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搓麻强迫症-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00章 搓麻强迫症

    除此之外我还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细节,比如于宏达会把自己的牌码放的相当整齐,看上去就像一条笔直的线,而且牌不能倒着摆,一定要正着摆,相同种类的牌必须挨着放,牌要是很烂不挨着,他宁愿在中间留上一道缝隙,吃牌碰牌后也会整齐的码放,还有他在做大牌的时候脸上会露出兴奋神色,一旦遇见小牌型眼皮子就耷拉下来,感觉都要睡着了。

    我还注意到他的牌友在打牌过程中一直偷偷观察他的牌和表情,很显然对他的打牌习惯和表情变化很熟悉。

    这些细节都是新手容易犯的毛病,于宏达应该算是纵横麻坛的老手了,怎么会犯这些低级错误,真是让人想不通。

    既然打麻将这招套近乎不管用,我决定放弃了,看看时间都快凌晨一点了,有于宏达这个冤大头在场韩飞侥幸没输,好像还赢了两千,于是我轻轻踢了下他的腿。

    韩飞会意,打了个哈欠说很困,是不是差不多了,两个牌友表示同意,于宏达有些不高兴,但只能少数服从多数。

    几人进行了结算,于宏达一晚上就输了二十多万,真是让人咋舌。

    送两位牌友离开后于宏达一脸的不爽,在我的指点下韩飞主动说:“于总,托你的福今晚我小赢了两千,我想请你喝酒吃宵夜以表感谢,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于宏达心情烦闷,听到喝酒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我们找了家排挡点了不少烧烤和炒菜,于宏达喝了点酒才说:“小韩啊,既然咱们能坐在一起喝酒,我也不拿你当理财公司的人看了,以前你们公司过来的人我压根不想搭理,说句实话,你推掉朋友的局来跟我打,带着什么目的我很清楚,唉,你都看到了,我的手风一直不顺,输多赢少,我也不怕你们笑话,我老婆管的严,经济大权不在我手上,我的赌资都是自己在外面谈的小业务,不走公司账面攒下来的私房钱,根本没有多余的闲钱理财啊,以前委托你们投资的两百万也是这么来的,因为数目过大,怕被老婆发现,所以找你们了,后来输的不够就给赎回来了。”

    我暗暗得意,跟我的推测基本吻合。

    韩飞有点上道了,并没着急去谈理财方面的问题,而是欲擒故纵道:“于总,我都理解,就算签不下单子也没关系,能交到于总这样的朋友也是我这次的一大收获了,来,我敬你。”

    于宏达笑了笑,端起杯中酒一饮而尽。

    我看于宏达说的真诚,于是大胆的说:“于总,我说点刚才麻将桌上看到的东西,希望你不要生气,老实说你应该是纵横麻坛多年的老手了,但我发现你打牌的习惯和策略就跟新人似的,让我很不理解,这。”

    话没说完于宏达就打断道:“这个怎么说呢,我以前不这样,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变成这样了,要是不这么做就感觉心里不舒服、不痛快,甚至觉得别扭,不是我不想鸡胡,而是打不起精神,必须做大牌我才能兴奋起来,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恶性循环,输的钱越来越多,幸好私房钱攒了不少,才不至于伤了元气,不过照这么输下去也差不多了,可我又戒不掉赌,唉。”

    于宏达说的这句“心里不舒服、不痛快,甚至觉得别扭”忽然让我有所顿悟了,回想起他下午跟牌友散场时说老婆在他车里装**的事,就可见一斑了,他老婆平时肯定对他盯的还紧,想着想着我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于宏达这是心理出问题了,患上了强迫症!

    他打麻将的习惯就是强迫症的典型反映,包括小牌没兴趣做大牌就兴奋的风格,也都是强迫症造成的,真是绝了,居然有人患上搓麻强迫症,而他之所以患上这种奇葩强迫症,可能跟他老婆施加的压力有很大关系!

    搞清楚怎么回事后我反倒激动了起来,本来以为这是韩飞的生意,没想到我也能做这笔生意,虽然我不是心理医生能治他的奇葩强迫症,但佛牌有催横财、偏财的功效,如果于宏达能买佛牌催运,他就能赢钱,甚至可以忽略强迫症的存在,有了钱他就能跟韩飞签约,我们两个人都能赚到钱,一举两得啊!

    虽然发现了一些问题,但我不能就这么直说,有些人比较忌讳别人说自己有心理疾病,因为他们不懂,把心理疾病跟精神病和心理变态划上了等号,不过我看于宏达今晚喝酒兴致不错,他又把老婆管他很严,把自己是“妻管严”这丢面子的事告诉我们,说明他对面子不那么在意,于是我决定试一试,委婉道:“于总,你别怪我说话直接,我感觉你这习惯像是一种心理疾病。”

    我这么一说先把韩飞搞懵了,扭头看着我咽了口唾沫。

    于宏达端起的酒杯僵在了半空中,眉头紧锁,不知道是生气了还是怎么样,弄的我心里很忐忑,只听他嘀咕道:“心理疾病?”

    我点点头:“是的,根据我的观察,你这些习惯很像强迫症的反映。”

    于宏达茫然的放下了酒杯,问:“你是搞金融的,难道还会看心理疾病?”

    于宏达果然没有生气,只是产生了好奇心,这让我胆子更大了,摇头说:“只能说略知一二吧,我有个表哥在医院的心理精神科工作,我跟他关系比较好,经常聚在一起喝酒,每次喝酒他都跟我说一些特殊病症下酒,我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但还是听进去了一些,所以我多少知道点吧,当然了我毕竟不是医生,只是随口这么一说,于总你可以不信的。”

    于宏达摸着下巴嘀咕道:“不是信不信的问题,只是有点难以接受,我这人心态一直不错啊,怎么可能患心理病。”

    我说:“患心理病的成因很复杂,不是你心态好就不会患,有时候这病可能是别人给你造成的,还跟你身处的环境、压力等等因素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