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老司机-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10章 老司机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飞行,我在晚上的八点到达了珠海,我估计于宏达这个时候刚刚到澳门没多久,如果我从港珠澳大桥过去,顶多慢他一两个小时,我真是要感谢中国的这项超级工程了,要是没有这条震惊世界惊为天人的大桥通车,恐怕想在这么短时间赶上于宏达是不可能了。

    但新的问题又来了,港珠澳大桥毕竟才通车没多久,许多巴士线路都没正式开通,不是跨境的出租车还上不了港珠澳大桥,最麻烦的是这么晚了我上哪去找车去澳门?

    想着我就想到了一个人,这里正是他的地盘,他应该有办法搞定,我赶紧从手机里翻出了他的电话打过去。

    毛贵利很快就接起了电话,笑呵呵道:“哎呀真是稀客啊,罗老板现在贵为中部牌商之首,忙的不要不要的,居然有空给我打电话,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

    我说:“老毛,你别阴阳怪气的取笑我了,我有急事找你帮忙。”

    毛贵利说:“我猜也是,要是有生意介绍给我你就不是这语气了,说吧什么事。”

    我说:“我现在就在珠海金湾机场,你有没有办法让我马上到澳门去,越快越好!”

    毛贵利似乎有些为难:“这个嘛,最快肯定是刚通的港珠澳大桥了,不过现在过去有点难搞啊。”

    我急道:“只要能过去就行,给钱也行。”

    毛贵利笑道:“都是老熟人了谈钱伤感情了不是,那你能给多少钱?”

    我是又好气又好笑,前半句话还挺客气的,后半句就直接问钱了,毛贵利还是老样子,跟黄老邪真是有的一比了。

    我只好说:“你说多少就多少,重要的是快!”

    毛贵利迟疑了下说:“话也不能这么说啊,我说一百万你给吗?办法肯定有,当然了这钱也不是我赚,得找辆有手续又持两地牌照的车才行,我倒是有渠道,但这个时间弄辆这样的车可不便宜,这车得是左舵车,你应该知道澳门跟香港一样,是靠左行驶的,你没澳门驾照不熟悉怕出事,万一出事那就麻烦了,还得有个专门的司机送你过海,这个价钱不低啊。”

    我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说来说去不就是钱的事,我耐着性子问:“到底要多少钱,开价来,我很急!”

    毛贵利听出了我语气不好,于是也不多说了,直接说:“一万!”

    我惊了下,妈的过个桥居然要收我这么多,这家伙在当中肯定宰我不少了,莫不是还记恨那个时候明星安妮我摆他的那一道吧?

    我不快道:“过个桥要收一万,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毛贵利赔笑说:“老弟,这桥不是普通的桥啊,澳门是特别行政区,属于资本主义世界,你从社会主义世界到另资本主义世界才花一万算得了什么啊,算了算了,看在是老朋友的份上就八千吧,不能再少了,我根本不赚你钱的啊,这当中要租车雇司机。”

    我懒得跟他浪费时间了,打断道:“八千就八千吧,快点!”

    毛贵利笑呵呵道:“好嘞,待会直接把钱打我支付宝、微信都可以,我这就帮你去办,最多半个小时,我让司机直接去机场接你,等着。”

    说完他就挂了。

    没办法我也只能给毛贵利把钱赚过去等着了,虽然浪费了半个小时,但也没办法,这是最快的方式了。

    在机场焦急的等了半个小时后一辆挂着两地牌照的车在出站口停了下来,我赶紧迎了上去,可能是习惯了,我打开副驾驶正打算坐进去,发现毛贵利就坐在位置上,方向盘也在这个位置。

    毛贵利失笑道:“老大,左舵车。”

    我只好换边上了车,坐上车后毛贵利就开了出去。

    我朝后座看了看,好奇道:“雇来的司机呢?”

    毛贵利嘿嘿一笑说:“难道我不是吗?”

    我狐疑道:“你?”

    毛贵利无奈道:“我可是老司机了,怎么不行吗?其实是这么晚了没人愿意过海去澳门啊,反正我晚上也有时间,所以凑合凑合当司机了,这司机钱我自己赚得了。”

    我哼道:“我估计你早打好如意算盘了,肯定没有找司机吧?”

    毛贵利白了我一眼说:“老弟看你说的,有些事看破别说破嘛,免得彼此都尴尬,我当司机怎么了,你也不吃亏啊,丢雷楼某,换了别人我还不乐意当这个司机呢,我好赖也是四大牌商之一啊,给你当司机是看得起你,对了,这事可别传出去了,免得丢我面子。”

    这个矮胖子还挺有意思,虽然也是奸商一个,有钱赚什么事都做,但相比之下他没有方中华和张广发的那种派头,显得很平易近人,人倒也算仗义,不算太坑人。

    我合上外套靠在椅背上休息,不想说话了,毛贵利却打开了话匣:“罗大爷,阿娟在你那佛牌店还好吗?现在成你女朋友了吧?”

    我“嗯”了声算是回应了。

    毛贵利有些不高兴,说:“怎么多问两句还不舒服了,我都没怪你撬我得力店员呢,阿娟在我店里的时候我可是很看好的,谁知道你就给我挖了,真是。”

    我不耐烦的打断道:“毛老板,你到底想说什么?”

    毛贵利叹了口气说:“最近店里不景气啊,生意难做,我有点怀念阿娟在店里的时候了算了,不提了说正事,你这么晚这么急要去澳门肯定不是为了赌博,到底什么事?”

    这事肯定瞒不了毛贵利,我只好把实情告诉了他。

    等我把跟尸油鬼王古路柴的恩怨以及跟阿赞鲁迪的情谊说完后我们已经上了港珠澳大桥,夜晚的大桥车子很少,海风很大,毛贵利开的很快,只是我没心情欣赏这座世纪工程的雄伟,继续说了我接于宏达生意的经过,结果碰上了这档子事,我现在要急着去澳门把情况搞清楚,如果那佛牌里真是阿赞鲁迪的阴灵,那我必须把这块佛牌给收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