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杀人犯-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37章 杀人犯

    我恼怒道:“还有什么可说的,这是什么生意你心里没点逼数吗,真是自找。”

    黄伟民一把捂住我的嘴,苦着脸提醒道:“你小声点别让她听到了啊,先听我把话说完在生气也不迟啊。”

    我一把扯开他,重重的坐在了床沿上,我倒要听听他到底有什么解释能说服我。

    黄伟民陪坐下来叹了口气,说:“我之所以接这样的生意确实也有被她气到了的原因,但这不是根本原因啊。”

    我背过身去不搭理他,他继续说:“昨晚我接到了我老婆的一个电话,说我、说我儿子的病情加重了,急需手术控制,但国内对于慢粒白血病的控制手术还处于起步阶段,根本没有办法有效的控制,只有美国才能进行这种手术啊,并且手术费相当昂贵,我老婆昨晚在电话里都哭成了泪人,让我赶紧想办法,但我手头上已经没多少钱了啊,本来想着等生意重新走向正轨在把儿子送到美国去,谁知道急症来的这么快,你知道慢粒白血病到底是什么病吗,可不是字面上说的慢,是一种影响血液和骨髓的恶性肿瘤,发病很急的,我儿子还那么小,我很怕他坚持不了多久了,虽然去美国治疗也只是控制,治不了根,但能控制住病发能让我儿子多活几年那也是好的,你不了解为人父母的心态,现在哪怕要我去抢劫我也能干得出来。”

    我已经听不清黄伟民在说什么了,这是种什么白血病我不太懂,但光是听到“白血病”就知道这病有多危险了,如果黄伟民真是因为这个原因接了这生意,倒是情有可原,想到这里我的火气也消了大半,打断他道:“做手术需要多少钱?我看看我、吴添能不能帮你凑一凑,实在不行我可以找方中华的女儿方瑶帮你借借看,她应该会帮我。”

    黄伟民说:“你根本不懂我在说什么,我不想欠人情,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干嘛要找人家借钱?”

    我皱眉道:“可这生意风险太大了。”

    黄伟民说:“我明白,所以我没打算让你跟我一起冒险,我自己想办法去做。”

    我叹了口气,明白黄伟民并没有骗我了,这种心急可不是能装出来的,我不是不想帮黄伟民,而是在权衡值不值得,如果能救下一个可怜的孩子,这个险我愿意冒!

    黄伟民拿出了钱包打开,我看到了有张相片夹在里面,是黄伟民的全家福,两个慈祥的老人端坐在前面,后面站着黄伟民夫妇俩,黄伟民那个时候还留着中分头型,怀里抱着儿子,他的儿子可能刚睡醒,小嘴瘪着,眼里还含着泪光,看起来非常天真可爱。

    黄伟民轻抚了下照片里的儿子,鼻子发红,鼻翼合动,哽咽道:“阿辉,我儿子可爱吧,他的小名叫球球。”

    我伸手示意他不要说了,说:“你是黄老邪,我看他还是叫小东邪比较合适,顾客还在外头等你,你还在这里哭哭啼啼干什么?快去跟人家谈啊,争取谈个好价钱。”

    黄伟民默默的点了点头,用手抹了把脸这才出去了,我放下行李,深吸口气大步流星跟了出去,妈的,为了给小东邪争取活下去的机会,老子豁出去了!

    我来到会客区坐下,黄伟民已经在问问题了。

    俞兰说她要从牢里捞的人是他的丈夫,她丈夫叫万守义,夫妇俩都是广东韶关人,是九十年代初来泰国曼谷开粤式茶餐厅的,经过这么多年的奋斗,他们从一家只做云吞面的小店,逐渐发展成了一家大型的粤式茶餐厅,在曼谷唐人街的生意很好,一年的利润就过了千万,不是泰铢而是人民币。

    俞兰说生意做大了以后他的老公的野心也大了,想多元化发展,于是经常不着店,把店直接交给老婆俞兰打理,自己在外头瞎晃,也不知道认识了些什么人,还经常跟泰国一些商人混在一起投资这个投资那个,有许多领域他都不懂,但还是一头扎进去了,今年上半年他跟一个叫颂帕的泰国人在芭提雅合作搞了个演艺秀场,招揽了很多人妖,打算大展拳脚,但还没开起来两人就因为做生意的观念不合弄的矛盾不断,没想到后来这个颂帕被人杀了,还死的很惨,万守义跟颂帕是合作伙伴又有过矛盾,泰国警方自然把他当成头号嫌疑人了,警方通过调查发现在凶杀现场有很多万守义留下的痕迹,包括指纹、鞋印以及毛发,并且在一把染有颂帕血迹的凶器上提取到了万守义的指纹,坐实了万守义杀人的嫌疑,万守义就这样被关进去了。

    我心说难怪用钱搞不定了,原来是杀人案!

    泰国是没有死刑的,所以万守义最后被判了三十五年,半年来俞兰找了很多律师上诉,钱花了不少不说还是没有用,因为凶杀现场的证据对万守义太不利了,根本就是铁证,万守义也灰心了,让俞兰不要再上诉了,他认命了。

    俞兰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插话说:“俞女士,你别怪我说话难听,你应该知道杀人填命是自古以来的规矩,泰国没有死刑,万先生只被判三十五年算是够仁慈了,你。”

    话没说完俞兰就激动了起来,眼眶发红,低吼道:“我老公没有杀人,他不会杀人的,他是被冤枉的!”

    我拧眉问:“何以见得?”

    俞兰说:“一个平时连杀鸡都不敢的人怎么有勇气杀人?更别说对着一个人捅五十多刀了,我跟我老公在一起生活的二十多年,他的为人我很了解,他根本不可能杀人!”

    我和黄伟民有些吃惊,颂帕居然被人捅了五十多刀,那还不捅成马蜂窝了?如果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绝不会这么狠,生意上的观念意见不合在生意人当中很常见,根本犯不着杀人这么狠,这还确实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