在库房里,只要把范晓良弄到棺材里,在施以咒法,就能将老太监张德发的阴灵驱除体外,瞬间回到骸骨尸身,这么一来问题就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