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阴灵的对决-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24章 阴灵的对决

    只见于宏达的脸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灰青色,黑色经络在脸上时不时隐现,黑瞳变的很大,眼白都变成了红色,阿赞鲁迪那张熟悉的脸庞以黑气形态浮现在了于宏达脸上!

    很快我还看到了离奇的一幕,镶嵌在于宏达身上的子弹,正在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往外动,就好像体内有一股力量在往外挤子弹似的!

    我眨个眼的功夫,子弹突然同一时间弹出,飞向了对面!

    等我扭头看去的时候麦克的手下悉数中弹,发出哼响倒在了地上,痛苦呻、吟,有两个手下不甘心,朝于宏达再次开枪,更诡异的一幕发生了,于宏达身上的弹孔里喷出了黑气,直接将高速飞过来的子弹托住,几颗子弹顿时悬浮在了空中,怎么都近不了身。

    于宏达张开双臂仰头吼了一声,子弹居然调头,飞向了那两个朝他开枪的人,正中眉心,当场毙命!

    剩下那几个手下早被这诡异的事吓傻了,在地上不住往后缩,缩到了麦克脚边。

    毛贵利被镇住了,说:“就跟《黑客帝国》似的。”

    我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阿赞师傅的阴灵发怒有多可怕!

    麦克毕竟是个阿赞,对发生了什么多少了解,只见他稳住了情绪,抬腿把脚边的手下给踢开,骂道:“一群废物!”

    说罢他便双手做祈祷状,嘴里念起了经咒,不多时他手上的那枚人骨戒指里飘出了暗红烟气,这股烟气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骷髅头形态,升到了麦克的头顶上方。

    麦克半仰着头,摊开双手朝上继续诵经,暗红烟气慢慢落下,落到他身上像是浸透了皮肤,消失不见了,没多久我就发现他身上的肌肉在膨胀,青筋暴起,甚至还能看到青筋里有气流在游走,脸色渐渐变成暗红,头发竖起,看着还有点吓人。

    毛贵利颤声道:“这是什么邪门的黑法?”

    我说:“毛老板你不是吧,亏你还是个牌商呢,这是控灵术啊,稍微有点能力的阿赞师傅都会这招啊,借用阴灵力量对付敌手,能使自己刀枪不入,力大无穷,相当强悍。”

    毛贵利咽了口唾沫说:“我是牌商不假,控灵术我也知道,但我真没见过控灵术是怎么玩的啊,看着怪吓人的,这一红脸一黑脸的,这是要关公战秦琼啊。”

    我不说话了关注着情况的发展,没想到阿赞鲁迪和阿赞力会通过这种奇特的方式再次相遇,真是让人做梦都想不到。

    两人彼此冲向了对方,麦克率先发难,一拳打在了于宏达的腹部,只见于宏达缩了下小腹,这拳的力道直接震到了背部,背部的衣衫立马就破开了一道口子,皮肤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在变的暗红,与此同时他整个人向后飞出,撞到了墙上,墙上出现了一个人形凹痕,碎石脱落,激起粉尘。

    我和毛贵利吃惊的张大了嘴巴,这力道显然超出了正常人的范围,也只能是阴灵带出来的力量了。

    麦克发出了阵阵阴笑。

    于宏达从墙上滑落站定,连吭都没吭一声,后撤一步,右脚踩在墙上,借力一蹬,人就像炮弹似的飞了出去,他直接把自己的头作为武器,冲击向了麦克!

    麦克双手变掌,以双手硬生生托住了于宏达的头,不过于宏达的冲击力十分强悍,导致麦克的双脚在地上向后滑,地上都出现了两道深深的印记,要知道这地窖的地面可是水泥地!

    两人的战斗已经超出了常人范畴,看着都有点科幻了,没想到阴灵附在人体上会产生这么强悍的力量。

    两人你来我往,不分上下,每一招都产生强烈的气流冲击,没多久这地窖就被两人的战斗弄的千疮百孔,我们稍微靠的近一点都容易受到波及,无奈只能退开了。

    毛贵利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分出胜负,还看什么看,咱们不管了,赶紧想招逃命吧。”

    说罢他便跑去拿了麦克手下的枪,对着地窖木门的锁开了两枪,锁被打烂落地,木门打开了,毛贵利招呼我离开,不过我摇了摇头。

    毛贵利急了:“老大,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我沉声道:“阿赞鲁迪是我的朋友,我必须留下。”

    毛贵利说:“你不要命了啊,他已经死了,现在只是个盛怒的阴灵,生前在善良的人变成阴灵也有很大的怨气,他是分不清你是他朋友的,等他对付了麦克,调头就会对付活着的人了!”

    我咬牙说:“不管阿赞鲁迪是死是活,他都是我朋友,我不走,况且麦克的手下有几个还活着,他们看到了这一幕,如果不。”

    毛贵利愤怒不已,上去就对着那几个还没死的手下补了几枪,直接把他们打死了,说:“这样总没有后顾之忧了吧?”

    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毛贵利说:“他们不死我们就得死,况且他们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也必须得死,老子这次给你当个司机,真是倒霉出了天际,现在又搞的要杀人,大哥,你还要怎么样啊,快走吧求你了。”

    毛贵利说的也没错,阴灵毕竟不是人,生前再怎么善良横死后也怨气很大认不清人,没办法我只能跟毛贵利跑出去,不过我们刚跑出地窖,下面又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动静,我迟疑了,我实在不忍心就这么丢下阿赞鲁迪了,索性心一横,把毛贵利往上一推,丢下一句:“把车开到这边来等我!”

    我退回地窖把门带上了,随着刚才那声巨响后地窖里陷入了一片死寂,我机械的回头看去,只见麦克已经跪在了地上,状态也恢复了正常,戴在手上的戒指已经裂开,脱落掉在了地上。

    于宏达就站在麦克的跟前,右手按在他的头顶,看来阿赞鲁迪始终还是比阿赞力强,即便成了阴灵也一样。

    我欣喜不已正想开口叫阿赞鲁迪,哪知他右手突然变黑,施力猛的一拧,麦克的头就像陀螺似的三百六十度转了好几圈,脖子都被拧成了麻花状,颈骨当即折断刺破喉咙,鲜血喷溅,当场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