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神机妙算-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01章 神机妙算

    我隐晦的暗示了他老婆可能是他患上强迫症的成因。

    于宏达陷入了沉思,不出意外他是想起了老婆给他施加的压力,他皱起了眉头,看了看腕表说:“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家了,小韩、小罗不好意思,我就先告辞了,你们慢喝。”

    说完他站起就走,就好像有什么急事,我们连跟他道个别都来不及。

    看着于宏达打车远去后韩飞才纳闷的问:“罗哥,你怎么好好的扯到了心理问题上,于总真有打麻将的强迫症吗,哪有这么古怪的强迫症,该不是你编出来故意吓唬他的吧?”

    我笑说:“我吓唬他有什么意义?他确实有这种古怪的强迫症,强迫症的概念很广,很多行为都有可能成为强迫症,比如爱干净的洁癖、说完完整一句的语言强迫症等等,主要看成因是什么,人际关系紧张、婚姻遇到考验、学习和工作受挫等等都是造成强迫症的成因之一,总之强迫症的种类解释起来很复杂。”

    韩飞沮丧道:“他得不得强迫症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唉,看样子今天又要无功而返了。”

    我指着满满一桌子烧烤打趣道:“什么叫无功而返,你今天不是还赢了两千块嘛,这几天的开支费用可都赚回来了啊,趁热吃吧,吃完了回酒店好好睡一觉。”

    韩飞苦笑说:“罗哥,我哪还有胃口,我不是指这个啊。”

    我打断道:“先吃东西我慢慢跟你解释。”

    韩飞只好吃起了东西,在吃东西的过程中我把自己的分析告诉了他,韩飞这才开了窍,激动道:“原来如此,这么一来你能做成生意,我也能签下单子了啊。”

    我说:“现在有胃口了吧?”

    韩飞点头如捣蒜,不过很快他又说:“可是罗哥,照刚才于总的反应来看,他似乎不太相信你说的啊。”

    我笑说:“他相信不相信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经听进去了,所以才没心思跟我们喝酒了,我敢保证他今晚肯定睡不着,说不定明天一大早就会去医院看精神心理科,但多半没什么用,强迫症成因太复杂,不是一时半会能看好的,而且只要不是太严重影响生活,医生通常不会给治疗的,因为没有治疗强迫症的特效药,即便要开也是抗抑郁的药,抗抑郁药是有副作用的,所以医生也不会轻易开药,况且你一个麻将强迫症,医生顶多只会建议戒赌,但于宏达是个多年的赌棍了,让他戒赌还不如要他的命,他肯定还会联系我,到时候就是我们的机会了。”

    韩飞向我竖起了大拇指:“罗哥,你真是个天才啊,居然还懂心理分析,你是不是真有个精神心理科医生表哥?”

    我哈哈大笑说:“那都是扯淡的,只不过上学那会看书比较杂,所以知道一些吧,别废话了,赶紧吃吧。”

    我们俩开始大快朵颐,吃的肚子都撑死了才搭着肩膀回酒店。

    回到酒店我躺在床上想事情,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于宏达的事让我感触很深,有些生意不会自己上门,要靠自己深入去挖掘,这一挖就挖到商机,真是好人有好报啊,我不禁沾沾自喜,就这样带着心满意足进入了梦乡。

    不出我所料,第二天早上十点多我就接到了于宏达的电话,他约我见面,看来他已经去过医院了,一切都朝着我的预想在发展着。

    于宏达约的是我,我也不好意思带韩飞一起去,所以就只身赴约去了。

    我们在一家咖啡店里见面了,坐下后于宏达先是表达了这么早约我来的歉意,然后迫不及待的进入了主题,他感慨道:“小罗啊,我昨晚回去一夜没睡,一大早就跑医院找心理医生看病,医生说是长期焦虑造成的强迫症,跟你说的差不多,我问医生怎么治疗,医生又问我有没有影响生活,我只能说影响我打麻将了,一直输钱,医生没好气的说没有特效药,让我戒赌,我不信邪又跑了两家医院,结果医生们给出了一样的说法,还是让我戒赌,你说这唉。”

    我心中窃喜,脸上却一本正经,说:“既然医生给出了建议你听就是了,我又不是医生你找我也没用啊。”

    于宏达面露难色道:“这怎么可能嘛,我都赌几十年了,让我戒赌不是要我的老命嘛。”

    我早料到他会这么说了,赌博这东西就跟毒品一样很上瘾,哪是那么容易说戒就戒的,除非像杜勇一样发生重大的变故,才有可能狠下决心突然转性。

    我淡定的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等着于宏达接下来的话。

    于宏达继续说:“你不是有个专家表哥嘛,咱们也算是朋友了,有熟人好办事,你能不能帮我问问你表哥,有没有什么药或者是偏方可以缓解症状的,我是一天不打就手痒,三天不打浑身不自在,一个星期不打比死还难受,要是一直呆在家里非死了不可,那女人又给我甩脸色,他妈的,我这焦虑都是她给逼的啊,强迫症实际上是她害我患上的!”

    我故作诧异的问:“怎么回事?”

    于宏达气愤道:“还不是因为这个女人,我真后悔娶了她,要是知道她是这性格我就不会娶她了,老弟,不知道你结婚没有?老哥作为过来人奉劝你一句,只要有了孩子,无论两口子怎么吵,可千万不要选择离婚,糟糠妻始终是最好的啊。”

    于宏达向我倒起了苦水,他说他现任老婆本来是自己厂里的会计,自打他跟第二任老婆离婚后,这女人就有意无意的接近他,这女人本身姿色就不错,又会打扮,加上他那会离了婚身边没有女人,被这女人一引诱就没把持住,结果这女人就这么缠上他了,还以假怀孕逼他结婚,他以为真怀孕了只好负责任跟这女人领了证,婚后这女人变本加厉,性格很强势,不仅掌控了厂子,还夺了财政大权,最要命的是对他事事限制,就跟防贼似的,生怕他把钱弄去给前妻和儿子了,他在外头赌博倒是不怎么管,但就是不给他钱。

    于宏达说他也确实想把事业传给儿子,毕竟他就这么一个儿子,不传给他传给谁,可现在厂子在这女人手里控制着,财政大权也在她手上,所以把他弄的各种焦虑,结果症状还反应到了麻将当中,造成了他的麻将强迫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