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劫狱的买卖-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36章 劫狱的买卖

    女人犹豫了半天才说:“能不能帮我从牢里救个人?”

    我吃了一惊,这女的开什么玩笑?!从牢里救人这可不是佛牌店的业务,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嘛,最重要的还是犯法的,真是莫名其妙,这算是哪门子的生意。

    黄伟民也很意外,搓手道:“女士,你这不是跟我们开玩笑嘛,我的名片上也没印这种业务啊,你怎么找我们干这种事?我们是正经生意人,牢里救人这种犯法的事没办法做啊,你可以找律师上诉又或者找当地专门干这些勾当的**。”

    我推了黄伟民一下示意他别往下说了,没必要误导人家找**想办法,这不是怂恿人家犯罪吗。

    黄伟民只好闭嘴了。

    女人似乎早料到我们会这么说了,脸上露着无奈苦笑,将名片放在桌上,戴上墨镜叹气道:“要是找**能解决问题我早找了,问题是泰国当地的**不简单,跟他们搭上关系会很麻烦,我不想惹麻烦,算了是我想太多了,刚才听黄老板吹的天花烂坠,好像无所不能,我刚好又没办法了,这才抱着一丝希望回头过来问问,没想到黄老板只是夸大其词,就当我没来过吧。”

    说罢她就站起告辞离开。

    黄伟民有些不高兴,嘟囔道:“什么叫吹的天花烂坠夸大其词,我可没吹也没夸大其词,这一行确实能做很多事啊,甚至能跟死人沟通,只不过她这事也太离谱了点。”

    女人渐渐走远了,黄伟民越想越生气,突然就噌的站了起来。

    我猜到他想干什么了,一把拽住他:“你疯了,要干什么?别意气用事,这根本不是桩生意,咱们不能做犯法的事!”

    黄伟民气呼呼道:“下降头的生意不也是在杀人?甚至比从牢里捞人更恶劣,我们做的生意根本就是在犯法,我黄伟民刚刚转性不卖假货想做正经生意了,但这女人却这么说我,什么叫吹的天花乱坠、夸大其词,这分明是在侮辱我嘛,她穿的这么珠光宝气,要解决的问题又这么棘手,应该能出大价钱,正好我处在困难时期,保不齐这笔生意就能把这个坑给填了,不管了,先接了再说到时候在想办法,你也别说我迷信,重新开张的第一笔生意再怎么难也得做,否则会影响以后的生意的。”

    我一时被黄伟民顶的语塞,正想辩解我接的下降生意从来不是以取人性命为目的,只是小惩大诫,但还没开口黄伟民就甩开我的手追了出去,我大感不妙,黄伟民要是接了这生意,那可就是给我找麻烦了,我不可能帮他做这种明知犯法的事。

    我追了出去,只见黄伟民已经叫住那女人了,两人就那么面对面站着。

    女人问:“怎么了黄老板,还有事吗?”

    黄伟民拧眉问:“你没跟我开玩笑吧,又或者是受了谁的指使故意跑来激将我搞破坏?”

    我有些无语,他这么问人家,就算人家是受人指使来搞破坏的也不可能跟他说啊。

    女人宛然一笑说:“黄老板你这话问的真有意思,今天我是受到chinatown(唐人街)华人商会主席林方明先生的邀请才来参加这个小型酒会的,毕竟都是华人捧捧场也应该,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为什么要来搞破坏?我也没那功夫,我叫俞兰,是chinatown耀华力路一家有名的粤式茶餐厅老板,一年的收入都是过千万,我的身份你随便打听打听都知道,就算我是搞破坏,我的店还在chinatown里,用咱们中国人的话说,这叫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请问我有那么傻丢下这么赚钱的餐厅跑来给你捣乱?”

    这话倒是有道理,黄伟民听俞兰这么说几乎没有犹豫就说:“那好,这生意我接了!”

    我顿时一头的包,头皮都大了,黄伟民真是自找麻烦啊,去牢里捞人这事太困难了,这么做等于是跟警方作对,搞不好我们都会被连累,更重要的是这根本不在我们的能力之内,没办法用佛牌又或者法力去解决问题,我完全不知道黄伟民的脑子里都装了什么东西。

    我看了眼这个叫俞兰的女人,也弄不懂她脑子里装了什么,这种事怎么能找佛牌店去解决呢?

    俞兰既然这么有钱,在泰国这种地方只要用钱能解决的事情肯定不大,既然她用钱解决不了了,说明她要捞的这个人犯的事肯定不小,已经让她没辙了,刚巧在佛牌店碰到黄伟民的吹嘘,这才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找了他。

    这笔生意根本就是个错误,只不过两人在一个错误的场合遇上了,一个没辙了,一个又缺钱了,才阴差阳错促成了这笔生意,我都能预见会有什么困难了,想到这里我马上就火了,转身就回了店里。

    李娇见我这么生气,迎上来问:“罗哥,怎么了?”

    我没有跟李娇多说什么,只是说:“李娇,我该回国了,黄老邪这个顾问我不当了,像他这么做生意法我没办法接受,太疯狂了,还以为他转性了,没想到还是老样子,甚至变本加厉了,什么生意都敢接,我要是还留下会被他坑死!”

    李娇刚才在门口打扫卫生,并没有听到我们在店里的谈话,好奇的问:“那漂亮的少妇到底是什么生意找黄老板啊?”

    我沉声道:“劫狱!”

    李娇吓了一跳,愣道:“啊,这生意怎么能做啊,再说也跟我们的业务没关系啊,黄老板不是疯了吧?”

    黄伟民这时候把俞兰请回来了,我白了他一眼,气呼呼的回了宿舍,收拾东西打算走了。

    黄伟民很快跟进了宿舍,拽住我说:“阿辉啊,你先别生气听我说嘛。”

    我恼怒道:“还有什么可说的,这是什么生意你。”

    黄伟民一把捂住我的嘴,苦着脸提醒道:“你小声点别让她听到了啊,先听我把话说完在生气也不迟啊。”

    我一把扯开他,重重的坐在了床沿上,我倒要听听他到底有什么解释能说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