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于总去澳门-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08章 于总去澳门

    于宏达激动的都有些语无伦次了:“灵、还真是灵啊,这佛牌效果是真的霸道啊,哈哈,小罗,被你说中了,真的是把把都是大牌型啊,哈哈哈!”

    老实说我也对这金面巫师超阴牌的效果很好奇,我让他别激动,慢慢把情况告诉我。

    于宏达说从他坐下来第一把开始就见到效果了,上手就是大牌型,整个下午他都处在打鸡血的亢奋中,牌友根本看不出他表情的变化了,哪怕手上的牌很烂,但转个两三圈,摸来的好牌又凑成了大牌型,就像摆好等着他摸似的,还有他的强迫症习惯就算被牌友看出来了也没关系,照样能胡。

    我皱眉问他有没有按照我的吩咐做,于宏达说有,他都放弃了很多把大牌了,只选择几把倍数最高的进行胡牌,一共胡了五把,光这五把就让他赢了三十来万,他的牌友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没怀疑什么,以为他是运气好。

    虽然我猜到是这结果了,但真正听到还是有些吃惊,既然效果这么好如果于宏达继续跟这些固定的牌友打,迟早会让人家觉得有问题,我说:“于总,我建议你还是换换牌友,老是赢那几个人,人家肯定要起。”

    话没说完于宏达就说:“我又不傻当然知道,所以下午散场的时候我就跟他们说最近厂里很忙,没时间打麻将了。”

    我愣了下,于宏达这赌鬼正在兴头上,怎么变得这么冷静了?

    不过他话锋一转突然说:“这佛牌的效果这么好,跟他们打岂不是糟蹋了?又不能一直胡大牌,憋的慌啊,况且赢来赢去也才几十万,你不是说效果越好的佛牌反噬也会很大吗,我都拿命在赌了,不搞大点太吃亏了,所以我决定去澳门了,机票我都订好了,晚上就走。”

    “去澳门?!”我吃了一惊,靠,还以为这家伙变冷静了,敢情是在憋大招,这是疯了吧?

    “是啊,澳门赌场是合法的,我可以放开手脚大赌特赌,什么顾虑都没有,能发挥佛牌的最佳效果,赢个千八百万的对人家澳门赌场也没影响,我又没出老千,就算他们觉得我有问题也拿我没办法。”于宏达兴奋道。

    “据我所知澳门赌场没有麻将局吧?”我问。

    于宏达哈哈大笑说:“小罗啊,都到澳门了我还玩什么麻将,别的赌法也可以啊。”

    我皱眉道:“那你这边的供奉打算怎么办?”

    于宏达说:“当然是带到澳门去了,我连那边的房间也订好了,把佛牌供奉在房间里,澳门那地方饮食多元化,我打听过了,那边有正宗的柬埔寨餐厅,说真的我很感谢你帮我请了这条佛牌,这么便宜还效果这么好,就算以后反噬很大,但能这么大赌特赌一场,又能给儿子留下一笔财产,也不枉此生了,等我赢够了给你分点,算是报答你帮我请了条这么好的佛牌,还有小韩的单子,等我从澳门大胜而归在跟他签。”

    于宏达连酒店房间都订好了,看样子是铁了心了,我说什么都没用了,索性就闭嘴了,他的命运如何只能看老天爷了。

    本来我想挂电话了,但于宏达突然问:“小罗,你和小韩这几天有事没用?”

    我说没有,于宏达说:“没事的话我觉得你们可以跟我一起到澳门,一来可以当旅游玩两天,二来有你在我身边,我心里有底,万一佛牌有什么问题我可以直接咨询你,当然,你们去澳门的费用我**全包了,不要你们掏一分钱。”

    我对去澳门一点兴趣没有,李娇现在又是这情况,我得留在这里才行,还哪有心思去澳门,于是说:“不好意思于总,我没兴趣去澳门,只要你严格按照要求供奉就不会出什么问题,真有问题电话联系就行。”

    于宏达叹道:“那实在太可惜了,等我好消息,挂了。”

    挂了电话后我去了韩飞的房间找他,把于宏达去澳门的消息告诉了他,韩飞很失落:“唉,这么说我要在这等他回来了?谁知道他还回不回得来啊,这佛牌效果这么强悍,搞不好在澳门就反噬了,我这单子不是泡汤了?”

    我安慰道:“再怎么阴邪的佛牌反噬也需要时间,放心没那么快,于宏达去澳门顶多一两天就回来了,你在石狮踏实呆一两天就行了,我保证他回来后你的单子就能签成了。”

    韩飞无奈道:“也只能这样了,真是好事多磨啊。”

    我看韩飞情绪不高,就点了些外卖和啤酒,陪他喝点安抚他的情绪。

    我们喝着酒聊了许多,不过都是我在说以前做过的佛牌和驱邪生意,听的韩飞都入了迷,他时而因为赵威把佛牌戴进裤裆里哈哈大笑,时而又被张金玲吃蛇胆变成蛇感到震惊,不禁让他感慨这个世界的光怪陆离。

    我们就这么喝了个把小时的酒后于宏达又给我打来了电话,也不知道是有什么问题要咨询我,我剥着花生随手按下了免提,韩飞把耳朵都竖起来了。

    于宏达说:“小罗,我到机场了。”

    我苦笑道:“大哥啊,你到机场了跟我汇报什么啊。”

    于宏达压低声音说:“不是啊小罗,我有问题要咨询啊。”

    我问:“什么问题?”

    于宏达说:“我骗老婆说是到西北出差查看市场,心急提早来了机场,离登机还有一段时间呢,刚才我在候机室里等着就睡着了,然后做了个梦,佛牌里的大神给我耳抱了,这个留着腾格尔发型的大神很奇怪,住在树屋上,他从树屋跳下来,龇牙咧嘴的瞪着我,还伸出血淋淋的手掐住我脖子,警告我最好不要坐飞机,说他讨厌坐飞机,你说这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小罗,这个要怎么。”

    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了来了,只觉脑袋里“嗡”的一声炸响了,呼吸顿时紊乱,根本听不进于宏达在说什么了,张大了嘴巴,颤声道:“你、你刚、刚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