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降头法寻踪-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47章 降头法寻踪

    现在是我有求于人家,也不敢发作只能忍着了,好在这家伙还有分寸,见我脸色不对就不再提了,示意我把资料给他。

    我把档案登记表递给他,他从登记表上撕下照片和装毛发的透明袋,取来一个装着虫子的罐子和一个碗。

    我提醒道:“希望你明白,资料只有一份,浪费了就没有了。”

    王继来点头说:“知道,我要开始做法了,不过在做法之前是不是把价格谈一谈?”

    黄伟民摸出钱包问:“多少?”

    王继来想了想说:“三万泰铢。”

    黄伟民瞪大了眼睛说:“不是吧,驱邪法事也不过才三万泰铢,你这、这就用降头法感应一下,念个经而已也要这么贵?”

    王继来冷着脸说:“黄老板,有些东西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用降头法感应是简单,但风险还是很大的。”

    黄伟民不快道:“真是,能有什么风险?感应一个人妖而已,难不成他还会法术跟你对抗不成?”

    王继来说:“这也是其中一个风险。”

    黄伟民哭笑不得说:“一个人妖怎么可能拥有法力,你别说笑了,这算哪门子风险,要是这人妖有法力,我把头砍下来给你当凳子坐。”

    王继来冷笑道:“你的头还是自己留着吧,你这脸蛋我屁股还嫌弃呢,降头法是用阴咒去感应,距离越远越耗费法力,耗费的法力越大越容易出事故,三万泰铢帮你们确定一个人的生死,甚至找到对方身处的位置,已经算是便宜了,不要在啰嗦了,这生意做就干脆点,不做就滚蛋!”

    “你!”黄伟民有些恼火了。

    这会我反倒比黄伟民冷静了,事实上王继来没有说错,确实如此,我示意黄伟民不要再说了赶紧掏钱。

    黄伟民无奈的掏出三万泰铢,有些不舍的把钱递了过去。

    王继来收了钱后说:“在做法之前我还有一点要提醒,如果对方所在的位置隔了江、河、湖、海等大水域的话,这降头法就没办法感应到了,但收的钱我是不会退的。”

    黄伟民不耐烦道:“行了知道了,赶紧开始吧。”

    王继来不做声了,从罐子里取出一只浑身发黑闪着黝光的虫子放在宝莉的照片上,也不知道是什么虫子,腿脚很多,但又不是蜈蚣,跟着他从腰间取出一枚长针,插进虫子身体,直接钉在了照片上,虫子被贯穿身体不停的蠕动,显得很痛苦。

    王继来用刀划破自己的手指肚,把血滴在长针上,血液顺着长针滑下滴到虫子身上,虫子身上立马冒起白烟,挣扎的更厉害了,还不停的从嘴里喷出淡绿色的粘液,随着虫子的蠕动,血液和淡绿色粘液把照片都涂花了。

    “我说王兄,你这血是不是有毒啊,这虫子怎么像被淋了硫酸似的。”黄伟民嘀咕道。

    王继来并不搭腔,我说:“他是个蛊人血毒的很,别多嘴,等着吧。”

    黄伟民只好闭嘴了,这时候王继来取出那撮卷曲的毛发放在小碗里,再次挤出手指肚里的血滴进去,然后取出经线,系在那枚钉住虫子和照片的长针上,跟着拉直系在自己的左手心里,右手变掌封住碗口,闭上了眼睛开始诵经。

    老实说看着王继来有这样的能力,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么简单的小法术我居然都没学会,真是丢人啊,也难怪他会挖苦我了。

    随着王继来持续诵经,碗里的白烟从他的右手指缝间飘了出来,还带着焦糊味,头发烧焦了,与此同时那只虫子动弹的非常激烈,就像对照片里的宝莉很愤怒似的。

    这种以虫降的手法去感应一个人的生死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感觉挺新奇,正当我看的出神的时候那只虫子一下僵直,一动不动,跟着在肉眼看得到的情况下突然就枯萎了,那根系在长针上的经线一下变黑,王继来猛的睁开眼睛,表情骇然,赶紧扯断经线停止了诵经,下一秒宝莉的照片突然腾起了火焰,连同虫子一起烧成了灰烬。

    王继来赶紧去查看碗里的毛发,我和黄伟民面面相觑,也凑过去看,只见碗里的血已经干枯了,毛发也烧成了灰烬。

    “王兄,这是什么情况?”黄伟民诧异道。

    王继来并不做声,只是盯着碗里的变化出神。

    我眉头紧锁大概猜到怎么回事了,只是还不敢确认,这时候黄伟民突然惊呼道:“我靠,王兄,你流鼻血了!”

    王继来回过神,抹了一把鼻血,呆呆的看着黄伟民,咬牙道:“你真是乌鸦嘴,这人妖真的会法术,他发现我用降头法在查他了,还以阴法跟我隔空对抗,阻止我追查他的踪迹,并且能力不低,要不是我收得快今天就交待了!”

    黄伟民目瞪口呆:“不会吧,人妖真会阴法?该不是你故意演戏糊弄我们,想坑这三万泰铢吧?”

    王继来瞪着黄伟民喘气也不解释。

    虽然我跟王继来不对付,但有些东西根本没法作假,我能看出来王继来的确是遭到了对方的强力对抗,不停的淌鼻血,受了内伤,我示意黄伟民闭嘴不要说了。

    王继来虚弱的靠在了那,说:“虽然感应失败了,但也不能说完全失败,至少说明你们要找的人妖没死,而且还修了法!很遗憾没有查到他的踪迹,但根据我经咒的强度来看,他就在曼谷,你们要找人还是快去,他发现有人在找他兴许会转移了,到时候就更不好找了。”

    我和黄伟民都没有动,因为曼谷太大了,这么盲目根本没法找!

    我想了想问:“这么找太困难了,你还有其他办法吗?”

    黄伟民插话说:“就是嘛还有其他的办法没,你只帮我们确定了他还活着,还没找到踪迹,这生意没做完呢,你收了钱总要帮我们找到人为止啊,不然就退一万五泰铢!”

    王继来皱了下眉,似乎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点头了,说:“他的阴法伤到了我,我体内的蛊虫对他的阴法有感应,这会我就像个指南针,我亲自帮你们去找他,这总行吧?”