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人性弱点-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27章 人性弱点

    喝过拜师茶后韩飞就改口了,师父前师父后的让我心虚不已,我自己都还是人家的徒弟没出师,又怎么能当他的师父?

    我赶紧跟韩飞告辞,逃似的离开了酒店,不过我还不能马上离开泉州,因为我答应了潘红斌要给他一个交待,但这事不能直接跟潘红斌说,毕竟他是张广发的人,而张广发又跟尸油鬼王古路柴有生意来往,他的阴牌大部分都是从尸油鬼王古路柴那里请的,如果我要给阿赞鲁迪报仇,势必要杀了尸油鬼王古路柴,这么一来就会对张广发的生意造成影响,搞不好他还会觉得我是在故意断他财路,所以这事要小心处理。

    我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一套好的说辞,于是就去了潘红斌的店里。

    我告诉潘红斌,我打听这块佛牌出自谁人之手和里面的阿赞师傅阴灵是谁,是因为这佛牌的供奉物品有点特殊,很不好搞,所以我想多了解一些,好给客户一个交待,提供更好的服务赚更多的钱,我还添油加醋说供奉物花了很长时间去寻找,后来才知道是道柬埔寨国菜,要是能早点知道佛牌里的阿赞师傅阴灵是个柬埔寨人,我就不用走那么多弯路了。

    潘红斌并没有怀疑,笑说:“也怪我一时疏忽说明书没写清楚,阿莫克鱼这件供奉物在国内确实不好弄,难为罗老板了,本来你是从我这请的佛牌,是我客户,我该替你解决问题的,多谢罗老板做了本该我做的事。”

    我摆手说:“不客气小事情,能自己解决就自己解决喽,何必麻烦潘师傅,这次来泉州能认识潘师傅这样的高人是我的荣幸,要是潘师傅不介意,以后我们可以多多来往,我想交潘师傅这个朋友。”

    潘师傅听我这么说很高兴,当即就表示能交我的朋友也是他的荣幸。

    人都是喜欢听好话的,潘红斌也不例外,张广发出钱把他送到泰国学法,一直把他当下人一样,这点从他对张广发毕恭毕敬的态度就能看出来了,他觉得自己欠了张广发的人情,不敢造次,但每个人都是有尊严的,没有人生来就是低人一等,所以在他的内心深处一定是想得到平等的尊重。

    我正是揣摩到了他身上的人性弱点,才夸他是个高人,又卸下老板的架子要跟他交朋友,他觉得自己得到了尊重,心里肯定很满足,对我有了好感,我们之间的信任就建立起来了,他自然就不会太怀疑我打听那些事的动机了。

    这事成功圆过去后我跟潘红斌告辞了。

    本来我想尽快赶回武汉,跟吴添和朱美娟交待一声,在把店里的事打点一下,然后就去泰国,但黄伟民的一个电话又把我留在了泉州。

    我在去机场的路上接到了这个电话。

    黄伟民说:“阿辉啊,李娇那个未婚夫都嗝屁了,李娇自由了,听说她已经回了老家,至于她来不来泰国也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跟她联系就好,既然用不上那十万块了,你是不是该把钱还给我了啊。”

    我冷笑说:“你都打几次电话找我要钱了,怎么,你还怕我把你那十万块据为己有了不成?”

    黄伟民尴尬道:“看你说的,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我还是很相信阿辉你的人品的,要是不相信你我会跟你合作开佛牌店嘛?难道你忘了,我每个月的月底都要往家里汇钱啊,这钱我得给我老婆汇去啊,她催的紧。”

    我挖苦道:“你老婆生怕你有钱在收在外头胡搞?”

    黄伟民并不搭理我的挖苦,似乎想起了什么,说:“对了,你现在还在泉州吗?”

    我说:“还在,不过正打算去机场回武汉了。”

    黄伟民激动道:“那你先别回去了,反正我的老家也在泉州的乡下,就劳烦你跑一趟把钱给我老婆送过去,免得你汇过来我又要汇回去,白花手续费不是。”

    我说:“你这人真抠门啊,这点手续费也要算计,我的时间和车费不是钱吗,难道你要我走路送过去?”

    黄伟民陪笑道:“阿辉老弟别这么说嘛,我们不仅是生意上的伙伴,还是朋友,这点忙。”

    虽然我挺烦黄伟民这嘴脸,但他说的也没错,好歹也是一场朋友,这举手之劳该帮还是要帮,不过送过去有点麻烦,我说:“那你把你老婆的银行账号发过来,我直接去银行转账,国内转账没手续费,这总行吧?”

    黄伟民笑呵呵道:“这样好是好,但但我觉得还是你亲自走一趟比较好啊,因为我老婆说有些家乡特产要发到泰国来给我,我看你这么久没来泰国了,估计也差不多要来了,所以你去直接帮我拿了,到时候你来的时候给我带过来,这不是省了快递费嘛,跨境快递贵啊。”

    我又好气又好笑,真是无语了,这家伙这是什么德性,又贪钱又抠门,服了!

    没办法我也只能答应了,不过他提起去泰国我的心情沉了下来,说:“对了黄老邪,我确实要去泰国了,不过有件事我要先告诉你了,希望你有时间把这事转告给阿赞峰。”

    黄伟民有些无奈说:“又是什么生意要我去找阿赞峰啊。”

    我沉声道:“不是生意,是阿赞鲁迪出事了。”

    我把整件事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黄伟民,黄伟民听完后也震惊了,说:“没想到阿赞鲁迪被尸油鬼王古路柴杀死了,尸油鬼王这个挨千刀的!”

    我说:“我们都受过阿赞鲁迪的恩惠,他也是为了帮我们才遭到了毒手,所以这事我们脱不了干系。”

    黄伟民吃惊道:“你该不是想找尸油鬼王古路柴报仇吗?这可太危险了啊,上次我们都没解决他,还那么狼狈,难不成这次要送上门去?”

    我说:“不管怎么说我们总要为阿赞鲁迪做些事,别废话了,有时间帮我把这事转告给阿赞峰,先听听他的意见,我大概两三天内就会去泰国了,挂了,我把钱给你老婆送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