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还是死了-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06章 还是死了

    于宏达像是没听到我的提醒似的,陷入了呆滞状态,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说:“东西都已经在眼前了,现在后悔我不甘心,怎么样都要试一试,我这就联系做餐饮的王总,让他帮我打听打听正宗的柬埔寨餐厅,看看能不能做这道菜!”

    我无奈的摇摇头只能作罢了,赌徒走火入魔真可怕。

    于宏达打着电话就大声了起来:“你说真的?对了,这道菜有没有那个什么酱加进去对对对,就是这种酱是从柬埔寨进口的吗你管我是不是自己吃啊,既然你旗下新开的东南亚风情餐厅有这道菜,那就每天给我送一份往我家里送个屁啊,送我的厂子里对了,别告诉任何人,到时候我派人专门接收,那好就这么说定了!”

    挂了电话后于宏达激动的握住我的手说:“小罗,真是太好了,我这个做餐饮的朋友最近新开了家东南亚风情餐厅,刚好有这道菜啊,你说的那个什么酱他还是专门从柬埔寨进口的,原汁原味啊。”

    我笑说:“那就错不了了,刚才听你讲电话,是想把这佛牌放到厂里去供奉,厂里这么多人会不会出问题?”

    于宏达笑道:“绝对不会,我的办公室连我老婆都没有钥匙,供奉在办公室里最好了,对了小罗,一定要等到晚上十二点供奉吗,别的时间不行啊?我都快等不及了。”

    我摇头说:“规矩就是规矩,这是不能改的,还有你晚上供奉完后可能会梦到佛牌里的阴灵,这是耳抱,是你跟他感应后他心通带来的结果,不用觉得害怕,至于是什么叫耳抱、他心通自己百度吧,解释起来比较复杂。”

    于宏达只能同意了,跟着他说要回厂里准备准备,然后匆匆的走了。

    于宏达走后我躺在床上发呆,这生意做的真是越想心里越不舒服,为了分散注意力我打开了电视,无聊的不断按台,忽然一条新闻让我挪不开视线了,拿**的手颤抖了起来,因为我在新闻里居然看到了李娇,虽然她的脸被打了马赛克,但她的身材和装束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只见李娇瘫坐在地上痛哭,跟前就是一具被盖着白布的尸体,地上满是血迹,边上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新闻记者拿着话筒在那播报,大概是说市医院发生了一起堕楼案,警方经过现场勘查初步估计是自杀,死者是个包工头,在醒来后可能无意中知道了自己的病情,不想拖累家人,于是悄然爬上了住院部天台跳楼自杀了,详细的事故原因院方正在配个警方调查。

    我大口喘着气,这真是太让人意外了,跳楼的明显是范晓良了,我费了半天劲才把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他居然就这么跳楼了!

    门被捶响了,韩飞在门口大喊:“罗哥快开门啊,出事了,出大事了!”

    我跑去打开了门,韩飞冲了进来,当看到电视上播的新闻后,喘道:“你都知道了啊。”

    我拧眉点了点头。

    韩飞重重的叹了口气:“这男人白长这么高大了,心理素质居然这么差,我们好不容易才保住了他的命,他居然唉,真是哭了娇姐了,罗哥,现在怎么办,你是不是要去安慰下娇姐?”

    我说:“不是人家心理素质差,如果你站在他的立场去想,恐怕也很难接受自己以后都不行的事实,这个时候谁都安慰不了李娇,还是等等吧,等她平静下来再说。”

    韩飞听我这么说也不好多说什么了,只是坐在那唉声叹气,跟着转移话题问:“于总来过了没,佛牌他请走了?”

    我说:“嗯,只要他按照要求做这事就成了一半,你不用担心,他如果想留下一笔钱给儿子,肯定会找你帮着理财。”

    韩飞一点也不激动,看来他还沉浸在范晓良跳楼的事件中。

    发生这么大的事让我心情很糟糕,于是说要静一静就把韩飞支回了自己房间。

    我拿起电话想给李娇打电话,但犹豫了半天这电话还是没打出去,算了,李娇要是有需要肯定会主动联系我,她知道我还在石狮市。

    正当我想放下手机的时候手机却响了,我还以为是李娇的有些激动,拿起来一看才知道是黄伟民的,不接又不行。

    我接起电话黄伟民就急切道:“阿辉,李娇的事你处理完了没有,到底怎么样了嘛,要是你真不愿意帮我,我也没办法勉强了,你把十万块钱退给我吧。”

    我不耐烦道:“现在没心情跟你说这些,钱等有时间在退给你,这边出了点状况,李娇的未婚夫范晓良自杀了。”

    黄伟民显然也被震惊了,颤声道:“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我把发生在范晓良身上的事给说了下,黄伟民听完后表达了惋惜,但很快他就意识到了什么,说:“那这么说李娇这段姻缘没戏了?她总不可能跟死人继续结婚吧,换句话说我不用帮她掏这十万块钱退婚,她也有可能来我的店里了?那你赶紧把十万块退给我。”

    不等他把话说完我就把电话给挂了,真是气死爹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这王八蛋居然还想这些事,还有没有点同情心,有没有点人性!

    我在房间里踱来踱去,通过刚才的新闻得知,范晓良跳楼的事发生在一个小时前,这个时候的李娇情绪是崩溃的,她现在要处理的事非常多,要配合医院和警方调查,要通知范晓良的家人,工地那边还要她管,她一个女人怎么处理的过来?

    不行,我得去帮李娇,就算她听不进我的安慰也不管了,她身边很需要一个男人!

    打定主意后我立马披上外套准备出门,谁知道门刚打开就发现韩飞站在门口,原来这小子并没有回房。

    韩飞说:“罗哥,我就知道你还是担心娇姐,走,一起去!”

    我也不多说什么了,跟韩飞匆匆离开酒店,这个时间李娇八成在派出所,我一边给李娇打电话一边匆匆朝医院辖区内的派出所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