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遗言-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07章 遗言

    李娇接起了电话,我告诉她我已经在电视上看到新闻了,问她现在在哪我去找她。

    李娇语气凝噎,说在派出所配合警方调查,没说两句她就哭了。

    我和韩飞以朋友的身份赶到派出所见到了李娇,李娇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些,告诉我怎么回事,原来术后没多久范晓良就已经有意识了,只不过身体太虚弱李娇还以为他在昏迷,医生来查房的时候跟李娇谈病情的话他都听到了,他不动声色,趁李娇出去给家人打电话空挡,用手机录下了遗言,然后又趁李娇疲劳在病床边睡着后,撑着离开了病房。

    李娇把范晓良的手机录音播给了我们听,范晓良虚弱低沉的声音传了出来:“阿娇,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结果我都知道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

    范晓良在低声抽泣,好一会说话声才继续传出:“我的人生已经完了,我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我现在是个废人了,阿娇,你是个好女孩,很开心能跟你有那么一段短暂的美好时光,这辈子我们怕是有缘无分了,谢谢你在我变成这样后还陪在我身边,但我不能那么自私毁了你的人生,你还有大好的青春,不能浪费在我这个废人身上,如果这世上真有轮回,真有下辈子,希望下辈子我们能做成夫妻,永别的阿娇。”

    李娇听完已经泣不成声了。

    从范晓良的遗言里可以听得出来,他是个心善之人,这证明李娇的选择是很正确的,范晓良只不过是因为被老太监张德发的阴灵缠上,才变得那么暴戾,虽然我们无法得知他拿棺材里的“宝贝”到底是因为贪心,还是因为别的原因,人总一时行差走错的时候,这世上没有圣人,但范晓良是个好人不会错,可惜一时的错误念头断送了他的人生。

    警察来找李娇了,告诉他调查有结果了,范晓良的事最终被定性为自杀了,但医院也负有一定的责任,医生疏忽病人意识恢复的情况,没有考虑到病人刚刚做完手术的心理承受能力,在病人听得到的范围内谈论病情,是诱发范晓良跳楼自杀原因,而医院的**本是上锁的,医院每天都在上演悲欢离合,**上锁为的就是防止有人想不开从而发生这种意外,但恰好当天楼顶的水箱坏掉进行了维修,临走前维修人员忘记把门上锁,医院工作人员也没有察觉,没有尽到有效的监督,这才导致范晓良成功跳楼,所以存在一定过错,需要承担相应的经济赔偿,但范晓良毕竟是主观意愿的跳楼,所以要承担主要责任。

    我叹了口气,偏偏这么巧楼顶水箱坏了,门又忘记锁,这恐怕真是范晓良的命了。

    李娇在口供上签了字,警方告诉她随时可以认领遗体了,李娇说要等范晓良的家属赶过来在认领,警方也没有多说什么。

    我和韩飞都陪着李娇坐在那,谁也没有说话,直到李娇接到范晓良家属的电话,才告诉我们范晓良家属已经到了石狮,正在往派出所赶来,让我们不要陪她在这耗着了。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仍有些担心,问:“你真的没事吗?”

    李娇摇摇头说:“我没事,晓良的父亲当年也是做工程出身,他一来服装市场的工地他会负责善后,不用我去盯着,警察也说事故都弄清楚了,已经没什么事了,罗哥、阿飞,谢谢你们陪着我,你们不用担心我了,快走吧。”

    既然李娇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在留下了,安慰了她几句,告诉她我还要在这边留几天,有事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这才跟韩飞一起离开了。

    回到酒店后我怎么也睡不着了,感慨人生无常,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直到天快亮了才睡着了,只是没睡多久就被于宏达的电话给吵醒了。

    于宏达跟我讲述他昨晚念入门心咒和供奉的过程,还说自己梦到了那个佛牌里的阿赞师傅,这阿赞师傅满脸是血,还围着他打转,把他都吓坏了,幸好我昨天跟他打过招呼了,他才不至于太害怕,于宏达还说这阿赞师傅还凑到他耳边问他有什么要求,说可以帮他完成,于宏达问我这是不是就是耳抱。

    我说是,阴灵已经能感应到他了,现在只要每天更换新鲜的阿莫克鱼进行供奉,阴灵就能帮他完成心愿了。

    于宏达感激不已,还说没想到佛牌真有效果,以前他一直觉得这些是迷信,当不得真,但到底能不能完成心愿就要看下午的战局了,他已经约好牌局了。

    我想了想提醒道:“于总,这金面巫师的效果很霸道,你打麻将又喜欢做大牌,搞不好每把都能做成,所以我建议你最好是隔山差五才胡一把大牌,也要让人家有机会胡牌,要是你把把胡大牌,你的牌友会起疑心,甚至怀疑你出老千,惹来麻烦就不好了。”

    于宏达不以为然说:“不会吧,真有这么霸道的效果,还把把胡大牌这怎么可能?以前我一晚上都做不了两把大牌,再说了看着要胡的大牌也放弃不胡,这不是有病吗?”

    我正色道:“虽然我还不知道到底会不会这样,但以这佛牌的霸道效果,有很大可能会这样,如果真是这样那你就要这么做了,总而言之就是要收着点,这样才能细水长流,否则你一次把人家搞怕了,谁还跟你打?”

    于宏达有些无奈:“那好吧,不过我觉得把把大牌的几率不大,但我会记住你的叮嘱的。”

    挂了电话后我在房间里呆坐了一会,有些放心不下李娇,但又不好去找她,毕竟范晓良的家属也来了,我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想来想去我就跑去了服装市场的工地,工人们的效率是真高,市场基本恢复了正常,压根看不到定乾宫的影子了,我这才放心的回酒店。

    临近傍晚的时候于宏达再次给我打来了电话,我刚接起电话就听到了他连串的大笑声,就像发神经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