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偷龙转凤-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19章 偷龙转凤

    有了乔曼丽的存在,我们总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

    由于时间太晚我不好给麻香打电话表示感谢,免得打扰她休息,多亏了杜勇早早洞察先机暗中助我脱身,也是我命不该绝,这么巧杜勇跟酒店客房部的乔曼丽有这样的渊源,否则我可能遭到麦克的毒手了。

    这一晚真是难熬,我看了看时间,天都快亮了,也不知道在天亮前有没有机会脱身。

    这时候门铃响了,门外传来客房服务人员的声音,说是我们订了一顿宵夜,我们三人面面相觑。

    毛贵利说:“这天都快亮了,还吃什么宵夜,有问题。”

    我凑到门镜里看了看,确实是个推着餐车的客房服务员,我琢磨了下,客房部是乔曼丽的地盘,麦克的人轻易进不来,这服务员又是个女的,应该不是麦克的人,即便是麦克的人也不怕,门口还站着两个乔曼丽的安保人员,于是我回头跟毛贵利示意了下,于宏达紧张的把筹码包死死抱在了怀里。

    我深吸了口气打开了门,服务员推着餐车进来了,可能是受到影视剧的影响,我生怕餐车里暗藏了什么枪啊刀的,想去搜查,但这女服务员一进来就说:“几位放心,是乔经理派我来的。”

    毛贵利压根不信,还是认真搜查了餐车,直到确认没危险后才放松了警惕。

    女服务员说:“这顿饭是乔经理让我送来的,他说几位担惊受怕了一晚,消耗了能量,所以特地送来些吃食,供几位补充能量。”

    说着女服务员就打开了保温盖,只见是几样很精美的特色菜和水果盘,不过我们仍是很小心,因为在食物中下毒也是很常见的杀人手法。

    见我们不吃,女服务员说:“你们可以放心的吃,食物里没毒,乔经理还让我给几位带话,她说麦克很快会通过监控察觉到,是她通过内部通道把人给救走了,很快找上了她,她会跟麦克周旋,争取把麦克拖住,还让你们把筹码交给我,由我找外头可信任的朋友进来,由我把筹码分散给他们,让他们在赌场里转一圈,然后拿着筹码兑换成现金,在让我收集好送过来给你们,跟着乔经理会安排你们走赌场的秘密通道离开。”

    这办法确实很好,只不过把几百万的筹码就交给一个陌生的服务员,让人心里不踏实。

    女服务员说:“请几位尽管放心,我是乔经理的心腹,跟了她很多年。”

    我看向了毛贵利和于宏达,毛贵利眉头有些无法判断,于宏达更是不相信了,抱着筹码包不住的摇头。

    女服务员有些急了,说:“时间紧迫,晚了就来不及了,麦克已经在办公室找乔经理要人了,对了,乔经理怕你们不相信我,还特地告诉了我一个暗号,她说罗辉先生听到这个暗号马上就会相信了。”

    我说:“我就是罗辉,是什么暗号。”

    女服务员说:“杜勇杜叔叔。”

    我一下就卸下了心防,也只有乔曼丽信任的人她才会把杜勇的存在告诉她了,我当下就不在怀疑了,示意于宏达把筹码包拿过来,但于宏达始终不愿意拿过来,毛贵利一把夺过说:“靠,你个守财奴,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死抱着不放,筹码不换成钱一毛钱也不是。”

    于宏达哭丧着脸说:“不是亲自拿去兑换我始终不放心啊,这可是我拿命换来的。”

    我语重心长道:“于总,不管如何我们都要试一试,请相信我。”

    于宏达只好无奈的瘫坐在了沙发上,我把筹码包交给了女服务员,女服务员冲我们点了下头说:“放心,外面的朋友都是乔经理的人,值得信任。”

    说罢她就将食物摆在茶几上,然后推着餐车退了出去。

    我和毛贵利也不绷着了,这一晚上高度的紧张确实消耗了不少能量,是需要补充点能量了,于是我们也不管什么了,坐下就好好吃东西,唯独于宏达根本吃不下,在房间里焦虑的踱来踱去,我们也没管他。

    吃完后我们就坐在那等着了,大概四十多分钟后那女服务员再次推车餐车来了,筹码包已经换成了一个腰包,女服务员说:“我擅作主张给兑换成了美金,体积小方便携带。”

    于宏达打开腰包一看,里面确实有好几摞捆扎好的美元,他这才抹了把汗长吁一口气。

    我心说乔曼丽的心腹还真激灵,这要是换成人民币,搞不好体积会很大,携带确实很不方便,我向这女服务员表示了感谢,又按照资本主义社会的规矩,从一摞钞票里抽出了几张美金打赏给她当小费,女服务员起初还不愿拿,只说是给乔经理办事,不收小费,但在我的坚持下她还是收了,这是应得的。

    女服务员走后于宏达嘟囔道:“人家都不要你硬塞给她干什么,我这钱又不是风刮来的,是我用命。”

    毛贵利不耐烦道:“行了,你说多少遍是用命换来的了,我他妈耳朵都快起茧子了,罗辉的意思是觉得这服务生面对这么多美金都没动心,还坚持完成任务,很难得,所以花上点打赏人家也好让人家做事卖力点,等下我们脱身的时候兴许她还会派上用场,真不懂你是怎么当上服装厂老板的,连这点用人的套路都不懂,这服务生要是直接把美金拿着跑了,你也没辙是不是?”

    于宏达这才不做声了。

    有过了将近半小时左右,门铃响了,我透过门镜一看是乔曼丽赶紧把门打开了。

    乔曼丽着急忙慌的进来说:“你们快跟我走,麦克受到我的阻挠无法对你们怎么样,但他已经汇报了大老板,大老板马上就赶过来了,到时候我也帮不了你们了。”

    我有些担心乔曼丽的安全,说:“曼丽,你会不会有危险?”

    乔曼丽冲我嫣然一笑说:“罗辉你放心,我和我妈咪给永利皇宫工作了这么久,我在工作上的表现很好,从来没有出错,大老板多少还卖我点面子,我不会有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