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赌场明灯-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15章 赌场明灯

    一问才知道怎么回事,想要上楼必须拥有一千万筹码,相当于门票了,在不然就需要赌场高层发放的贵宾黑卡,而拥有贵宾黑卡的人身份地位都不简单。

    这让我们犯了难,总不能在赌场里大喊大叫把他招呼下来吧,我们要的是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又能跟他见上。

    我想了想倒是想到了一个办法,既然主动找他这么困难,那我就主动引他关注我,然后引他主动找我!

    我把想法跟毛贵利说了下,毛贵利好奇的问:“你怎么主动吸引他关注你?”

    我打了个响指,把外套给脱了,又把袖子卷了起来。

    毛贵利立马明白了:“阴神刺青!”

    我点头说:“没错,既然他是个修法者,对我身上的这些阴神刺青应该很熟悉,一眼便知我是修法者,很快就能吸引他的注意了。”

    毛贵利失笑道:“这倒是个好办法,当时我找你接tvb明星安妮的活,也他妈是被你这阴神刺青给唬了,还以为你是个多厉害的降头师。”

    我白眼道:“你又提这事了,能他妈不提了吗,都过去这么久了。”

    毛贵利呵呵笑说:“不提了不提了,不过就算你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好像还差点什么,赌场又没规定修法者不能来,你得搞出一定的动静,他才会主动来找你,比如像于宏达那样不停赢赌场的钱。”

    我若有所思说:“我没这本事,又不能拿于宏达那些筹码来赌,再说了,我们也没阴灵协助,没办法一直赢钱啊。”

    毛贵利陷入了沉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没一会他的脸上浮现出了激动的笑容,凑过来在我耳边耳语了几句,我一听这还真是个好办法。

    毛贵利的办法很有点反其道而行的意思,他说既然不能保证一直赢钱,那就一直输钱,而且要以夸张的方式输钱,让人哗然,又不用太多本钱,照样也能引起那人的关注。

    这办法好是好,但要做到一直夸张的输钱也不容易,我问毛贵利有什么办法,毛贵利挠挠头表示没有,我正想怪他没办法还出什么馊主意,但这话还没说出来我就忽然想起了一个人,杜勇!他可是赌场的老油条了,对于这种事肯定很在行!

    我立马联系了麻香,但麻香没接电话,估计她正带着杜勇去找那个蛊师达久了,也不知道找到没有,正当我想放弃这个办法的时候麻香回了电话过来。

    我赶紧接起了电话。

    麻香问:“罗辉,好久没联系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不好意思直接问赌博技巧的事,只好先询问了她和杜勇的情况,麻香说他们这会在西藏,达久可能藏在西藏,这会他们正在拉萨,通过一些关系打听达久的具体下落,但还没消息,麻香还说杜勇的心情不错,这一路上他们就当旅游,弥补当年缺失的遗憾,杜勇早就想开了,反倒不急着寻找达久了,麻香说着说着还笑了,看来她的心情也很不错

    这两人把寻医问药之旅当成了弥补蜜月的缺失,我也是服了。

    寒暄过后我说想跟杜勇通电话,麻香就把电话给杜勇了。

    杜勇心情确实不错,跟我说了很久西藏的风光如何美,还说自己腿不能走了,反倒感受到了幸福感,相比以前在泰国过的日子,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生活。

    我看差不多了就打断他切入了正题,但我没说具体情况,只说有个生意需要这么干,杜勇也没多问,只是哈哈笑说:“想要一直赢钱不容易,但想要一直输钱这太简单了,你这是要当赌场的明灯啊,这可是我杜勇的强项,你就直接去玩bckjack,也就是黑杰克,在中国通俗的叫法就是**,这种玩法你应该很熟悉,但赌场的玩法跟我们平常的略有不同,一般都有叫到17点必须停牌的规矩,不过据我所知澳门赌场的规矩是庄家叫到17点必须停牌,赌客只要不到**可以一直要牌,你听我的,哪怕20点你也要,把把爆牌,还不把把输钱?”

    果然是个经验老道的赌鬼,这办法真是绝了,不过我挠挠头说:“这会不会太明显了,人家赌场的人又不傻,肯定知道我在找茬了。”

    杜勇说:“赌场又没规定不能这样玩啊,就算找茬那也好啊,你身上又有阴神纹身,那人八成不会让别人出面,肯定得自己出面找你。”

    杜勇说的也有道理,那就按照他的办法来吧。

    挂了电话后我把杜勇的办法告诉了毛贵利,毛贵利也非常赞同,还问给我出主意的是哪路高人,好像对赌很有心得,我笑说只是个爱赌的朋友,算不上什么高人,毛贵利也识趣的没多问了。

    于是我去兑换了点筹码,全要最小面值的一百块筹码,一共换了两千块,一把就一百,可以玩二十把,连着夸张的输二十把,我就不信那家伙不注意到我,虽然拿两千块这么玩有点肉疼,但为了解决问题也没办法了。

    我来到黑杰克的赌桌前,找了个空位坐下,就开始照着杜勇说的办法玩,不管是17点、18点还是20点我通通继续要,把把爆的精彩绝伦,很快就引起了同桌赌客的关注,大家开始议论纷纷,还有说我是神经病的,连荷官也觉得奇怪,但毕竟我一直在输钱,她也没太在意我怎么玩。

    毛贵利开始在我边上造势,一会大声说“兄弟,你怎么还要”,一会又叫“大哥,你都二十点了还要啊,到底会不会玩啊”,他这么搞出动静,很快吸引了很多人来围观,弄的其他赌客都玩的心不在焉,纷纷离桌,就剩下我一个人在赌桌上了。

    我示意荷官赶紧发牌,荷官是发也不是不发也不是,冷汗都快下来了,她感觉问题大了,赶紧小声示意了身边的工作人员,那工作人员马上就走开了,看样子是去汇报情况了。

    果然没多久,这张桌就被盖牌封桌了,围观的人扫兴离开了,我正打算去别的黑杰克赌桌,突然一只孔武有力的手搭在了我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