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收徒弟-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26章 收徒弟

    车子飞驰在港珠澳大桥上,清晨的海风有些凉意,远处朝阳已经升起,毛贵利轻咳了一声说:“罗老弟,这笔钱。”

    我知道他心里打什么主意,白了他一眼,将腰包小心的夹在腋下。

    毛贵利笑呵呵道:“六百万六百万啊,难道你都不动心吗?佛牌失效了,就算我们用这笔钱也不会有事了,于宏达已经死了,钱上又没有写名字,不如咱们二一添作五。”

    我鄙夷道:“毛老板,这钱可是于宏达豁出自己的命给他儿子留的遗产,你忍心据为己有?”

    毛贵利不屑道:“我们何尝不是豁出了命,难道不该拿点补偿?”

    我想了想说:“不管怎么说这笔钱不能动了,我不否认你这次帮了我大忙,这样吧,我自掏腰包给你点补偿,你要多少?”

    毛贵利“切”了一声:“你能给我多少,五千还是一万?算了吧,你的钱是真不好拿,我就要了你八千,居然害老子玩了一夜的命,你的生意以后打死老子也不做了。”

    我哼道:“不要算了,我也省钱了。”

    毛贵利开着车不搭理我了,不过这一路上他时不时的唉声叹气和抱怨,我也不想搭理他,紧紧护着钱。

    我看过腰包里的钱,里面还多了一份合同,合同是韩飞早些时候提供给于宏达的,也不知道于宏达是什么时候签的,不过多半是在赢得这六百万后在酒店里悄悄签的,估计在我们跑路的时候他就预感到不好了,所以把这合同夹在了里面。

    于宏达死在澳门的消息,他的现任老婆和前两任老婆迟早会知道,服装厂的继承问题肯定会成为一个矛盾纠纷,不过这已经不关我的事了,我只要把钱和合同交给韩飞,让他待为理财就行,合约期限是五年,五年一到这钱就归于宏达的儿子所有了,至于在这五年中是赔是赚我就不知道了,但理财公司有规定,即便出现亏损情况也不会超过一半,也就是说最坏的结果于宏达儿子也能拿到三百万,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

    把我送到珠海的机场后毛贵利连招呼也没打,就驾车而去,估计还在生我的气。

    我订了最快一班到泉州的飞机回到了泉州,韩飞收到消息已经在机场接我了,我将钱和合同交给了韩飞,韩飞激动不已,当即把钱存在了中国银行里,以免带在身上不方便。

    存完钱后韩飞吁了口气,问起了我在澳门发生的事,我简单说了遍,韩飞吃惊不已,感慨这单子费了这么多周折才签下,实在太不容易了。

    我们回到了酒店,我询问起了李娇的情况,韩飞说范晓良的遗体已经被父母领走了,李娇也跟着回了老家,既然这样我也不给李娇打电话了,她的人生该让他自己做决定,我已经不能做什么了。

    我收拾了东西打算回武汉了,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临行前韩飞突然将我叫到了他的房间,只见他面色凝重,似乎有什么很重要的事要跟我说,我问他有什么事,韩飞终于做出了决定,突然跪在了我面前,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把我给吓了一跳,赶紧扶起他说:“阿飞,你这是干什么?”

    韩飞说:“罗哥,我已经想通了,等我把单子带回去,拿到提成后就辞职不干了。”

    我诧异道:“这是什么意思?你刚签到了单子,怎么突然就说不干了?”

    韩飞认真的说:“这几天跟罗哥你在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事,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我问:“啥道理?”

    韩飞说:“人生需要折腾,不折腾根本没法出人头地,我不想过那种平淡无奇的人生,我要过像罗哥你这样丰富多彩的人生。”

    我哈哈大笑说:“得了吧,还丰富多彩呢,我这样的人生随时都会没命,就拿我去澳门经历的一晚上来说,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韩飞不以为然道:“就是这样才刺激啊,这几天跟罗哥你相处,让我看到了一辈子都没见过的新奇事情,还让对佛牌这一行产生了浓厚兴趣,所以我想拜罗哥你为师,跟你学习做佛牌和驱邪生意!”

    我拧了下眉问:“你是认真的?”

    韩飞认真的点了点头:“比真金还真,我已经考虑清楚了,希望罗哥你成全我。”

    我叹道:“阿飞啊,你还年轻可要想清楚啊,这行可不是闹着玩的,就像个江湖,踏进江湖就没有回头路了。”

    韩飞再次跪了下来,还抱住了我的大腿,露着殷切的目光说:“罗哥,我真不想过那种普通人的生活了,每天就像台机器朝九晚五,太没劲了,但这行就不同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有,太精彩了,跟你这两天发生的这些事一下就把我套住了,再让我干别的我都提不起兴趣了,我的人生就需要打鸡血。”

    我为难道:“你先起来再说。”

    韩飞不依不饶,像个女人似的抱着我大腿撒娇哀求我收他为徒,我有些没辙,只好说:“跟你说实话吧,我根本没什么法力啊,就是个半吊子,你让我怎么收你为徒啊,这不是开玩笑吗?”

    韩飞坐到地上,撒泼道:“我不管,总之我一定要拜你为师,就算你没法力也要拜,你身上值得我学习的地方太多了,法力都是次要的,你要不答应我改天就跑到武汉去找你。”

    这小子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我想了想,如果不答应他这小子搞不好会一直纠缠我,没准真会跑到武汉去,算了,想敷衍着他再说吧,兴许他只是一时头脑发热,等他回了公司拿到那笔提成,他就不会想这一出了,于是说:“那好吧。”

    韩飞很高兴,一骨碌爬了起来,将我按在沙发上坐着,然后跑去倒了一杯水,又跪到我面前,毕恭毕敬的端着茶,给我磕了个头,道:“师傅,请喝茶!”

    我也只能接过了茶,喝了这杯拜师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