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杜勇和乔曼丽-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18章 杜勇和乔曼丽

    乔曼丽哪还有心思自杀,杜勇喝的那么醉跳海太危险了,总不能见死不救,于是她到附近找来救生圈,费了半天劲总算把杜勇救上来了,幸好杜勇只是呛了水,做了心肺按压后就醒转了。

    杜勇喝了很多酒,酒劲上头,把乔曼丽当成了麻香,一把抓着她痛哭流涕:“麻香对不起,都是我的错爱之深责之切,我知道你给我下血金蚕蛊是为了让我回心转意去找你,但、但我没脸见你啊,呜呜呜。”

    杜勇的伤心让乔曼丽回忆起了那个赌客和这段时间的经历,一时感触也哭了起来,两个陌生人在深夜的码头哭成了一团。

    海风轻抚、海浪拍案,杜勇的酒渐渐醒了,两个同病相怜的失意人坐在码头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开了,杜勇对着这个陌生女人说了自己的往事,乔曼丽告诉了杜勇自己的事,彼此都很唏嘘。

    因为年龄的差距,乔曼丽叫起了叔叔,她这一叫让杜勇很感动,杜勇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同样处境的麻香,麻香当年何尝不是因为自己背上了高利贷,他把对麻香的愧疚放在了乔曼丽身上,于是说:“曼丽,你叫我一声叔叔,那我就认下你这个侄女了,你的债务杜叔叔帮你扛了。”

    乔曼丽很震惊,露着不可思议的神情盯着杜勇,乔曼丽觉得两人不过是萍水相逢,杜勇根本不可能帮她扛债务,以为杜勇在开玩笑,谁知道杜勇特别认真,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不断出入赌场,靠着自己精确的算法和赌博技巧,愣是把手上的钱翻了十几倍,真的帮乔曼丽把高利贷给还上了。

    乔曼丽直到债务都还清了都还觉得不可思议,这世上怎么有这种人,一时感动流下了热泪来,杜勇让她感受到了有亲人的温暖,她真把杜勇当成了亲叔叔一样尊敬。

    杜勇帮乔曼丽把债务还清后就悄无声息的走了,只在一张纸条上留下了一句叮嘱“人生艰难,莫言放弃”,乔曼丽把这句话当成了激励自己的格言,今后无论遇上什么事都要撑下去,这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成了掌管一家酒店客房的经理。

    为了方便杜勇随时联系自己,乔曼丽一直没有更改号码,没想到杜勇在多年后真的联系她了,这才有了后面她帮我脱身的事。

    听完乔曼丽和杜勇的故事我很感慨,原来乔曼丽说他没法拒绝这个人的请求,是因为欠了杜勇的恩,我说她怎么甘愿冒着得罪安保主任的风险来救了我,我能脱险不仅要感谢乔曼丽,还要感谢杜勇的心思缜密,否则今天真要交待在这里了,因为我意识到问题有多严重了。

    一百万相对一个赌场安保主任来说,虽然不算多但也不算少,多少有点诱惑,但麦克几乎没有考虑就一口回绝了我,这让我很奇怪,直到看到那张他跟阿赞力的合影我才有点明白,也许他早就认识我了!

    为了确定自己的判断,我问:“对了乔经理。”

    乔曼丽打断道:“既然你是杜叔叔的朋友,不要叫我乔经理了,直接叫我曼丽吧。”

    我笑说:“那好吧,对了曼丽刚才我在麦克的办公室里看到了一张照片,是他跟澳门的一个阿赞师傅阿赞力的合影。”

    乔曼丽说:“你认识阿赞力?”

    我点点头,乔曼丽说:“麦克的中文名叫庄豪,他是阿赞力的徒弟,最近几年赌场里出老千的方式层出不穷,有的已经开始利用黑法出老千,这种方式很隐蔽,只要手法高明,根本看不出来,而且不会留下任何证据,导致赌场损失惨重,为了避免继续损失,所以大老板今年才请了阿赞师傅过来坐镇,本来是想请被列入黑名单的阿赞力,毕竟他很懂这一行,但阿赞力不在澳门,至今下落不明,在机缘巧合下才请了麦克。”

    我眉头不展,没想到这个麦克还是阿赞力的徒弟,这下可麻烦了,阿赞力被我们几个在清迈给杀了,没准麦克已经查到了,搞不好早认识我了,看来我的推测要变为现实了,他之所以不为金钱所动,恐怕是想把我困在赌场里,好找机会给师父报仇!

    我问:“麦克的能力怎么样?”

    乔曼丽说:“能力不错,来这工作不到一年,已经抓了好些利用黑法出老千的赌徒,他的做事手法很残忍,老千大多会被他以黑法折磨致死,还处理的很干净不会连累赌场和大老板,所以大老板很信任他,甚至对他大加赞赏。”

    我皱起了眉头:“这么说于宏达被他盯上很难离开了?”

    乔曼丽点头说:“是,就算他把钱留下了也未必能离开,毕竟于先生确实利用了黑法出老千,麦克对此是零容忍。”

    我有些着急了,本来他就对于宏达用黑法出老千零容忍,在加上我跟他师父阿赞力的这段私仇,他更不可能放过我们了。

    乔曼丽想了想说:“不过你别担心,既然杜叔叔委托我帮忙了,我就一定会想办法把你们从赌场里弄出去,酒店客房和赌场是两个部门,我和我妈咪在永利皇宫工作多年,人脉关系多少有点,深的集团高层器重,麦克还不敢在我的地盘乱来,现在你先回房间去,估计很快麦克就会找到这里来了,我来跟他周旋。”

    我站起客气道:“那就拜托你了曼丽。”

    乔曼丽笑了下说:“客气了,我欠杜叔叔的不光是钱还有情,帮这点小忙不算什么,等你们真的脱身了,在感谢我也不迟。”

    乔曼丽派了人护送我回房间,毛贵利和于宏达正在房间里等我,看到我安然无恙的回来这才松了口气。

    我把乔曼丽要帮我们脱身的事给说了,毛贵利很吃惊。

    我没法在瞒着他了,就把背后那个“高人”杜勇介绍了下,又简单说了下他跟乔曼丽的关系,不过我隐瞒了麦克是阿赞力徒弟的事,免得毛贵利知道中间还夹杂着我的一段私仇,到时候更急的跳脚了,毕竟他是被我无辜卷进来的,只要能出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