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密道亡命-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20章 密道亡命

    乔曼丽越是表现的轻松我越是担心,赌场这种地方除了讲钱外还有人会讲情义吗?把出老千的人放走,这等同于勾结外人坑赌场,大老板哪怕再怎么开明,恐怕也不会这么轻易罢休吧?

    乔曼丽有些急了,催促道:“快点,晚了就来不及了!”

    虽然还是很担心乔曼丽,但她已经帮我们安排好了,我要是还留下就是辜负了她的心意,只能在心里默默祝福她了,但愿像她说的那样大老板会顾念旧情,不追究她更大的责任,也希望她吉人天相能逢凶化吉吧。

    在乔曼丽的带领下,我们从安全楼梯下来,在楼梯间里我们还遇上了刚才那个女服务员,她打扮成了清洁大婶的模样,在这里接应我们,直到看着我们往下跑,她才推来垃圾桶摆在楼道里,做一些小小的阻拦措施。

    毛贵利白了于宏达一眼:“看到了没有,这就是金钱的作用,你舍不得那点小费,人家未必帮你做这些事,这一点小小的措施很可能会成为我们逃脱的关键。”

    于宏达尴尬的说:“毛老板教训的是,唉,我也是一时糊涂。”

    我们跑到了地下负一层,这里是酒店的机房,密布着下水管道、中央空调机以及各类设施,乔曼丽说为了照顾有些身份特殊的赌客遇上麻烦可以顺利脱身,所以在机房里修了一条连接外界的通道,这是所有澳门赌场私下不成文的规矩,我心说身份特殊的赌客恐怕就是内地来的达官政要了吧。

    乔曼丽正要把我们送进密道却停下了脚步,她用手轻轻按了下耳朵里的无线耳麦,神情凝重道:“我的人汇报,麦克带着大老板进了客房部,有大老板镇着我的人挡不住他了,我必须回到办公室,否则就解释不清了。”

    我点点头说:“你尽管回去,小心点曼丽,真是谢谢你了。”

    乔曼丽笑笑说:“不客气罗辉。”

    说完乔曼丽就神色古怪的盯着我看,我仿佛感受到了她眼中的一股柔情和爱意,她的这种眼神我在跟朱美娟谈恋爱的时候从她的眼睛里看到过,简直一模一样,难道乔曼丽因为在杂物房里发生的暧昧爱上我了?这不可能啊,那是因为情况紧急不得已为之的,我们总共也没见几面,都算不上正式的朋友,更遑论对我产生爱意了,她做这些事不过是为了还杜勇的恩情,我一时有点想不通她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乔曼丽指着机房角落里一个镶嵌在墙上的四方排气扇说:“那是个虚设的排气扇,很容易拆下来,你们爬进去后内部空间会变大,密道会通向一家葡萄酒的地下酒窖,到时候就能出去了。”

    毛贵利担心道:“乔经理,这条密道既然是酒店方的,他们没准会从葡萄酒地窖堵我们也说不定,到时候我们可就是老鼠钻风箱两头受堵了啊。”

    乔曼丽掏出一把钥匙递给我,说:“别担心,虽然那地方也是酒店的产业,但大老板信任我所以只有我有钥匙,一时半会他们是无法堵住你们的,快走吧。”

    我拿着钥匙越发的担心了,乔曼丽这是破釜沉舟了,拿着大老板对她的信任救我们出去,这太危险了,要是她被大老板抓了后果不堪设想,我不相信这世上有那么仁慈的老板,在属下背叛自己后还能对她客气?

    想到这里我说:“曼丽,不如你跟我们一起走吧。”

    乔曼丽一边退后一边摇头,还冲我微笑,眼里甚至含着泪光,跟着她调头往回跑。

    毛贵利嘀咕道:“这女人是不是对你有意思?那眼神就像在跟爱人依依不舍告别似的。”

    连毛贵利都看出来了,看来还真有点这个意思,不过眼下我也没时间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赶紧招呼于宏达和毛贵利,一起把那个排风扇给拆卸了下来,正当我们想爬进去的时候,楼道里忽然传出了垃圾桶翻到从楼梯上滚下的巨大动静,以及大量凌乱脚步声,我们一下警觉了起来,他们来了!

    没想到那服务员做的小事起到了给我们示警的作用,这点小费还确实给的值!

    于宏达已经慌的钻进了通道,毛贵利说:“快走吧,他们来了。”说完他也钻了进去。

    我犹豫不定,乔曼丽不知道会不会碰上他们,如果直接碰上哪怕她巧舌如簧恐怕也解释不清了。

    正当我犹豫不定的时候乔曼丽忽然从楼道里退了回来,神情慌张道:“看样子我是真回不去了,也罢,给赌场打工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离开了。”

    我钻进了通道,乔曼丽紧随其后钻了进来。

    我们跪着爬行过一段十来米长的通风管道后,眼前的空间就大了起来,出现了一条人工修建的通道,就跟一条小巷子似的,通道顶上还安装着矿灯用来照明,人也能站起来了。

    我们加快速度跑了起来,没多久那些人也追进了密道,回头甚至能看到人了,凌乱的脚步声响彻了整条密道,我们的心全都提到了嗓子眼。

    可能是追的吃力了,麦克突然在身后大叫:“要是再跑我就开枪了!”

    我们本能的停下了脚步,只是一停顿乔曼丽就叫道:“别管他继续跑,这是唯一的机会了!”

    于宏达一听拔腿就跑,我和毛贵利正打算跑,突然传来“嘭”的一声枪响,我们俩都被惊的一抖,枪声在密闭的通道里回响,震的人耳膜生疼。

    毛贵利吓坏了,不住的去查看自己身上是不是中弹了,发现没中弹后腿一软,靠到墙上,喘气道:“哎呀丢雷楼某,我顶个肺啊,老子只不过来当个司机,怎么搞得跟碟中谍似的要亡命了,罗辉,这次老子要是真交待在这里了,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

    我哪还顾得上毛贵利在说什么,因为我看到乔曼丽的心口有个弹孔,血就像喷泉似的在涌流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