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险象环生-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16章 险象环生

    我回头看了下,正是那个人,我的目的达到了,杜勇的办法真奏效,成本还低。

    近距离看这个人才发现他是亚裔人,面孔很东方,搞不好还是华人。

    “我是永利皇宫安保部主任麦克,朋友,你这么玩很不地道,这是要找茬?”这人眉头紧锁目光如鹰盯着我问。

    看来确实是个华人,国语讲的很标准,还没有口音。

    我笑说:“真是好笑,规矩也没定我不能这么玩,我这人就喜欢玩刺激的,不到**我停不下来,我不在乎输钱,我就享受这个刺激的过程。”

    麦克扬了下嘴角,俯身凑到我耳边说:“别跟我扯了,你跟那个利用黑力量赢钱的赌客是一伙的,你也是看到我才把他叫走了,既然大家都是修法者,麻烦给点面子,不要在场子里闹事,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怎么个不客气法?”我沉声问。

    麦克拍拍我的肩膀说:“老兄,都是中国人别为难我,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怪只怪你那朋友太贪心,玩的手法不高明,不知道收放自如,连赢十六把都不知道放一把,这就不能怪任何人了,他引起赌场注意,赌场要调查他是不是出老千了,我只是尽职出面查了查,结果证实了他利用黑力量出老千,你朋友要是不把钱留下,是没法出这个场子了,你想带他走并不容易。”

    我笑说:“不知道老兄你有没有办法帮他脱身?”

    麦克微微一笑说:“这位修法老师你可真搞笑,我是赌场请的安保主任,是赌场的人,你问我有没有办法帮你朋友脱身?”

    我看周围的人基本都散去了,连荷官也不敢打扰安保主任找我谈话,于是我大着胆子说:“是不是利用黑力量还不是你说了算,你说是就是,说不是就不是,监控根本没拍到我朋友出老千,只能说他运气好的出奇连赢十六把,既然大家同为修法者,又都是中国人,你能不能卖个面子给我?”

    麦克冷笑了下问:“怎么,要收买我,那就要看你能出多少钱了。”

    我想了想,像他这种职位年薪不会低,少了肯定打动不了他,为了尽快解决问题,我必须一次让他心动,于宏达留下五百万已经足够,于是我凑到他耳边说:“一百万!”

    麦克拧笑道:“是人民币还是美金?你可真下血本啊,可惜我的人格不是用钱就能收买的。”

    说罢他就扬了扬手,招来两个手下站到我身边,虽然没有采取暴力措施进行控制,但那种压迫感让人只能跟着他们走,没想到一百万他都不动心,我还真低估了这家伙。

    毛贵利见情况不对悄然退到了电梯口,虽然很不仗义,但他这么做也对,一个人被控制好过两个人被控制,他还能留在外面帮我想办法。

    我被安保人员“请”到了一间办公室,手脚被绑在了椅子上,这让我无计可施,安保人员控制了我后就退了出去,临走前还说麦克稍后会来收拾我。

    我环顾了下办公室,办公桌后面有个照片墙,一张照片忽然让我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只见有一张麦克和阿赞力的合影,麦克光着膀子虔诚的跪在阿赞力面前,阿赞力正在他背后做纹刺。

    我产生了很不好的预感,正当我在猜测两人的关系时门锁突然弹开了,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看来今天是难逃一劫了。

    门被推开了,我以为是麦克进来了,但等我看清楚是谁的时候愣住了,居然是那个性感无匹的美女客房经理乔曼丽!

    乔曼丽进来后快速带上门,还将手指放到红唇上,做了个收声的手势,跟着匆忙过来给我解绑。

    我有些诧异:“你这是。”

    乔曼丽抬头妩媚的瞟了我一眼,说:“不想死就别多问。”

    我只能闭嘴了,绳索解开后乔曼丽打开门,小心翼翼的探头出去看了看,然后带上我贴着墙根溜了出去,只不过没跑多远身后就传来了麦克大发雷霆的声音,指使手下找我的动静。

    乔曼丽感觉形势不对,发现边上有个清洁用品杂物房,二话不说就带我躲了进去,杂物房里一片漆黑,到处堆满了清洁用品,都没处落脚,没办法我们只能身体贴身体躲到了门后,因为位置太过狭窄,我的手下意识揽住了她的腰。

    乔曼丽抬眼看着我,她这一看我浑身抖了下,这才意识到我们的距离太近,比亲密关系都要亲密了,她的胸脯在我胸上起伏不定,绵软有弹性,身上的香水味钻进鼻下让人心神荡漾,如兰气息喷到我脸颊上麻麻痒痒的,这女人穿着高跟鞋的个子跟我差不多,我们的目光接触几乎是水平的。

    我感觉这样很不绅士,赶紧把揽住她腰的手松了下,谁知道乔曼丽反倒主动抱住了我,凑到我耳边说:“别动,这里这么狭小,一动我可就摔倒了。”

    没办法我只能僵硬的搂着她了,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和找人的动静,直到动静远去了我们俩才同时松了口气,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提出马上离开,这种暧昧环境居然让我一时忘记了身处的险境。

    好在我还有理智,小声问:“你为什么要救。”

    话没说完门口又传来了动静,乔曼丽不假思索红唇直接贴了上来,用嘴封住了我的说话,唇膏的香气在我口腔里四溢,乔曼丽粘软的红唇让我像是被过了电,浑身都绵软无力了。

    直到动静再次远去,乔曼丽才慢慢将红唇挪开,打开门朝外看了看,示意我出去。

    我跟着乔曼丽从内部的楼梯下去,七拐八拐,很快就拐进了酒店客房部的楼道,原来内部是相通的,在经过一扇带镜面的门时我发现嘴角还留着口红印,赶紧给擦了擦。

    乔曼丽直到把我带进了她的办公室,才长长的吁了口气说:“安全了,麦克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搜到我的办公室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