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顾问新身份-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34章 顾问新身份

    我故意捉弄道:“你倒想的挺美啊,合着我丢下自己店里的生意不做来给你当顾问?那我的损失谁来赔,你给不给顾问费?”

    “这。”黄伟民赔着笑脸说:“阿辉老弟啊,你这我现在正处在困难时期,你伸手要钱是不是有点。”

    看黄伟民这为难的样子我笑的都捂肚子了,只好说:“算了不逗你了,看到黄老板你能洗心革面我打心眼里替你高兴,又怎么会收你钱,这顾问我当了。”

    黄伟民激动不已一把抱住了我:“阿辉,让我说什么好呢,我黄伟民这辈子能认识你这样的朋友,真是我的福分啊。”

    我推开他说:“你也别矫情了,抓紧时间动起来,我没跟你开玩笑,我店里的生意肯定也要顾及,不可能在你这呆很长时间。”

    黄伟民马上掏出手机联系华人的装修朋友,让他们尽快进驻店里准备施工,打完后又说要去找广告公司重新做门头招牌,这就行动了起来。

    既然要留在泰国一段时间,我也要跟吴添和朱美娟交待一声,免得他们担心,我给朱美娟打去了电话,把这边的事说了下,朱美娟很吃惊,说黄伟民怎么突然转性了,我感慨说人在经历过一些事后才会明白某些道理。

    我没有把黄伟民家里的事告诉朱美娟,毕竟这是黄伟民的家事,他一直瞒着我们肯定是有他的想法,男人有时候不愿意把自己的伤口给别人看,也不愿意让别人同情,这些我能理解。

    交待好后我想了想又给麻香打了过去,跟麻香简单寒暄后我让她把电话给杜勇,乔曼丽的死我必须跟他交待一声了。

    我将乔曼丽是怎么死的告诉了杜勇,杜勇很难过,感叹世事无常和生命短暂,人要把握现在珍惜眼前人。

    打完电话后我来到了前店,李娇正坐在电脑前出神,我都站到她身边了她都没发现,直到我轻咳了声,她才抖了下回过神了。

    李娇拍着胸口说:“罗哥,你怎么走路没声音,吓死我了。”

    我说:“是你自己出神没注意到我来了啊。”

    李娇的神色有些黯然,我大概猜到她为什么出神了,这段时间她经历了太多事,让她同时看到了人性的善和恶,在加上她决定定居泰国,心中难免有些感伤。

    我告诉她既然决定开始新生活了,就不要在想太多了,人是要往前看的。

    李娇说她明白,只是这次来泰国跟以前在泰国的意义不一样,她一时有些不适应,但她会努力适应,李娇转移了话题问我黄伟民急匆匆的这是去哪了,我把黄伟民洗心革面改变做生意方式的事告诉了她,李娇非常高兴,说黄伟民总算想通了,这样她在店里也不用担心了,免得卖假佛牌老是提心吊胆,怕被相关部门查,又怕顾客上门闹事情。

    下午的时候黄伟民在门上贴了暂停营业的纸条,施工队很快就进了场,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黄伟民说店里的格局不会改变,只用重新粉刷,做一些细节上的调整,到时候在把招牌换掉,进些正牌回来在柜台里重新摆上,不用两三天就能重新开张了。

    晚上的时候我和李娇帮黄伟民一起把假佛牌全都给装箱了,足足装了三个大纸箱子,加上一些存货,总共五个纸箱,然后黄伟民用车把纸箱运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放了一把火给烧了,看着烧起的熊熊大火,黄伟民表情痛苦,他说虽然是假货,但也是花了不少钱制作的,多少有些肉疼,但为了做长期的生意也只能忍痛销毁了。

    直到假佛牌全都烧成了灰烬,黄伟民才带我和李娇去吃饭。

    我吃到了姚秋芬让我带的土特产,都是一些农家自制的干货,有黄花鱼干、五花香肠等等,这些干货经过餐馆的加工制作,味道棒极了,吃的我根本停不下来。

    席间李娇给我敬酒,感谢我连着救了她几次,黄伟民问起了事情的具体经过,李娇都一五一十说了,黄伟民听完后说:“这么说来你们还挺有缘的,说真的你们要是能在一起,我是举双手赞成,不过罗辉这小子找了个小美,所以小姨子你没戏了。”

    李娇白眼道:“黄老板,你是喝醉了吧,净瞎说!”

    黄伟民不以为然:“我可没喝多,我只是把感觉到的说出来啊,瞎说什么,难道你不喜欢阿辉?”

    李娇的脸一下就红了,也不知道是喝了点酒的缘故还是真的害臊了,不过李娇很快就反应过来,说:“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让我也明白了一些事,我暂时不会去考虑感情问题了,现在我的眼里只有工作,我要拿到泰国的国籍,然后在这边买房子。”

    黄伟民竖起了大拇指,拍桌叫好:“有志气,姐夫支持你,你在我的店里好好干,姐夫绝不会亏待你!”

    两人碰了下杯准备喝,我想起了黄伟民上次说的他店里的另外一个亲戚,于是问了下。

    黄伟民说那二愣子在李娇过来后就被他支回了老家,本来他一分钱都不想给,但碍于是亲戚,还是给了人家一万块回老家,算是个交待。

    我心说黄老邪这人良心确实不坏,店员出事他发抚恤金,店员离职也给遣散费,只不过他这人有时候在一些细节上的贪婪和抠门太让人觉得他是个奸商了,唉,人真的是知面不知心,只有深入交往才能真正看出一个人的品性。

    吃完饭后已经是晚上的十来点了,店里在连夜赶工,施工的声音很大,黄伟民只好把我们安顿在了附近的宾馆里住着,这个时候他又开始抠起来了,说店里也不是太吵,完全可以睡觉的。

    我真是无语,不知道该说他什么了。

    反正店里还要装修个两三天,于是在这两三天里我就陪着李娇散心,帮着开解她的心结,经过我的开解李娇的情绪得到了恢复。

    三天后我们接到了黄伟民的电话通知,说是店里今天要重新开张让我们过去,等我和李娇过去一看顿时懵圈了,黄老邪这是要搞什么名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