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生死一线-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23章 生死一线

    这两人难道是宿世的冤家,这辈子没解决的仇死了还要延续下去?

    毛贵利说:“我算是听出来了,这位老师,你自己也会说是佛牌里已故的阿赞师傅杀害了阿赞力,这会怎么赖到罗辉头上了,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个阿赞师傅是受罗辉指使杀阿赞力的?又怎么证明罗辉就是他的首脑?不能说走的近一点就是谁指使了谁,我前些日子还跟某个地区的财政局局长走的很近呢,难道是我指使了他贪污?没道理嘛,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谁动的手你找谁,你找罗辉报仇这逻辑狗屁不通啊。”

    毛贵利的质问把麦克都给弄的无言以对了,脸色涨的通红,我不禁对毛贵利的犀利言辞佩服不已。

    这里是澳门,是属于对方的地盘,考虑到我们面临的处境,硬来对我们没半点好处,所以我只能顺着毛贵利的话顺杆爬,偷换概念玩起了逻辑游戏,说:“麦克师傅,我的确跟阿赞鲁迪走的很近,但我们靠本事夺得了那批阴料宝藏,也没有得罪阿赞力,阿赞力受到利益驱使对我们进行阻挠,是他动手在先,现在出了事你找我们算账,是不是有点合理?”

    于宏达立即接话说:“就是。”

    我接着说:“我们的生命受到威胁,阿赞鲁迪只好出手跟他斗法,只能算是自卫,更何况我从来没指使过他杀阿赞力,但阿赞师傅们的斗法你也知道了,都是你死我活的,难免有一方会出事,我举个简单的例子,要是阿赞鲁迪出了事,那我是不是也要找你报仇啊?这没道理嘛,我要找也是找阿赞力啊。”

    麦克的脸色十分难看,脸部肌肉抽动,龇牙咧嘴,显得很愤怒,突然他大笑了起来,说:“随便你们怎么说好了,懒得听你们废话了,我是来抓几个在赌场出老千的,跟其他事没关系!”

    没想到这家伙也耍起了无赖,反正都是要对付我们,用什么理由都行了,看来麦克是不会善罢甘休了,我们要想离开就必须把这家伙和他的手下解决掉才行!

    可问题是他们不仅手里有枪,麦克又是个有能力的阿赞,而我们三人一个是工厂老板,一个是佛牌商,我又是个半吊子,从来没经历过斗法,等于没战斗力,光从纸面实力分析我们就必输无疑了,还怎么跟他们玩?

    这时候麦克的手下也爬上来了,七八个人七八条枪,我们不用反抗都已经被控制了,只要一动保准会打成了筛子。

    我们三个靠到了一起,紧张的不行。

    麦克大笑了起来:“继续说啊,怎么不狡辩?啊哈哈哈。”

    笑着笑着他便慢慢退后,几个安保人员迎上来,拿枪指着我们,麦克扬起了手准备发号施令。

    现在也只能拖一时算一时了,我灵机一动道:“两个法师见面居然用枪解决问题,你也配做阿赞师傅?阿赞力虽然心术不正,可好歹对得起法师这个称呼,至于你呵呵,还是算了吧。”

    麦克诡笑道:“罗辉,你不用激我了,我可不是老派阿赞师傅,讲什么单打独斗和江湖道义,斗法?哈哈哈,能用枪解决的我干嘛要消耗法力?”

    没想到这招不管用,我有些不淡定了,难道今天真要交待在这了?

    这时传来了抽泣声,于宏达居然哭了,只见他做出了一个让人吃惊的举动,把那块佛牌慢慢戴在了脖子上,嘴里念叨这块佛牌的禁忌:“不能把佛牌戴在靠近头部和心脏的位置,否则会迷失心性,被阴灵反噬,占据身体和意识,我记得禁忌呢。”

    我惊道:“于老板,你要干什么?!”

    于宏达抽着鼻子,将腰包递给了我,哽咽道:“不带走钱被这帮家伙杀死,带走钱被佛牌里的大神反噬弄死,反正横竖都是死,小罗,麻烦你把这包钱交给小韩,让他帮我理财投资,就以我儿子的名义去签这份合同,也算是我给儿子留下点东西了,对了小罗,刚才你说这佛牌里的大神是你死去的阿赞师傅朋友,既然是朋友,你能不能跟他打个商量,让我死的别太难看。”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麦克可能意识到不对了,大喊一声:“动手!”

    麦克的话音刚落我就听到了枪响声,于宏达几乎是在同时拦到了我们身前,张开双手,以他发福的身躯做了我们的人盾,帮我们把子弹都挡住了,我和毛贵利只能自保抱着头躲在他身后。

    一阵枪响过去后,于宏达的身上流出了很多血,不断的流到地上,但于宏达仍悍然站立没有倒下。

    我身上的符螺忽然示警,与此同时对面那些人的脸色一下就变了,就连麦克也出现的骇然的表情,很快我就注意到于宏达身上冒出了别人看不到的淡薄黑烟,就像从体内烧出了黑火似的。

    我回过神来了,于宏达跟阿赞鲁迪形成了契约关系,于宏达在某种程度上也算阿赞鲁迪的主人,在于宏达没有被反噬之前,谁要是以别的形式打断这段关系,那就是在惹佛牌里的阿赞鲁迪,在加上于宏达故意把佛牌戴在脖子上,让佛牌靠近心口触犯禁忌,会让阿赞鲁迪更愤怒,迫使他占据的自己身体和意识,这么一来等于把阿赞鲁迪放出来了,既然阿赞鲁迪是我的朋友,又这么厉害,于宏达应该觉得他不会伤害我,所以选择了赌一把,把生的机会留给我和毛贵利!

    于宏达这个生意人一点都不笨,他摸到了反噬的原理,并且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想了这么远,这才做出了这个觉得,这个赌徒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还在选择一场豪赌,赌我们能活着把钱带出去给他儿子!

    麦克定了定神怒吼道:“开枪啊,还在等什么!”

    可他的手下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持枪的手都在颤抖,迟迟无法瞄准开枪,又或者说他们不敢开枪了,我悄然往边上移动了几步,往于宏达的正面看去,这一看也把我给震惊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