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蹊跷自杀-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0章 蹊跷自杀

    我扶她起来问什么事,朱美娟颤抖的说刚才她在窗边化妆,突然看到一个黑影刷的掉下去,还挂了一下晾衣架,吓的她把口红都涂歪了。

    我凑到窗前朝下一看,还真看到有个男人掉在花坛里,趴在灌木边一动不动,四肢都摔扭曲了,大量的血渗进了花坛的土里,应该是死了。

    这男人光着身子还穿着大裤衩,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竟然光着就从楼上掉下来了。

    因为是大清早的缘故楼下还没多少人,不过很快就有人发现了,逐渐围拢过去议论纷纷,还时不时抬头朝楼上看。

    朱美娟探头朝楼下看了眼,吓的捂住心口退了开去,我安慰了她几句,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大着胆子又凑到窗前看了下,表情一变说:“啊,怎么是楼上的赵哥。”

    我狐疑的看了朱美娟一眼,她说这人叫赵东强,湖南株洲人,在夏湾市场那开了家长沙大香肠臭豆腐店,是个小老板,在这买了房子有两年了,一直单身,因为楼上楼下住着经常能在电梯里碰到,所以会打招呼,还给她发过名片,她偶尔跟佛牌店的姐妹下班会去夏湾市场那逛,会照顾赵东强的生意,赵东强还跟她开玩笑,让她把佛牌店里的姐妹介绍一个给他做老婆。

    朱美娟还说赵东强性格开朗,脸上整天挂着笑容,人很和蔼,她去吃臭豆腐都有折扣,赵东强说话带株洲口音,又喜欢开玩笑,经常把她逗的哈哈大笑,朱美娟觉得很惋惜,说这么好的人怎么跳楼了。

    我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有些人每天把笑容挂在脸上,但心里比黄莲还苦,只是不愿对人说罢了,可能人家有过不去的坎一时想不开了。

    朱美娟琢磨了下,笃定的说不可能,有些人可能跟我说的一样,但赵哥不是这种人,昨天早上她在电梯里还碰到了赵哥,两人有说有笑,赵哥还说他交女朋友了,是隔壁刚开的周黑鸭小老板娘,一个人刚谈了女朋友怎么会突然自杀,就算感情生变也不至于那么快啊。

    说着朱美娟就风风火火的打算跑到楼上看看,我拉都拉不住,本来想追出去,发现只穿了裤衩,赶紧回屋穿好衣服才追了出去。

    赵东强家大门紧闭,门口围了好些人在那议论,都是隔壁邻居发现花坛里的人是赵东强后出来围观的,一个大妈说小赵人这么好,过年过节还给邻居家送特产,怎么就跳楼了,怪可惜的。

    不知道大妈是惋惜收不到湖南特产了还是惋惜这个人,我也懒得管了,把朱美娟从人群里拉了出来。

    这时候物业保安上来了,让大家别围在门口,说警察马上就到了,但一点用也没有,相反闻讯赶来看热闹的越聚越多。

    朱美娟看了看时间大惊失色,说要迟到了,毛贵利定的考勤制度很严格,迟到一分钟就要扣一百块,我心说真是个奸商,一分钟就要扣一百块。

    朱美娟让我帮她关注这事,有什么新情况就打电话通知她,然后就匆匆去上班了。

    我只好帮她盯着了,警察很快就来把门撬开了,在门被打开的刹那,我看到正对着门口的客厅大窗大开着,窗帘被风吹的都飘起来了,一张靠背椅就放在窗前,边上还有一双人字拖,窗外的不锈钢防护网都被弄开了个大洞,自杀现场太明显了。

    警方按照惯例进行了搜证,从他们的表情可以看出,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这案子十有**要被定性为自杀了。

    警方在门口拉起了警戒线,叮嘱围观群众不要擅自进屋,否则就是触犯法律,又叮嘱物业保安配合工作后就收队了。

    大家见没什么好看的就各自散去了,我也回了屋,虽然赵东强是自杀的,但这事多少让我觉得有点奇怪,我还从没见过有人自杀会光着膀子穿大裤衩的,除非是失足,可自杀的现场又那么明显,真是让人难以理解。

    按赵东强的穿着来看,自杀前应该在睡觉,一个人好好在睡觉跑去自杀个什么劲?

    跳楼的人每天都有见怪不怪,我急着去香港善后头骨,这案子又事不关己也就没多想,给朱美娟打电话汇报了情况后就赶去了九洲港,直接坐客船去香港。

    到了香港后我找到黄伟民说的那栋烂尾楼,在楼后的土堆里找到了那颗头骨,跟着去纸扎店买了很多纸钱冥衣,又买了一只烧鸡和几斤水果,这才去了新界围村。

    我到山里一看才明白当天是怎么回事,敢情在古惑仔墓的边上还有个无名孤坟,两个坟挨的很近,那古惑仔坟一直没人祭拜,碑都倒了,刚好就倒在这个无名孤坟前头,那天晚上月黑风高,我和黄伟民又都很紧张,所以就看走了眼把这个无名孤坟给挖了,还这么巧刚好也是个横死的主,要不是这次白天过来,晚上真的很容易看花眼。

    我把头骨放回了无主孤坟里,在坟头摆上烧鸡、水果等祭品,本来我还想把祭品匀一半出来,连同那个古惑仔也一起祭拜算了,但想起那晚也是因为多此一举才惹了麻烦,就只好作罢了,跟神鬼沟通这种事在不懂规矩前我是不敢乱来了。

    在无主孤坟前跪拜了几下,烧了纸钱冥衣后我就下山了。

    我对那个小脚老太太有点好奇,反正时间还早就去了康乐中心打听,可能年代太久远了,没几个人知道无主孤坟里的小脚老太太是怎么回事,不过在我临走前,一个一直坐在门口晒太阳的白发老头却喃喃自语了起来,他的牙都快掉光了,说话很含糊,好在我听了个大概,他说那小脚老太太叫梅姨,当年条件艰难生活清苦,梅姨儿子是个赌棍,找她要钱未果,又嫌她命长拖累自己,于是弄了点老鼠药混在菜里把她毒死了,梅姨儿子直接把她埋在了荒山就不管了,然后把地卖了就搬进市区了。

    我问白发老头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白发老头扬起怪笑说当年梅姨家屋后有个水塘,他喜欢在那玩,什么都看到了。

    白发老头说完就柱起拐杖,佝偻着背摇摇晃晃的走了。

    我唏嘘不已,居然有这种儿子,老太太也是够可怜的。

    正当我打算走的时候,一个大妈靠过来神神秘秘的对我说白发老头脑退化了,记忆混乱,其实他就是梅姨的儿子,我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