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守活寡-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96章 守活寡

    我到了医院汇合了李娇和韩飞,范晓良还在手术室里没出来,李娇坐在手术室门口的长椅上难过的掩着面,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好把韩飞招呼过来问情况。

    韩飞叹气说:“唉,我把范晓良送来的时候医生就说情况不乐观了,经络断的时间太长,导致器官部分坏死,即便接上了也会影响今后的生活。”

    韩飞回头看了李娇一眼,才压低声音说:“也就是说他那方面不行了,真成太监了,不过他运气还算好,医生说不影响那什么素的分泌,不会丧失男性特征,至少表面上看着是正常的,以后还可以要试管婴儿。”

    我皱起了眉头,这对李娇的打击也太大了,她可才二十几岁,如果她真的选择嫁给范晓良,那岂不是要守一辈子活寡?

    虽然两人还能通过做试管来要孩子,但终究是缺失了那方面的生活,对夫妻感情的影响是很大的,人生这么长这要李娇怎么撑下去?

    这消息让我很同情李娇,不过最终怎么选还是要看李娇,我也不方便多干预了,我已经尽自己最大能力保住范晓良的命了,也做不了其他的了。

    经过几个小时的手术,范晓良在早上九点被推出了手术室,结果跟之前医生说的一样。

    本来我想留下来陪着李娇,但李娇没有让我留下,她说我该做的都做了,而且她已经做了决定,决定留在范晓良身边照顾他,不会再去想退婚的事情了,她跟跟他走下去。

    这个善良的农村女孩做出了伟大的选择,让我非常感动,不过站在朋友的立场我还是提醒了她一句,李娇只是笑笑说她知道未来会面临什么,但她愿意承受,既然这样我也不便多说什么了。

    李娇把我送到了医院门口,跟我拥抱了一下,感谢我还把她当成朋友,知道她有难第一时间过来帮她,还动用了各种关系帮她救下了范晓良的命。

    虽然问题解决的不是太圆满,留下了瑕疵,影响到了李娇未来的生活,但范晓良搞成这样完全是咎由自取,他要是不贪心拿了棺材里的“宝贝”,就不会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了,不仅害了自己还连累了李娇,人要为自己犯的错付出代价。

    李娇的现状很需要静一静,虽然我很担心她,但我留下来会让她很有压力,无奈我只好跟李娇告辞了。

    看着李娇返回医院的背影,我在心里默默的祝福她。

    韩飞抽了下鼻子,擦了下眼睛,哽咽道:“太感人了,真是个善良的小姐姐,我以后娶老婆也要娶这样的,她的素质比许多自诩多有素质的城里人强多了。”

    我苦笑道:“你的头还有事没事,反正到医院了要不要检查检查?”

    韩飞破涕为笑,当场就把绷带给扯了下来扔进了垃圾桶,说:“本来就是皮外伤,就缝了几针,很小的伤口,都是那警察非让医生把我包成粽子似的。”

    我示意韩飞把头凑过来我看看,韩飞凑过来我看了下,伤口确实不大,但毕竟缝针了,这让我很内疚,毕竟他是为了帮我才出事的,我说:“不行啊,你还是缠上绷带比较好。”

    韩飞说:“罗哥,我真没事,这都皮外伤,我小时候在农村爬树从树上摔下来比这还严重,脑子都摔傻了,也没包成这样啊。”

    我哈哈大笑,这小子居然拿我开涮,把在范晓良面前演戏的话还给了我。

    我揽着韩飞的肩膀,真诚的说:“韩飞,罗哥我认下你这兄弟了,以后有什么事给我打个电话就行,罗哥能帮的一定帮你!”

    韩飞嬉皮笑脸道:“罗哥客气了,好了,我也不跟你开玩笑了,我扯掉纱布也是没办法的事啊,我总不能缠成这样去见客户啊。”

    我这才想起今天还要去见韩飞的客户,既然这样我也只能由得他了,韩飞对着医院大堂里的衣冠镜整理了半天,把伤口盖住才心满意足的跟我一起离开了。

    由于一夜没睡我们都很疲劳了,但韩飞这年轻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精神好得很,还在那研究福建麻将的玩法,希望学精点好跟老总套上近乎,我被他的精神感动,反正也不急着回武汉,决定留下一定要帮他把这客户谈下来了。

    我开始认真对待起这件事,于是找韩飞要了客户的详细资料。

    这客户叫于宏达,四十三岁,福建漳州人,02年才来泉州石狮搞服装批发生意,经过二三十年的浮浮沉沉,生意逐渐做大,还以自己的名字创立了品牌“宏达服饰”,拥有自己的服装厂,他的服装主要销往西部地区,资产过千万,算是个小老板。

    于宏达离过两次婚,现在这个老婆是他第三任老婆,但他只跟第一任原配老婆生过一个儿子,儿子跟他第一任原配老婆生活,在美国的一所高校念大学,每个月他还要给儿子寄一万块的生活费。

    几年前于宏达将两百万委托给金信理财管理公司投资,不过仅仅一年他就收回了资金,具体原因不明,金信理财不想失去这个客户,所以这两年来不断打电话或上门想挽回这个客户。

    我翻着资料惊叹道:“你们这资料收集的够全的啊,连人家离婚两次,有一个儿子在美国,甚至连每个月寄多少钱都知道啊。”

    韩飞得意道:“那是,干这一行必须要清楚的知道客户的背景啊。”

    我呵呵一笑说:“那我来问你,你知道于宏达为什么离婚两次吗?他这么有钱有经济能力供养儿子,为什么儿子判给了他第一任老婆?石狮市不乏理财公司,手机上也很多理财软件,他又为什么要把钱交给泉州的一家理财公司进行投资?”

    韩飞被我质问的一脸懵逼,这个了半天也这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说:“你只是看到了这些资料,却没有进行分析,又怎么能摸到客户的心理,那还谈个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