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突破口-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14章 突破口

    毛贵利说:“还真有,澳门的大赌场都有这种安保服务,不过五百万就进行安保好像太少了啊,据我所知起码得是一千万以上。”

    我马上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准是赌场安保部门察觉到于宏达有问题,这才联合了客房部来这么一出,分明就是想盯梢了!

    我迟疑了下说:“这点钱就不麻烦你们了吧,我都休息了。”

    乔曼丽笑说:“于先生,这不麻烦的,你的行动不会受到限制,你是自由的,你就当我们的安保人员不存在就好,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顾客的安全着想,万一您要是在澳门遭到抢劫,发生意外,那丢的就是我们永利皇宫的面子了,所以还请于先生配合,这不管是对你还是对我们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看样子没法说服这女人了,只能先拖着在说了,于是我说:“我今天哪也不会去,别吵我睡觉了,要安保明天再说。”

    乔曼丽笑盈盈的说:“那好吧,不打扰于先生休息了。”

    我透过门镜看了眼,这女人还真的走了,不过门口两侧好像多了两个黑西装的安保人员,妈的,这是要干吗!

    于宏达此时从卧室里出来问我们怎么回事,毛贵利气不打一处来,上去就揪住了于宏达的衣领,吓的于宏达直咽唾沫。

    我上前制止了毛贵利,将我们现在的处境告诉了于宏达。

    于宏达不以为然说:“他们有什么权利控制着我?我马上退房去其他赌场,看他们怎么限制我!”

    毛贵利哼道:“你想的太简单了,表面上说是安保,但实际上我们被禁锢了,话说的好听行动不受限制,但他们一定会跟着我们,想尽一切合法的办法限制我们离开酒店范围,要知道这里是澳门,人家能开一家集赌场、夜总会、桑拿会所于一体的综合大酒店,肯定黑白两道都是他们的人,势力有多大你知道个屁,我们玩不过他们的。”

    于宏达不知所措道:“那、那我直接回泉州总行吧?赢六百万也不错,老子不玩了。”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说这个好像有点晚了。

    毛贵利打了个哈哈说:“晚了,人家已经发现你利用神鬼之力在赢钱了,这是出老千,要是不把钱吐出来,你哪也别想去了,除非你把钱留下。”

    于宏达慌神道:“那可不行,我好不容易才赢的,再说了鬼神之力看不见摸不着,他们凭什么说我出老千?”

    我说:“赌场安保人员里有法师坐镇,他能感应到,所以你没法躲过他们的视线。”

    于宏达踉跄了下,瘫坐到了地上,但手上却死死抱着装筹码的包,突然他哽咽道:“现在佛牌也请了、入门心咒念了、供奉也供奉了,大神等我一睡觉就给我报梦,我都被他缠上了,你叫我把给儿子赢的钱放下,那我岂不是白折腾了,还要搭进去条命,我不甘心、不甘心,呜呜呜。”

    于宏达说着说着就嚎啕大哭了起来,毛贵利不耐烦道:“行啦,挺大一男人居然哭鼻子,亏你还是一厂之主,丢人不丢人。”

    看着于宏达我叹了口气,他说的也没错,把命搭进去赢了这六百万,就这么放下谁也不会甘心。

    这么等下去对方也不会放手,躲无可躲就只能面对了,这件事的突破口是那个法师,因为除了法师外其他人是看不出于宏达利用了神鬼之力赢的钱,只要这法师不说,赌场方面就没证据,于宏达也能顺利带着钱离开,那什么问题都解决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这法师,跟他谈一谈,争取把事情摆平。

    我示意于宏达别哭了,然后把毛贵利招呼过来,说了我的想法,于宏达得知有不用把钱交出去就能离开的办法,立马破涕为笑了。

    我看向了毛贵利。

    毛贵利无奈的说:“你看我干什么,我想不同意也不行啊,都已经被你拉下水了,赶紧去把这人找出来,解决问题走人!只要我们在酒店、赌场范围内活动,对方不会把我们怎么样,我们分头去找。”

    我和毛贵利马上就要出门,于宏达想要跟来,但被毛贵利阻止了:“你跟来干什么,给我老老实实呆在房间里,免得拖累我们,而且你留下还能稳住他们。”

    于宏达只好乖乖的点头了。

    我和毛贵利这才打开门出去,门口那两个安保人员并没有阻拦我们离开,只是在我们离开的时候通过无线耳麦小声的说话,估计是向上级汇报了。

    我们乘电梯下楼来到赌场,找了一圈,很快就把那家伙找到了,只见这家伙就站在二楼的栏杆边,双手叉在胸前,霸气十足的俯视着赌场里面的一举一动,目光如炬,仿佛赌场里的一切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似的。

    这人年龄并不大,长的也很白皙,看着并不像法师,但他脖颈上的纹身出卖了他的身份。

    “这家伙好年轻啊。”毛贵利嘀咕了句。

    确实,这人看上去甚至连三十岁都不到,看着跟我差不多的年龄,我说:“不过能感应出于宏达是利用鬼神之力赢钱并不简单,没有一定的能力是做不到的。”

    毛贵利说:“说这些有毛用,赶紧想办法接近他啊,只要找到机会单独跟他谈,这事就好解决,一个修法者甘心屈居在赌场里当个保安,无非就一个目的。”

    我点点头说:“钱!”

    毛贵利说:“没错,只能是为了钱,应该是赌场高层花高薪聘请他的,于宏达那笔钱看来要花上一部分收买他了,五十万不行就一百万,这钱绝对比他在这里当保安强。”

    我四下环顾了下,二楼是高级会员赌博的包间,大多是大赌特赌的巨富和明星上去玩,楼梯口还有专门的安保人员站岗,想要上去并不容易。

    我和毛贵利商量了下,由他先去试试水。

    打定主意后毛贵利就径直朝二楼的楼梯走去了,不过才走到一半安保人员就下来把他拦住了,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毛贵利只好调头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