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隔空施救-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17章 隔空施救

    我的脑子很乱,刚才逃脱过程中的惊险、香艳、疑惑多种情绪让我回不过神来,身上甚至还萦绕着乔曼丽的气息,让我对这个女人充满了好奇。

    乔曼丽这时候在我对面坐了下来,点上一根细长的女式香烟,优雅的吞云吐雾后才说:“你朋友已经回到酒店房间,有我的人保护他不会有事,他也知道你被我带到这来了,你不用担心。”

    我渐渐回过神了,抬头看着乔曼丽问:“你为什么要救我?”

    乔曼丽扬了下嘴角说:“不是我救你,而是有人委托我救你,这个人的请求我没办法拒绝。”

    我纳闷道:“是谁委托你的?”

    乔曼丽沉声道:“杜勇。”

    我诧异不已,怎么会是杜勇?!

    乔曼丽说:“杜勇说不久前你给他打了个电话,向他请教如何一直输钱成为赌场明灯,你没有告诉他具体这么做的原因,他也不好意思多问,虽然他告诉你怎么一直输钱了,但他意识到在澳门赌场这么做会惹来麻烦,所以在背后做了点事。”

    我有点反应过来了,问:“这么说你认识杜勇,他给你打电话了?”

    乔曼丽点了点头。

    我又问:“他怎么知道我在这家赌场,还让你来救我。”

    乔曼丽苦笑了下说:“你既然跟杜叔叔是朋友,应该知道他是个大赌棍了,他在去泰国前曾在澳门赌场混迹过一段时间,对澳门各大赌场熟悉的很,他光从电话里听到**的背景音就能猜到是哪家赌场了,这对他来说不算难事,碰巧他在永利皇宫认识我,所以就给我打电话了。”

    乔曼丽居然叫杜勇杜叔叔,可见杜勇跟乔曼丽的关系非同一般,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让我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于是问:“乔经理,杜勇跟你是什么关系?”

    乔曼丽靠在了沙发上,盯着角落里出神,慢慢打开了话匣。

    乔曼丽的身上有四分之一的葡萄牙血统,他的爷爷是个葡萄牙人,奶奶则是澳门当地人,他爷爷是当年澳门被葡萄牙占领后移居过来的。

    乔曼丽的混血父亲长的很帅,很招女人喜欢,所以特别风流,虽然后来跟她母亲结婚了,但死性不改,在外头长期跟好几个女人保持着关系,她母亲终于忍受不了了,在她三岁那年跟她父亲离婚了,带着她独自讨生活。

    后来澳门回归祖国,怕这里的体制受到影响生活不习惯,她的父亲有葡萄牙国籍,于是就随着爷爷奶奶一起去了葡萄牙,本来她父亲想把她也带走,但她母亲不愿相依为命的女儿被带走,这才拼死拼活把她留在了身边。

    乔母靠在赌场当荷官养大了乔曼丽,从小乔曼丽就在赌场长大,那个时候她已经跟了母亲的姓,国籍也改为了中国澳门特别行政区的,算是个中国人。

    在后来乔母生病过世,乔曼丽顺理成章接替母亲的职位,乔母在永利皇宫工作多年,赌场出于对老员工子女的照顾,就把乔曼丽安排在了富豪云集的二楼贵宾区当荷官。

    有一次在工作中乔曼丽认识了一个风度翩翩的赌客,乔曼丽身上的葡萄牙血统让她各外的出挑,对方一眼就看上了她,对她展开了激烈追求,这赌客对她很上心,乔曼丽很快就陷进了温柔乡,跟这赌客走到了一起。

    这赌客是香港人,是香港一个上市集团主席的公子,是个太子爷,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这赌客答应她,等两人关系稳定后就把她带到香港去生活,还要结婚,乔曼丽信以为真,一心一意的对人家。

    说到这里乔曼丽苦笑道:“我不是贪他的钱,而是真的爱他。”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乔曼丽说这赌客回到香港后就再也没有来过,打他电话也一直关机,乔曼丽很生气,以为对方是在玩弄她的感情,玩腻了就始乱终弃,乔曼丽深受母亲观念影响,觉得这男人像他父亲那样在玩弄女人的感情,还打算去香港找对方讨个说法,不过她还没去香港就从报纸和新闻媒体上得知了消息,原来这赌客的家族受到金融风暴的影响,集团一夜之间就倒闭,破产清算后还欠下了巨额债务。

    这消息让乔曼丽放弃了去香港,她知道现在对方深处在麻烦中,根本顾不了她了,她也识趣的不打扰对方。

    过了一段时间后这赌客再次来到了澳门找乔曼丽,但这次过来主要是为了躲债。

    当乔曼丽看到他的时候发现他十分落魄,非常心疼,她没有嫌弃对方已经不是太子爷身份了,对他初心不改,还把他安排在自己的住处,这男人因为家族遭到重创一蹶不振,成天喝的烂醉如泥,甚至还要靠乔曼丽当荷官养他,但乔曼丽仍没有嫌弃他,还不停的鼓励他,让他重新振作东山再起。

    可惜这男人习惯了太子爷的生活,根本无法适应普通人的生活,他开始瞒着乔曼丽出入赌场,靠赌博麻醉自己,没钱赌博后甚至利用乔曼丽当地人的身份,借了很多高利贷进行赌博。

    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了,这男人输了个清光,还连累乔曼丽背上了大量高利贷,两人的关系因此走到了尽头,这男人最后被香港过来的追债人砍死在了街头,乔曼丽虽然很伤心,但生活总归要继续,这男人以她名义借的高利贷不还不行。

    为此乔曼丽在赌场夜以继日的工作,但高利贷利滚利实在让她受不了,追债的甚至都跟到了赌场,她的住处也被泼了油漆,高利贷还不断派人骚扰她的生活,吓唬她要把她卖到窑子里去,这让乔曼丽每天都生活在胆战心惊中,甚至产生了自杀念头。

    而杜勇正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中。

    有一天深夜乔曼丽坐在海边哭泣,一度想跳海轻生,凑巧杜勇刚从赌场赌完,就坐在不远处喝酒吹风,还醉醺醺的取笑她:“这位两米高的大姑娘儿,你有什么想不开的要跳海?要跳也是我这种人跳才对,把自己的女人卖去坐台还赌博欠的高利贷,哈哈哈。”

    杜勇说着就突然站起,一跃跳进了海里,这把乔曼丽给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