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超阴牌-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03章 超阴牌

    我武汉的店里没有阴牌,从泰国发货又慢,况且黄老邪还因为李娇的事在跟我置气,可能不会帮我,找潘红斌无疑是最快的了!

    想到这里我说:“于总既然要的这么急,那我尽量试着在明天把东西交到你手上,你看怎么样?”

    于宏达高兴的不行,马上起身绕过桌位跟我握手说:“那就拜托老弟了,那价格方面。”

    我打断道:“都是朋友,钱就不急了,等我找好了佛牌,按照佛牌的价值在告诉你相应的价格,不然我现在随便一开个价,就是在坑于总你了不是。”

    于宏达哈哈大笑说:“小罗,你这人真是不错,那我就等你消息啦,我也该走了,我们保持联系。”

    看着于宏达离开后我给韩飞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基本谈妥了,但我下午要去趟泉州找潘红斌问他去不去,韩飞说反正现在也只能等着,还是跟我去长长见识比较好。

    于是我们立刻启程,坐上了去泉州的大巴。

    韩飞说我找潘红斌是个很好的选择,怎么说呢,这里毕竟是泉州的地界,是潘红斌的地盘,我们在他的地盘上揽了生意,跟他合作算是给他面子了,想想也是这个道理。

    我给潘红斌打了个电话,说了下于宏达的情况,潘红斌说:“罗老板,你运气可真好,本来我店里没这类催邪财的阴牌,但最近有个客户需要我就进了,既然你需要就先给你吧,价格给你优惠些。”

    我很高兴说:“那真是太感谢了,只是这样会不会影响你谈好的生意?”

    潘红斌说:“我卖谁都是卖,那个客户要的没那么急,到时候我在给他请别的就行了,毕竟催邪财的阴牌多得很。”

    我笑说:“那我就不客气了,对了潘师傅,这阴牌是什么类型的阴料?”

    潘红斌没有明说,只是说我到了看了就知道,既然这样我也不多问了,反正很快就能看到了。

    我们心情大好,大巴的车载电视上播放着闽南语歌曲爱拼才会赢,我和韩飞不由的跟着哼唱了起来,这首歌是知名度、传唱度很高的一首闽南语歌曲,韩飞还说这是泉州市的精神象征,我心说这也正是我做生意的宗旨,爱拼才会赢,于宏达的生意就是我拼出来的!

    我们一路哼唱着耳熟能详的闽南语歌曲,很快就到了泉州,潘红斌坐镇的这家店位于泉州鲤城区的一条老街上,这条老街上都是卖一些民俗用品的,倒是很适合开佛牌店。

    我们找到了地址,发现店面不仅很小,还不是以卖佛牌为主的,居然是卖冥器随葬品的,有仿制缩小版的青铜鼎、俑人、三彩马、镇墓兽,总之什么样的冥器都有,要不是我们在一个独立的柜台里看到了佛牌,还真以为进错了店。

    店里只有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师傅在负责销售,我们说是找潘红斌,他才掀开一道很隐蔽的帘子,探头朝里喊了声,得到回应后我们才被放了进去,一进去我们就被震撼了,原来这后面别有洞天,只见柜台排成了回字形,大量佛牌被细分摆在柜台里,两个女店员身着统一的制服在向几个顾客做介绍,潘红斌就双手背后站在柜台中间迎接着我们。

    潘红斌将我们请到了角落的一个小小的会客区,在会客区里还摆着一个鎏金的四面佛。

    坐下后我就忍不住好奇心发问了:“潘师傅,这店怎么搞的这么隐蔽,外头还是卖冥器的,只有一个柜台展示佛牌?”

    潘红斌说:“张老板一向都是这样的作风,用他的话说就是小心驶得万年船,毕竟这行涉及迷信活动,而且张老板很喜欢卖阴牌,因为什么相信罗老板也知道,阴牌的利润最高,所以也更容易招来出了事的顾客家属报复,在加上他不想招来同行的嫉妒,所以就有了这种风格,只留一个展示柜台在外店,一旦有顾客注意到了并且产生兴趣,在把顾客请到内店来。”

    我不禁咋舌,真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老江湖的做法让人佩服,老实说这让我进行了反思,就连方中华也是打着珠宝店的旗号卖佛牌,而我却光明正大的以佛牌店示人,难怪以我这么年轻的资历招来这么多同行的窥觑,他们不仅知道我的行踪,还知道我做过什么了,想想都后背发凉,要是真对我不利我还真反应不过来,要不是我有方中华这个靠山,恐怕我免不了麻烦,看来以后还是小心点为妙。

    韩飞有些着急,问:“潘师傅,我们要的东西呢,快拿出来我长长见识。”

    潘红斌看了店里的顾客一眼,摆摆手说:“不急。”

    我懂潘红斌是什么意思,示意韩飞别那么心急。

    我们耐着性子等了半个小时左右,店里的顾客才陆续请了正牌离去,潘红斌这才起身掀开门帘,告诉外头的老师傅,暂时不要让顾客进来了,又将两个女店员支到了休息区,这才走到柜台后的一张办公桌前,打开办公桌的小柜门,从里面抱出一个小保险箱,输入指纹和密码,才打开保险箱取出了一个红布包。

    我和韩飞面面相觑,放的够严实的,居然都放进了保险箱。

    潘红斌回到会客区,将红布包放到桌上慢慢打开了,只见这是一块用透明亚克力材料压膜出来的机模佛牌,里面盛放着混浊的尸油,一个粉末压制而成的盘坐小人装在里面,小人的脸上戴着金色面具,我将佛牌翻过来看了看,小人的背面还镶嵌着骨头、裹尸线,以及七根长短不一的符管。

    我不禁皱起了眉头,有点犹豫了,还真不愿把这种阴牌请给于宏达了,因为我在泰国跟阿赞峰学习的时候听说过这种佛牌,但从没见过,没想到这次见到了,这是一种超阴牌,说的通俗点就是阴牌里的霸主,是最阴邪最歹毒的阴牌,超阴牌的效果好的出奇,但反噬也非常猛,它的反噬只有一种,就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