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赌场寻踪-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11章 赌场寻踪

    得知具体情况后毛贵利也严肃了起来,不敢跟我开玩笑了,我也趁机闭目养神了一会,剩下的只有车子引擎的动静,以及浮上心头的往事。

    我回忆起了初跟阿赞鲁迪见面的时候,想起了他和阿赞峰联手化解李娇中的邪,想起了他在暴雨中跟丝罗**乃密的对决想起了关于他一切的一切,眼泪不知不觉从眼角滑落。

    毛贵利应该注意到了我的变化,感慨道:“老弟,你这人还真感性啊,没想到你跟一个黑衣阿赞会这么好,黑衣阿赞一向认钱不认人,跟他们谈友情在我看来太不可思议了,不过我不是你,无法体会你的感受。”

    我睁开了眼睛,发现已经身处在澳门了,看着那繁华璀璨的街景我沉吟道:“这个群体没你想的那么冷漠,只不过你跟他们除了生意上的接触外没有情感的碰撞。”

    毛贵利点头说:“这倒也是,好人里面也有坏人,同样的坏人里面也有好人,言归正传你要到澳门哪里,我好送你到地方,总不能就这么把你抛在路上吧?”

    我掏出手机给于宏达打电话,但这混蛋居然关机了。

    毛贵利说:“他来澳门是为了赌博,但澳门大大小小的赌场多如牛毛,没法找啊。”

    我想了想说:“毛老板,你对澳门熟悉吗?澳门比较出名的有哪几家大赌场,于宏达估计也只知道几家出名的。”

    毛贵利说:“你算是问对人了,虽然我不怎么赌,但我以前陪客户来过,比较出名的大赌场有威尼斯人、新葡京、美高梅、永利皇宫和摩珀斯这五家。”

    我沉声道:“带我去找。”

    毛贵利为难道:“老弟这都几点了,现在开回去都要半夜了,如果我在陪你找,那明天早上都回不去啊,我这都是跟老婆请假说有客户临时要货才出来的。”

    我示意道:“我一个人人生地不熟的,找起来很慢,你既然熟悉那就陪我找找,把手机拿来,我跟嫂子谈谈。”

    毛贵利不乐意把手机给我,想必是在跟我撒谎了,他无奈的说:“唉,同行的钱是真不好赚,以后不赚了,碰上你这鬼真是倒霉,那好吧。”

    我冷笑了声,心说现在到了澳门还不是我说了算,真当我是冤大头啊,你收了我八千块,我非要榨出八千块的价值来不可。

    在毛贵利的带领下我们在这五家赌场里找,这是我第一次来澳门的赌场,一下就被震惊了,这些赌场大都是豪华酒店娱乐设施的一部分,赌场里的装修金碧辉煌,灯光璀璨,几百张各类玩法的赌桌依次排开,有俄罗斯转盘、**、梭哈等等,每张赌桌钱都围满了熙熙攘攘的赌客,大量的**在发出电子音乐,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我不禁咽了口唾沫,光是看完每张赌桌都要花上不少时间了,更何况还要在这么多人里找出一个人,难怪毛贵利说陪我找要花不少时间了,我这土包子低估了澳门赌场。

    不过很快我就想到了办法,那块佛牌的阴气很重,或许我可以利用符螺的示警作用来找,这么一来就快多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找了两家赌场后我们终于在永利皇宫赌场里找到了于宏达,只见于宏达在一张**的赌桌前玩的很兴奋,面前的筹码都叠摞起来了,他的身边围了不少华人赌客,都在激动的跟他一起看牌,大家都在给他鼓劲,喊着“三边”、“吹”等赌客术语,很多人都在跟着他下注。

    毛贵利好像对那些颜色不一的筹码很了解,说:“老弟,你这客户赢了不下五百万了,他来澳门才多长时间?看来那金面巫师超阴牌效果确实够霸道啊,但你注意到没有,他已经连拉十六把庄了,连赢十六把的概率是极低的,现在又有大量赌客跟着他一起下注,要是一直这么下去,肯定会引起赌场方的注意,赌场方虽然不在乎你赢多少,五百万、甚至上千万的输赢对他们来说就是毛毛雨,但他们对老千可是零容忍的,很多知名老千都被赌场列入了黑名单。”

    我说:“于宏达又没有出老千,赌场方能把他怎么样?”

    毛贵利笑说:“靠佛牌里的阴灵力量也是在利用手段,也算是一种出老千啊。”

    我皱眉道:“难道赌场方面连这也列在出老千的范围内,是不是太夸张了?”

    毛贵利得意道:“看来你对澳门赌场很不了解,他们对任何作弊手段都是零容忍的,包括这种利用神鬼之力作弊的,有些大赌场甚至还会专门聘请法师坐镇,用来对付那些靠神鬼之力作弊的人,澳门有个很厉害的阿赞师傅,叫阿赞力,他就是澳门所有赌场黑名单上的人,你说算不算作弊?”

    “阿赞力?!”我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怎么,你认识?”毛贵利好奇道。

    我点头说:“熟得很,不过他已经死在泰国的清迈了。”

    毛贵利惊道:“什么情况?”

    我说:“一时半会说不清,等有时间在跟你说,现在主要是搞定于宏达。”

    毛贵利只得作罢,说:“现在这个姓于的还没引起赌场方的关注,但我敢断定他已经进入安保部的监控范围内了,要是继续这么赢下去,很快就会出问题,得赶紧阻止他才行。”

    我和毛贵利赶紧挤过人群,打算去阻止于宏达,就在我们要阻止于宏达的时候,我的符螺忽然示警了,扭头一看,只见不远处有两个戴着耳麦、穿着黑西装的安保人员正朝这边快步走过来,我发现其中一个的脖颈上还露出了刺青,那刺青我很熟悉,是阿赞师傅经常纹的一种阴咒,毛贵利真是没说错,赌场方还真有法师混在安保人员里坐镇赌场!

    我感觉不太妙,一把搭在了于宏达肩头。

    于宏达回头看到是我很震惊,说:“小罗,你怎么也来澳门了?”

    我皱眉道:“别说话,快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