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临终一吻-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21章 临终一吻

    我浑身颤抖,张大了嘴巴,失声叫道:“曼丽!”

    毛贵利上手拽我:“快跑啊还曼什么丽,你有阿娟了啊,不要命了啊!”

    我一把推开了毛贵利,龇牙瞪眼道:“要跑你跑,我罗辉从来不会丢下同伴!”

    毛贵利愤怒道:“痴线,死扑街,老豆懒得管你了!”

    说罢他就一甩手拔腿跑走了,乔曼丽的脸色霎时间就苍白了,嘴唇抖动,身体踉跄,突然朝我倒了过来,扑到了我身上,我赶紧扶住了她。

    又是几声枪响,子弹击中通道两侧的石壁,火星四溅,我本能的缩了缩。

    乔曼丽趴在我怀里,虚弱的说:“快、快跑,别管我。”

    我拧眉道:“这不可能,我罗辉绝不丢下一个同伴!”

    说罢我就拦腰抱起了乔曼丽,抱着她艰难朝出口跑去,乔曼丽挣扎着想让我放下她,只是她失血过多实在太虚弱了,根本没办法挣脱开我,没一会她的眼泪就夺眶而出了,颤声道:“不要这样,这样我们都会死在这里的。”

    我一边跑一边说:“曼丽你受了重伤,不要在浪费力气说话了。”

    乔曼丽只得放弃,最后将头埋在我怀里呜咽了起来,通道两侧的石壁上火星四溅,我都能听到子弹从我耳边呼啸而过的嗖嗖声,我抱着乔曼丽不顾一切的往前冲,不知道是这些人也慌了手抖,还是真的枪法很烂,又或者我罗辉平时做了好事福报深厚,居然奇迹般的让我躲过了子弹,顺利的到达了出口。

    于宏达和毛贵利并没有离开,还在出口通道外等我,两人将我和乔曼丽吃力的拉了上去。

    我看了他们一眼说:“还算你们有良心,没有丢下我,多谢。”

    毛贵利气愤的指着酒窖的门说:“有良心个屁啊,你当我不想跑啊,钥匙啊。”

    我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慌忙去掏钥匙,密道里传出了那些人追过来的动静,慌的我刚把钥匙掏出来就一下甩了出去,还不偏不倚掉进了密道口里。

    毛贵利和于宏达吓的眼睛都瞪起来了,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于宏达一下瘫坐到了地上,哭丧着脸不停的嘟囔:“完了、完了、全完了。”

    毛贵利像疯了一样上来掐我脖子,骂道:“罗辉你个王八蛋,还能不能做件好事,我要被你坑死了!”

    密道口处传来了麦克的大笑声,看样子他拿到钥匙了,一双手扒到了通道口子上,毛贵利顾不上掐我了,过去就一脚跺在人家的手上,对方吃疼哀嚎,毛贵利又是一脚直接踹在对方头顶上,把这人踹的摔了下去。

    我回过了神,赶紧让乔曼丽平躺在那,然后撕下衣角的碎布,按在乔曼丽心口上,先控制伤口的血流,以免乔曼丽失血过多。

    毛贵利和于宏达这会在那把一个个的红酒木桶挪过去,堵在通道口,麦克的人在下面开枪,木桶被打穿,红酒都涌进了密道,下面的人都被呛的咳嗽了起来,酒窖里弥漫起了醇香的红酒味。

    毛贵利见我在帮乔曼丽按压着心口,又是一通乱骂,跟着说:“你这家伙迟早死在女人身上!”

    我愤恨的回头瞪着毛贵利,说:“要不是曼丽豁出自己的命,你能安然无恙吗?恐怕连酒店都出不来吧!”

    毛贵利不快道:“那还不是被你害的,非逼我带你找人,结果找进了魔窟。”

    于宏达见我们快要吵起来了,赶紧劝住道:“哎呀两位高人,你们别争了,这都是我的错,是我贪心才害了你们,咱们现在别吵了,还是想想办法出去吧,我看过这酒窖的门,是扇厚实的木门,只要能有斧子什么的利器,就能劈开,钥匙根本不重要了。”

    于宏达这么说毛贵利才转移了注意力,不跟我吵了,开始在酒窖各处寻找趁手的工具,于宏达不停的抱来盛满红酒的木桶,码放在通道口,倒是能阻挡一阵子。

    乔曼丽这时候突然咳嗽了起来,她这一咳居然喷出了许多血来,看样子血都倒流灌入气管了,这是一个人即将死去的征兆了,我一下慌了神,搂着乔曼丽不知所措了。

    乔曼丽这时候突然拉住了我的手,她的手冰冷如铁,体温正在散去。

    “怀怀表。”乔曼丽气若游丝道。

    我赶紧乔曼丽身上摸怀表,还真在她的外套内兜里摸到了怀表,问:“曼丽,你要怀表干什么?”

    乔曼丽哆嗦道:“打打开。”

    我有些纳闷,但还是打开了怀表,当我看到怀表的盖子里裱的一张照片时,顿时明白在杂物房里发生的那些暧昧,以及她为什么会对我有那种充满爱意的眼神了,敢情是我自作多情了,人家根本不是爱上我了。

    怀表里的这张照片是乔曼丽跟一个年轻男人的合影,两人十分亲昵的将脸贴在一起,撅着嘴十分俏皮可爱,一看就是情侣,而照片里的这个年轻男人居然跟我长的很像,虽然不能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我跟这男人至少有八分相似,比那些电视上的模仿秀都还要像,这真是太巧了。

    乔曼丽伸出颤抖的手,轻抚着我的脸颊,泪水滑落,哽咽道:“你跟他实在太像了,看到你我就感觉他还没离开我,可惜、可惜你始终不是他。”

    乔曼丽失落的把手放开了,这时候她又咳出了几口血来,我有些急了,这要是还不送医怕是性命不保了。

    乔曼丽抓住了我的手,颤抖道:“阿ben,我冷。”

    她这是意识开始不清,把我当成那个男人了,此刻我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了,立马将她紧紧搂在怀里,乔曼丽扬起了温暖的笑容,抬眼看着我吃力的说:“阿ben,我真的很爱你,你能不能再吻我一次?”

    我无法拒绝一个将死之人最后的愿望,眼泪顿时就下来了,我抛开了所有杂念和顾虑,闭上眼睛俯身下去,重重的吻在了乔曼丽的唇上,与此同时我也感觉到乔曼丽的气息消失了,手慢慢的从我身上滑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