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大张旗鼓-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35章 大张旗鼓

    只见店门口围满了看热闹的人,屋顶上还悬挂了热气球,门头上挂着红布等待揭开,现场锣鼓喧天,两只舞狮正在门口上演双狮戏珠,门口还拉上了红绸准备剪彩。

    我咽了口唾沫嘀咕道:“黄老邪这是要搞什么名堂,不知道还以为过春节了。”

    李娇也是一脸茫然,我们进了店里,只见店里也是人满为患,柜台已经成了自助餐的餐桌,摆着各色的中华美食和香槟酒,居然还在店里搞了酒会!

    只见黄伟民西装革履,头发抹的油光,正满面春风的跟店里的人打招呼、发名片,我赶紧把他招呼了过来,皱眉问:“黄老邪你果然够邪性啊,你这是打算上天还是上市?佛牌店重新开张而已要不要搞的这么隆重,你还说自己处在困难时期,搞这么大排场没个十来万下不来啊,你有钱烧得慌啊。”

    黄伟民说:“阿辉啊,这钱不能省啊,我在泰国混当然要跟当地的华人紧密联系了啊,你瞧瞧店里的这些人,可都是罗勇、芭提雅当地一些华人工厂的高层,还有的是曼谷唐人街华人商会来的**,我走关系费了好大劲才把他们请过来的,要不是看在都是华人的份上,他们才不会抽时间来参加酒会呢,这些唐人街的华人**人脉很广,有了他们的传播,还愁没生意做,还愁钱赚不回来吗,我现在是做正经生意了,店里都是正品,我也不怕传播,正所谓舍得不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老婆逮不到流氓啊。”

    我哑然失笑,原来这家伙是打的这个主意,虽然搞的有些夸张了,但确实不失为在短时间招揽生意的好办法,不过对于回报率到底有多高,我还将信将疑。

    黄伟民笑呵呵道:“不跟你说了,自己拿东西吃,我去招呼这些**了,等下剪彩我叫你哈。”

    说着他便跑去跟人家热情的打招呼握手,有些人明显跟他不熟,可他还是愿意把热脸贴过去。

    李娇不禁感慨:“黄老板这脸皮真是比城墙还厚啊,我是服了。”

    我笑说:“但你不能否认他做生意确实有一套,思维比一些生意人灵活,至少比我强,他这人是该花的一定话,比如想把你请回来,他都愿意掏十万块给你退婚,但该抠门的地方他是绝对抠门,这两天我们住个宾馆他都要嚼耳根半天,连这点钱也不愿花。”

    李娇苦笑道:“罗哥,你给他取的这个黄老邪绰号真是没错,黄老板真是够邪性的,让人捉摸不透。”

    既然已经这样了我和李娇也不好说什么了,加入酒会吃喝起来。

    很快黄伟民就来叫我和李娇了,我们俩拿着剪刀,在各界华人的掌声中剪下了红绸,鞭炮炸响,锣鼓震天,黄伟民揭下了门头上的红布,一块崭新的金字招牌露了出来,只见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泰信福”,边上还有一行小字“泰国华人佛牌总店”。

    这新店名也是没谁了,好俗气,不过仔细想想好像也不错,“泰信福”三个字从字面上理解自然是泰国、诚信、福气的意思了,又跟“太幸福”是谐音,我能猜到黄伟民取这个店名是什么心态,他是想让人在他这里请了佛牌、做了驱邪后能感到幸福。

    我拿起手机拍了现场热闹的视频,然后传给了朱美娟和吴添,吴添回信息过来笑的不行,说黄伟民太能折腾了,比他更能折腾,朱美娟跟我一开始的想法差不多,觉得太浪费钱了。

    中午时分嘉宾们渐渐散去,剩下一地的狼藉,李娇打扫累的唉声叹气,我坐在门口不住的摇头,钱是花了,可当人一走剩下空荡荡的店门,让人心里的落差很大,但黄伟民不以为然,还说哪有这么快见到效果,人家总要有个反应期,只要一有跟佛牌有关的生意,人家才会响起他来,到时候有生意做了。

    反正又不是我花钱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了,只是问:“黄老板,你这佛牌店还有分店吗?”

    黄伟民哈哈大笑说:“有个屁,招牌写上总店可以给人一种生意做的很大、实力雄厚、靠谱的感觉嘛,哈哈。”

    我笑说:“你了真能搞花样啊。”

    黄伟民说:“虽然不卖假货了,但也不能什么都是真的啊,全搞真的生意没法做啊,这些无伤大雅的地方能假就假了,安啦,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李娇在边上笑的不行。

    这时候店门口忽然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黄伟民老板,你店里的业务是不是真像名片上印的那么厉害?”

    我和李娇回过了头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个打扮时尚,戴着墨镜,富贵逼人的四十多岁女人,我回忆了下,这女人刚才就在酒会现场,因为打扮时尚又很有气质,即便是年龄不小了,但仍对男人有吸引力,刚才的酒会上不少男人都跟她打招呼,殷勤的跟她攀谈,我还听到了她的身份,好像是华人商会里唯一的一个女老板,是在曼谷的唐人街开粤式茶餐厅的,好像姓俞,至于叫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黄伟民连忙迎了上去说:“当然了,我们干这行的是跟神鬼打交道,从来不说假话,那可是要遭报应的啊。”

    我和李娇同时鄙夷的看了黄伟民一眼,还真是敢说啊,卖了这么多年的假佛牌居然还好意思说自己从来不说假话,不过我也理解生意场有些时候必须得这么说。

    这女人摘下墨镜,狐疑道:“真的?”

    当这女人摘下墨镜的时候我不由的多看了两眼,保养的真好,皮肤白皙有光泽,要不是眼角的鱼尾纹,还真看不出来她的实际年龄。

    黄伟民点点头:“真的,请问您有什么需求吗?”

    女人若有所思道:“如果是真的,那我有笔生意让你做。”

    我和李娇面面相觑,没想到花了这么多钱搞的大排场这么快就见到了效果,几乎是立竿见影了,我不得不佩服黄伟民的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