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配阴婚-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29章 配阴婚

    到了李娇老家后我给她打电话,但不管怎么打都没人接,无奈只好进村打听了,幸好村子不大,村民们大多彼此认识,很快就打听到了,可找上门才知道李娇并没有回来,她父母还说李娇跟她男人在市里搞工程。

    我很诧异,原来范家并没有把这消息通知李家,这事有点不对劲了,发生这么大的事为什么范家不通知李家?毕竟就快成亲家了,这好像说不过去啊,就算不想通知那李娇也该跟家人交待一声吧?

    我只能给李娇打电话,不过李娇的手机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这让我心里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找了个借口问李父范家住在哪,李父说范家在离这不远的一个村子,大概有十公里远,我赶紧来到村口搭城乡巴士前往范家所在的村落。

    到了后我找一个村民打听情况,他说他认识范晓良的未婚妻,但他没见李娇回来,只是看到范家把范晓良的遗体运回来了,同时他还说了一个让他觉得纳闷的事,他说村里的丧葬白事按照风俗一般要停尸三天,进行一些必要的宗教仪式后才会出殡,但范家很奇怪,把遗体运回来后根本没有停尸,马上就草草出殡了,好像还很急,夜晚就出殡了,这在村里的白事中真是前所未见,所以他觉得奇怪,但毕竟是人家的家事,他也不便过多打听。

    我问了这村民具体是什么时候出殡的,村民说就是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也就是我在澳门的晚上了,我赶紧给韩飞打电话,问他有没有见到李娇跟范家人一起离开。

    韩飞说:“有啊,我还亲眼看到娇姐坐上运尸的灵车呢,她跟范家人一起回去了,怎么了师父,娇姐出什么事了吗?”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不好说,跟韩飞也解释不清楚,我只能说没什么事随便问问,挂了电话后我就直奔坟山过去,因为我猜到可能会发生什么事了。

    在咱们中国落后的农村地区有一种很邪恶的陋习,就是配阴婚,也叫冥婚,通俗点说就为死人找配偶,男女在定婚后,未等迎娶过门就因故死亡,老一辈人认为不替他(她)们完婚,他(她)们的鬼魂就会作怪,使家宅不安,因此催生了这种邪恶陋习,阴婚的历史悠久至今仍然存在,我曾在一份报纸上看到过一些报道,不法分子甚至靠贩卖女尸给人家配阴婚获利,行情最好的时候一具女尸的价格都在十五万以上,十五万以下连具骸骨都买不到。

    李娇失联、范家连夜出殡一下就让我怀疑到了这种事上。

    从昨晚到现在过去了二十多个小时,如果李娇被范家人当做范晓良的阴婚妻子陪葬,那可麻烦了,二十多个小时埋在地下必死无疑,真希望我的猜测只是我想的太多,李娇或许跟范家人一刀两断,去了别的地方也不一定,不过她不接电话始终让我的心悬着,所以必须确认一下。

    这个村子里丧葬方式还是落后的土葬,范晓良刚下葬还是新坟,加上昨晚出殡留下的痕迹,我很快就找到了他的坟,正当我不顾一切想挖坟的时候手机响了,一看是李娇回电话过来了,我一下激动了起来。

    我接起了电话,李娇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罗哥。”

    李娇只是喊了一声就哭了,我悬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这是李娇的声音没错,我高度紧张的情绪突然释放,弄的我腿都软了,一屁股坐到了坟头,重重的吁了口气。

    李娇哭了一会后平静了下来,声音很小,说:“不好意思罗哥,我刚在休息,手机被调静音了没听到,你给我打了这么多电话有事吗?”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问她现在在哪,为什么范晓良的事没有告诉家人。

    李娇说她就在范晓良的村子里,在村里的一家元宝蜡烛店里,说着她又哭了,说自己差点死了,幸好是卖元宝蜡烛的老板救了她,她说的断断续续,加上山上风很大,我听的不太清楚,于是告诉她我就在村里,我现在就去找她。

    我找到了元宝蜡烛店,李娇偷偷打开门把我放进去了。

    李娇说隔壁村有丧事,店老板去送货了人不在,李娇问我怎么跑到这个村子来了,我说黄伟民老婆有家乡土特产托我带到泰国去,所以顺道想看看她,李娇听我这么说感动的泪流满面。

    我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李娇这才跟我说了怎么回事。

    原来我的猜测一点也没错,李娇真的被范家人配了阴婚!

    李娇说那天她跟范家人一起坐灵车回村子,本来她想以妻子的身份送范晓良最后一程,但路上发生了情况,李娇喝了范家人递过来的矿泉水后,觉得脑子发胀昏昏欲睡,当她意识到被下药已经来不及了,很快她就栽倒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穿着一套黑色的长褂,褂子上还有白色的“囍”,脸被涂的很白,嘴唇上涂着暗红色的口红,手脚被绑,正被范家人抬着装进棺材,而棺材里就是范晓良的尸体,她被吓坏了,不断的挣扎,但范家人根本不顾她的感受,愣是把她往棺材里塞。

    李娇不停的挣扎惹恼了范母,范母当即用破布把她的嘴给塞上了,恶狠狠的说:“我们也不要你退那十万块的彩礼钱了,晓良去了阴间,你身为晓良未过门的妻子,当然要陪他一起下去了。”

    李娇欲哭无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棺材被盖上,被钉上棺材钉,李娇绝望了,她以为自己死定了。

    由于棺材里空气稀薄,没多久李娇就感到呼吸困难陷入了昏迷,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棺材盖已经被揭开,自己呼吸到了新鲜空气,还看到了满天星斗。

    元宝蜡烛店的老板探出了头来,李娇有些反应不过来,老板将李娇抱出了棺材,一边把土埋回去一边把发生了什么告诉了李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