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阿赞鲁迪遇难-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09章 阿赞鲁迪遇难

    于宏达说:“怎么,信号不好吗?我说佛牌里的大神托梦给我,说他讨厌坐飞机,这都快登机了,我问你该怎么办,我要是带着佛牌上飞机,是不是会得罪这大神遭到反噬啊?”

    我激动吼道:“前面一句!”

    于宏达显然被我吓了一跳,声音哆嗦道:“小罗,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前面一句好像说。”

    我打断道:“你刚才是不是说他从树屋上跳下来,还说他留着腾格尔发型?”

    于宏达纳闷道:“是啊,梦里的场景一直都是一片树林,他住在树屋里,发型也是这样。”

    我气愤道:“那第一次托梦耳抱的时候你怎么没说?”

    于宏达委屈道:“你也没问啊。”

    我喘着气说:“你马上给我把佛牌送回来,取消去澳门!”

    于宏达惊道:“这可不行啊,小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你都把我搞糊涂了,怎么突然又要收回佛牌?哎呀,来不及要登机了,死就死吧大神只说怕坐飞机,又没说会反噬小罗,不跟你说了我要登机了。”

    于宏达说完就给挂了,很明显他是故意这么做的,多半是怕我收回佛牌失去了这次机会。

    我气的把手机都给摔了出去,韩飞见我这么生气有些被吓到了,毕恭毕敬的把手机捡回来,小声问:“罗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这事一时半会没法跟韩飞解释,我的脑子现在一团乱,于宏达形容的佛牌里的大神跟阿赞鲁迪的形象和生活方式非常像,阿赞鲁迪本身就是柬埔寨人,爱吃阿莫克鱼很正常,这一切太巧合让我心惊肉跳,如果金面巫师超阴牌里的“巫师”是阿赞鲁迪,那说明阿赞鲁迪已经遇害了!

    跟阿赞鲁迪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一下子全都涌上了心头,尽管当初是他把我害成了这样,但他也是迫于尸油鬼王古路柴的压力,并非自己本意,而且后来他为了化解我身上的孕妇灵,跟阿赞峰一起帮了我很多忙,甚至不惜欺骗尸油鬼王古路柴放我们离开,我们之间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

    我不愿相信金面巫师超阴牌里的阴灵会是阿赞鲁迪,但于宏达的形容太过像他了,让我的心都揪了起来。

    这时候我忽然想起昨天因为心咒的发音古怪,还打电话问了潘红斌,他说是柬埔寨语言,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起过尸油鬼王古路柴,怀疑这超阴牌是不是出自他手,当时我还觉得这种巧合很低,但现在却有可能发生了!

    为了证实猜测,我立即给潘红斌打去了电话,电话接通后不等他说话,我劈头盖脸就问:“潘师傅,制作金面巫师的是不是柬埔寨的尸油鬼王阿赞古路柴?!”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我没耐性了,语气很重道:“我知道这是商业秘密,但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去知道,因为我要确认一件很重要的事!”

    潘红斌感受到了我施加的压力,这才说:“罗老板,虽然我不知道你遇上了什么事,但我感觉的出来你很急,没错,的确是出自尸油鬼王古路柴之手,是张老板几个月前亲自到柬埔寨请的,尸油鬼王古路柴跟张老板有生意来往,店里的阴牌很多都出自他的手,算是我们御用的阿赞师傅吧。”

    我咬牙道:“那你知道这金面巫师里入灵的阿赞师傅是谁吗?”

    潘红斌说:“我不知道,或许只有尸油鬼王古路柴本人知道了。”

    我说了声谢谢就挂了电话,既然这佛牌出自尸油鬼王古路柴之手,可能性就更大了,想到这里我握拳痛苦的砸到了墙上,鼻子一酸,泪水一下就充盈了眼眶,没想到那晚在芭提雅射击林场驻地,竟然成了我和阿赞鲁迪的永别!

    尸油鬼王古路柴肯定发现了阿赞鲁迪跟我们的关系不一般了,阿赞鲁迪可能因为“背叛”而遭到了尸油鬼王古路柴的报复,最后尸骨还被制成了佛牌!

    韩飞都被我的举动吓傻了,哆嗦道:“罗哥,你这、这是怎么了?”

    我痛苦的抹了把脸,说:“于宏达手上那块佛牌里的阴灵,可能是我的一个阿赞师傅朋友!”

    “啊?这。”韩飞吃惊不已。

    “虽然不能百分百肯定,但根据于宏达梦中的情况判断,以及潘红斌说的制作师傅来看,这可能性非常大。”我说。

    韩飞愣道:“那现在该怎么办?”

    我猛的灌了口啤酒,说:“想百分之百确认就需要把佛牌拿回来进行感应沟通,但于宏达把佛牌带到澳门了,我等不到他回来了,必须马上去澳门!”

    韩飞说:“我陪你去,反正我在这里也是等,去了还能帮罗哥的忙。”

    我摇头说:“你还是留在这里帮我看着李娇,她这边的事处理完没那么快,万一需要帮忙你可以代替我出面帮她,再说了去澳门需要港澳通行证,你有吗?”

    韩飞只好叹了口气:“那好吧,我留在这里帮娇姐。”

    我翻开手机查找了下去澳门的航班,今天已经没有了,最快的也是明天下午三点的航班,我没法等了,反正港珠澳大桥已经打通,泉州晋江机场到珠海的航班多的很,我直接先去珠海,在由珠海走港珠澳大桥,到澳门也不比于宏达慢多少。

    事不宜迟我马上订了最快到珠海的航班,收拾东西就准备赶去机场。

    韩飞说:“罗哥,看来你这个阿赞师傅朋友跟你的关系很好,让你这么急。”

    我说:“我们一起面对过各种考验,结下了深厚友谊,如果佛牌里的阴灵真是他,他的死或许还跟我有关系,我真不希望佛牌里的阴灵是他。”

    韩飞吃惊道:“怎么他的死会跟你有关?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我苦笑说:“有些事太复杂了,一时半会我没办法跟你解释,以后有机会我在跟你细说,我要去澳门先把佛牌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