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赌命请佛牌-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02章 赌命请佛牌

    我耐着性子听完了于宏达的诉苦,才说:“于总,其实昨晚我回酒店就给表哥打电话了,把你的情况跟他反映了下,他给出的建议跟你看的医生一样,并没有什么药物和偏方可以立即治好你的强迫症。”

    于宏达就像泄了气的皮球靠在了那,苦笑道:“叫我戒赌那我还不如死了算了,呵呵,哈哈。”

    于宏达笑的十分苦涩,我看时机差不多了,故意自言自语道:“不过我倒是有个民间办法可以解决,只是算了,于总你肯定不会相信这一套的。”

    于宏达顿时激动了起来,凑上前问:“你说什么?”

    我挠挠头说:“我说我倒是有个民间办法可以解决,只是怕于总你不相信这一套。”

    于宏达急道:“哎呀老弟,有办法你就说嘛,我相信不相信得看你说的是什么办法了啊。”

    我说:“老实说于总,干我们金融理财这一行的收入并不稳定,全靠签客户的提成过日子,我有个亲戚在泰国开佛牌店,所以我也兼职卖佛牌,赚点零花钱,佛牌里有专门招横财、偏财的佛牌,如果你能请一条这样的佛牌,有佛牌的庇佑,就算你有强迫症也不怕被你牌友读懂你的举动和表情了,也就不怕输钱了。”

    于宏达半信半疑道:“泰国佛牌我倒是听过,真有这种功效?该不是你想推销佛牌才这么说的吧?”

    我苦笑说:“你看,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那就当我没提过吧。”

    于宏达说:“老弟,并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你说的这么玄乎,连医生都没辙一条佛牌却能起作用,谁听了都会怀疑你的动机啊,佛牌是什么我还知道,不就是迷信的佩戴饰物吗,要照你这么说我戴条财神爷项链岂不是更有效啊。”

    我料到他会不相信了,于是趁这个机会把佛牌跟国内佩戴饰物的区别,以及佛牌的功效简单介绍了下,最后还把几个客户请了佛牌后的效果告诉了他,未免他觉得我在吹嘘,我把好坏的案例都跟他说了几个。

    这一聊就聊了几个小时,都到了饭点,于宏达明显有些动心了,主动在咖啡馆点了些吃食当午饭,让我继续介绍。

    等说完都已经下午一点了,我说的口干舌燥连喝了两杯柠檬水,该说的我已经说了,接下来就看于宏达怎么决定了,不过我很有把握他会答应,从他的角度来看,一条佛牌价格不贵,即便没有效果也吃不了大亏,他无法戒赌就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怎么说这也算是一个办法。

    于宏达低头吃着意大利面不吭声,但吃的心不在焉,八成是在戒赌和请佛牌之间做选择了,我也不急,赌徒心态我还是很了解的,有些赌徒虽然并不迷信,但赌到了一定程度为了赢钱也会走火入魔,比如看当天的黄道吉日、打牌不能坐哪个方向、要穿条红底裤、佩戴红绳等等迷信的做法都会去试一试,于宏达现在就属于这种类型的赌徒了。

    果然,没一会于宏达就放下了刀叉说:“不管怎么说好歹是个办法,老弟,我就信你一回,请条佛牌试一试吧,不过我要效果最好最霸道的,最好能马上就能起效,有没有这样的?”

    我料到他会答应了,也料到他会想要效果好的,但没料到他会这么心急,虽然我很想赚于宏达的钱,但我做生意的原则还是要坚持,毕竟我不是什么都不顾的奸商,于是实话实说道:“于总,有些话我必须说在前头,我拿你当朋友所以不想坑你,有倒是有这种效果的佛牌,但像有这样效果的佛牌一般都比较邪门,到头来结果都不是太好,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于宏达不以为然的说:“我知道,就是你说的里面入了灵的,搞不好会被缠上对吧。”

    我点点头。

    于宏达端起柠檬水喝了一大口,叹了口气才说:“被这女人搞的我这么活着还不如死,我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我很想把服装厂传给我儿子,但有那女人在的一天这愿望就没办法实现,如果这条佛牌真有这么霸道的效果,我宁愿试一试,我想体验那种久违的赢钱快感,我赌的这么大,赢下的钱岂不是也不少?我就把赢来的钱留给我儿子,让他自己拿着钱干别的投资,这跟留服装厂给他是一样的效果,老弟你说对不对?”

    这种想法对还是不对我可没法说,只能陪笑。

    于宏达接着说:“再说了,你刚才也提到了不一定会出事,如果一个人的福报深厚,加上虔诚供奉佛牌,兴许不会出事。”

    我点头说:“这话倒是对的。”

    于宏达笑道:“就是嘛,我于宏达虽说烂赌,但做人倒是很规矩,从不做坑人的事,生产的服装质量顶呱呱,价格又实惠,童叟无欺,西部人民都买的起也爱穿,平时扶老人过个马路啥的我也经常做,福报应该不错,不怕不怕,请霸道的佛牌何尝不是一种赌博,赌上自己的性命,想想都刺激啊。”

    我不禁有些汗颜,我还是第一次见识到赌徒心态的可怕,赌命在他们看来居然是件很刺激的事,难怪“黄赌毒”会成为公安机关重点的打击对象了,赌到一定程度真的是会出人命,搞得家破人亡的。

    于宏达催促道:“老弟,怎么不说话啊,赶紧帮我请啊,我可以马上付钱,需要多少?”

    我已经尽到了提醒的义务,既然他坚持要请我也只能答应了,不过我让他别那么急,至于是什么佛牌以及价格,稍后我要联系了泰国的亲戚才能告诉他,而且从泰国发货过来也要几天。

    听我这么说于宏达又急了,说:“老弟,你亲戚让你在国内干兼职,难道样品之类的都没给你啊,我们服装厂也要有门店才能向客户展示推销啊。”

    于宏达这么一提醒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负责张广发泉州佛牌分店的潘红斌,兴许他那就有这类阴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