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胡大牌的执念-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399章 胡大牌的执念

    于宏达点头说:“我懂我懂,如果是我让儿子接手服装厂,我也愿意他从基层做起,要让他了解整个流程,唉,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对了小罗,我这晚上有个局,就在这茶馆里头,玩的挺大,估计符合你这个小老板的胃口,不知道他有没有兴趣?”

    我故作为难状,于宏达怕我不答应,还说:“如果小老板能来,我倒是可以考虑继续在你们公司做理财。”

    我问:“于总,你说真的?”

    于宏达点头说:“当然。”

    我立即说:“那好,我联系小老板看看,让他推掉朋友的局,你的局是几点的?”

    于宏达说:“八点。”

    我想了想说:“既然这样那我还是不打电话了,直接回酒店跟他说,要是小老板有兴趣我联络于总。”

    于宏达会意,马上掏出名片递过来。

    我告别了于宏达,偷摸回了茶餐厅,坐下跟韩飞做了个“ok”手势,然后把怎么跟于宏达搭上的过程说了下,韩飞对我佩服不已,露出小粉丝一样的崇拜表情,不过他马上又面露难色:“罗哥,这桥是搭上了,可于宏达赌的那么大,我们哪有钱陪他赌啊。”

    这还确实是个问题,于宏达是个资产过千万的老板,他的牌友层次肯定也不低,如果我们没有一定的赌资当场就会露馅,这时候我突然一颤想到了什么,黄伟民给李娇退婚的那十万块不是还在我卡里吗?!

    虽然我跟韩飞萍水相逢,才认识短短的几天,但这几天的相处胜过了某些一辈子的朋友,韩飞的仗义、拼劲和机灵让我很感动,尤其是他对我莫名的信任,这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好不容易创造出了机会,要是就这么错过那就太可惜了,虽然动用这笔钱有点冒险,要是输了没法跟黄伟民交待,以他的性格估计要扒了我的皮,但为了韩飞我决定搏一搏,毕竟输赢还不一定。

    我想了想问:“阿飞,你福建麻将学的怎么样了,牌技又如何?”

    韩飞说:“我以前跟大学室友打发时间的时候打过麻将,有一定基础,牌技谈不上好但也不差,福建麻将还比较简单,我都掌握了,还在游戏里跟网络上的人实战过,赢了不少游戏币呢,但罗哥,咱们现在不是谈这个啊,我们在谈没资金陪于宏达玩啊。”

    我笑说:“我当然要先了解你的牌技啊,毕竟我出钱,要是输了我会肉疼啊。”

    韩飞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你出钱?”

    我点点头,韩飞吃惊道:“罗哥,你真愿意出钱帮我?他们赌的大,你有这么多吗?”

    我说:“十万够不够?”

    韩飞吃了一惊,又担心道:“跟这些人打差是差不多,不过你也知道赌博这种事没有稳赢的,万一我输了。”

    我打断道:“你不要想着输钱没法跟我交待,越是这么想越是有心理负担,反倒容易输,你就把赌局当成玩游戏就行了,你我虽然是萍水相逢的朋友,但却像是多年不见的老友,你这么信任我,为了帮我又是扮智障、学狗叫,还因为我的事被打破头,甚至被警察抓,我为你做点事也应该,退一步说就算输了也没关系,就当我报答你了。”

    韩飞感动的热泪盈眶,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我示意他什么也别说了,安心吃完饭然后准备晚上的牌局。

    我们吃完饭又点了咖啡,一直坐到了七点半,我才拿起名片给于宏达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小老板答应了,于宏达非常高兴,催促我们赶紧过去。

    我们七点五十分才出了茶餐厅去麻将茶楼,于宏达早早等候在大厅里了,看到我们过来,立即起身相迎,客气的跟我和韩飞握手,进包间没多久于宏达另外两个牌友也赶来了。

    两人对我和韩飞的身份很好奇,于宏达跟他们耳语了几句,他们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没有询问我们的身份了。

    韩飞跟他们一起落座后,我就站在韩飞边上老老实实的当跟班,替他倒水什么的,于宏达向韩飞说了规矩,福建麻将算分制的,按照于宏达的意思,一分就是一百块,一般的小胡来去就是几百上千块,做大牌胡的话要按照底分和补花分进行翻倍,十倍、三十倍、六十倍的牌型都有。

    我在心里算了算,好家伙,一把大牌我手头的十万块就可能不够了,还真是玩够大的,如果一晚上多胡几把大牌,对我们这种人来说都能发家致富了,韩飞要是真胡几把大牌,那还干什么金融理财!

    我不禁捏了一把汗,幸亏大牌毕竟是少数,一晚上也不见胡几把,大多数都是小胡,几百上千的倒是能撑上一段时间。

    于宏达说茶馆毕竟是娱乐性质,不能见到现金,免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要以筹码代替。

    筹码一共有五种颜色,分别代表不同的钱数,一百、五百、一千、五千和一万,每个人的起步筹码都是一样,打完一起结算,要是手上的筹码输完了还想打,就必须用转账等方式先结清,起步筹码刚好就是十万。

    于宏达问韩飞有没有问题,韩飞虽然淡定的说没问题,但我已经注意到他的腿在紧张抖动了,玩这么大恐怕一辈子也就这一次了,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牌局开始后韩飞的注意力转移到了牌上,紧张感渐渐消失,倒是我拿黄伟民的钱做赌注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

    在打牌的过程中韩飞主动提到了金融理财,但马上就被于宏达以别的话题打断了,韩飞只得作罢。

    随着牌局的深入,韩飞跟于宏达算是套上了近乎,但我发现这么做根本没用,因为我意识到于宏达为什么不接受理财了,他每把都想做大牌,对于小牌根本看不上,非大牌不胡,像他这种打牌手法不输才怪,但人的执念很奇怪,越是这样越是坚持,他的钱我估计都是自己的私房钱,一直输钱哪有多余的钱理什么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